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95章想杀我?
    那笑容,极其阴寒,以凌天的敏感,怎能会感觉不出刘黑闼眼中的杀意?

    

    这家伙,难不成,也想至自己于死地?

    

    凌天眼睛一转,看到其与赵文卓之间的目光交流,当即也是明白了。

    

    这刘黑闼,显然是受了赵文卓的命令,来杀了自己的。

    

    在入营考核中死伤难免,若凌天当真是区区金身修为,就算是拥有法相后期战力,恐怕神不知鬼不觉就会被这刘黑闼轰杀,到时只说是失手,也绝对没人会为了一个死去的新兵而跟一名老将军为难。

    

    但是,恐怕他们的如意算盘是打错了。

    

    要不是自己必须要压制修为,他完全可以顷刻间出手,将这大营之中,所有反抗的人,顷刻轰杀。

    

    凌天之所以隐忍,无非就是想看看,这冀南军中,到底烂成了什么样子,那些人该死,哪些人,该留而已。

    

    另一方面,凌天还颇为顾忌另一支大军中的赵无量,以及就在冀州不远的肃王,要知道,他如今和荣亲王府,已经是不死不休的状态。

    

    如果他现在暴露,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他就算是在强悍,也无法在元神大能以及数以百万计的大军围攻之中活来。

    

    所以,他必须要忍。

    

    等到他自己大军到了的那一天,那些该死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那么现在,不妨就陪他们演演戏,又何妨?

    

    凌天心中冷笑,眼眸内神色淡然。

    

    想要凭借区区一名法相巅峰的将军就将他斩杀,恐怕这赵文卓太过小瞧了他!

    

    “嘿嘿,新兵,只要你能扛下我三招,你便可以获得将军的职位。”

    

    “但是,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了!”

    

    刘黑闼眼底冷芒一闪,不由凌天分说,此刻低喝一声,平平一拳向前轰出,身上爆发出强横气息。

    

    浓郁的元气凝聚而起,一拳出,好似可以轰碎山峰,莫可匹敌!

    

    刘黑闼心中冷笑,他这一拳看去与之前并无半点差别,但其中蕴含能量却是高出数倍不止,只要这凌天胆敢接下,便必死无疑!

    

    面对这凶悍一拳,凌天心中缓缓摇头,将那凌厉杀机压下。

    

    虽然可以斩杀刘黑闼,但如此一来无疑会引人生疑,这种情况凌天绝不希望见到。

    

    他眼下最主要的事情就是隐藏他的战力,至于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轰!

    

    一拳向前,没有半点闪避。

    

    只需撑过三招,就可以平息这场风波。

    

    两人拳头尽皆散发着强大的元气,刚烈无比,速度快若奔雷,瞬间便撞在一起,强横气息瞬间从交手中央爆发而出,横扫开来。

    

    下一刻!

    

    凌天面色微白退后十数丈,虽气息略有起伏,但显然并未受到严重伤势。

    

    刘黑闼猛然瞪大双眼,目光死死落在凌天身上。

    

    “怎么可能!这霍去病硬接我一拳居然没有死!”这一拳何其之重他心中极为清楚,恐怕等闲法相后期武者也无法如此轻松接下,仅凭一拳,这霍去病便比刚才那九人,都要强了。

    

    点将台上,赵文卓脸上的笑意缓缓收敛,继而彻底阴沉下去。

    

    “嘶,可以啊,这霍去病,看起来,战力真不错,居然可以硬接刘黑闼将军一拳不死!”

    

    “那他的实力,岂不是真的达到了法相巅峰了?!”

    

    “可恶!”

    

    刘黑闼目光略显凝重落在凌天身上,心中杀机愈胜。

    

    他这一拳分明就是要重创凌天的,但是却被接下。

    

    这让他在老兵将军中,何以立足?

    

    以他的修为,居然不能击杀小小一名新兵,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羞辱,若是连此人都不能杀死,那么他在赵文卓那里,如何交代。

    

    “死!”

    

    心中低吼一声,刘黑闼体外气势再度暴涨,此刻大步向前迈出,这一次,他竟然直接抽出了后背之上的天器大刀,一刀撕裂空气,斩向凌天。

    

    这第二招,他也不管别人的目光了,他只想速速斩杀凌天。

    

    咻!

    

    恐怖爆空声瞬间响彻,即便有禁制阻隔,但此处气息依旧传递出去,引起无数战士瞩目,继而面色微变,眼中流露惊惧。

    

    就连那些已经成为将军的九人,大都眉头微皱。

    

    这直接动用兵刃了?

    

    下手太重了吧?

    

    这还是考核?

    

    明眼人,早已今看出来,这是赵文卓在帮伍云召铲除仇家了。

    

    点将台上,赵文卓抱着手臂,微笑不语。

    

    似乎,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没错,这说是考核,但是谁也没有规定考核的严厉程度。

    

    想要弄死凌天,不落人口舌,办法简直太多了。

    

    伍云召也是冷笑连连,他现在,只想看到凌天去死!

    

    凌天的战力虽然强悍,但是这等战力的武者,在军中,可不再少数。

    

    并不是缺他不可。

    

    就在众人认定凌天必死之时,却无人看到凌天眼底那一片漆黑平静之色,幽暗如同深渊,泛起神秘光华,透出丝丝寒意。

    

    心中,杀机纵横、

    

    若非担心暴露身份,以凌天战力,轰杀这刘黑闼不过反手之间。

    

    但此刻,他只能选择隐忍。

    

    轰!

    

    这一次,凌天挺起手中长枪,枪出如龙,元气凝成红色的枪芒,直接一招破军槊第一杀招轰了过去。

    

    “铛!”

    

    兵刃对撼,火星在擂台之上迸溅开来,强大的气流冲击,席卷大营,掀起的烟尘,弥漫了所有人的时间。

    

    但是众人却都是目不转睛,等到在那烟尘散尽,便全都急忙看过去。

    

    他们非常想知道,这第二招,那霍去病,到底能不能承受下来。

    

    “嘶!”

    

    不过,他们透过眼看,看到擂台上的场景是,却都是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此时,擂台上,凌天面色更白,身影擎着长枪暴退中,嘴角被他自己逼出一丝血迹,气息更显不稳,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势,但这点落入众人眼中,却是掀起了一片风浪。

    

    “刘黑闼全力出手,居然也只是将这霍去病重伤而无法将其杀死!”

    

    “绝对的法相巅峰战力,距离同级无敌也相差不远。”

    

    刘黑闼面沉如水,眼中杀机纵横!

    

    全力出手,居然还是无法将这流云杀死!

    

    此刻,他已经爆发出了自己全部修为,若是第三找出手依旧无法将其击杀,便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活命,这将如何对赵文卓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