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94章 最后一战【四更】
    这大鼓之上,刻画着血腥而古老的图腾,满是斑驳而杀伐的气息,一看,便是沙场之物。

    

    “啧啧,这就是传说中的夔皮大鼓啊,据说这大鼓的蒙皮,乃是用五阶顶级妖兽夔牛皮炼制而成,做成大鼓,飞法相后期巅峰战力者,不可擂响,若是响动,便声传百里,极为震撼。”

    

    易中天啧啧出声。

    

    凌天也是饶有兴致,这大鼓,他也是头一次见到,如果这东西用来演奏十面埋伏,那可就厉害了。

    

    大鼓轰然落地,黑色的鼓身,朱红血色的鼓座,其上雕刻着凶兽图腾,落在地上,让整个大营,都为之一震。

    

    “好,第一排,上前擂鼓吧,不响者,退出!”

    

    “当然,若是其他人想挑战的,也可以上来试试。”

    

    赵文卓说完,包括那易中天小队在内的十几个人,便都上前。

    

    运足了元气,都是施展了自己最前的武技,试图擂动那战鼓。

    

    但让人大跌眼睛的是,这其中,竟然接连有十几个人,没能擂动战鼓!

    

    那些武技轰击在鼓面之上,能量不足,一丝声响都没有。

    

    场面极其尴尬。

    

    凌天也讶然,发现武者必须施展出比肩法相后期巅峰战力,才可以擂响那战鼓。

    

    这些人中,有的的战力勉强达到了法相后期,但战力,却不尽如人意。

    

    但是,易中天小队的四人,全都通过了,这倒是让人凌天稍有意外。

    

    这些人虽然看起来目中无人,很是骄傲,但是战力,还算不错,都是金身巅峰的修为,能有这般战力,足以比拟欧阳克和纳兰俊等人了。

    

    想来,这些人在上一届,也绝对是战榜前二十的存在。

    

    其中,最让凌天印象深刻的,还是那四人中,话最少的那个身着水色纱裙的女子,那女子看起来很是柔弱,但是目光却是四人中,最为骄傲的,她不是不爱出言嘲讽,而是不屑。

    

    就是那种天生不屑的眼神,好似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中似得,只有在看向上方钟离的时候,才会闪烁一丝倾慕之色。

    

    而这个女子,一出手,便是手持利剑,站在那夔皮战鼓之上,让战鼓嗡鸣震荡百里,为所有人中,最响的一个。

    

    “嘿嘿,她叫蓝缨,是我们扬州大宗门岚山宗的顶级弟子哦,不过,你就不要有心思了,她暗恋钟离师兄很久了。’

    

    易中天悄声笑道。

    

    凌天当即横了他也一个白眼。

    

    就蓝缨这等姿色,胜过她的,凌天见的不要太多!

    

    就是如今的紫菀,都要比她强多了。

    

    战鼓擂动完毕,但巧合的是,成功的,只有九人。

    

    十名将军之位争夺,还差了一个人。

    

    “霍兄,要不,你去试试?”

    

    易中天撞了凌天肩膀一下道:“试试吧,玩意真把那玩意儿弄响了呢?”

    

    凌天抿抿嘴,最后点点头,“好,那我就勉强试一试,但是没有成功的话,丢人了全都赖你!”

    

    “哈哈哈,好好好,到时候我请你喝酒吃肉!给你赔罪,快去吧!”

    

    易中天哈哈一笑,直接将凌天给推了出去。

    

    众人见到偏将军中,有人站了出来,目光唰唰的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

    

    却是发现,这出来的,竟然是刚刚不久还引起骚动的霍去病。

    

    这家伙是拥有法相后期的战力不假,但是,如今胆子大的赶来争夺将军位了?

    

    要知道,那伍云召可还在气头上呢,他霍去病如此作为,无异于是给那伍云召上眼药啊。

    

    “妈的,可恶!就他这个废物,也想当将军?他配么?”

    

    伍云召当即怒不可遏。

    

    “云召息怒,我倒是希望他能擂响那战鼓,到时候,我们就有机会对他下手了,不是么?”

    

    赵文卓笑道。

    

    “哦?这倒也是。”

    

    伍云召一听,心中怒气稍稍压下。

    

    “不过,那战鼓,可不是轻易就能擂响的,我,不看好这个霍去病。”

    

    另一边,钟离负手道。

    

    不过,他话音刚刚落下,就见到点将台下,凌天手中光芒一闪,一道长槊出现在其手上,下一刻,长槊如龙,凌天背后,更是升起一道八丈九高的长枪武魂,气势暴起直接,豁然一枪,直刺那夔皮战鼓。

    

    咚!

    

    让人惊诧而又难以相信的是,一声巨响,轰然响彻整个山脉。

    

    那声音之大,甚至掀起一阵阵狂风席卷而去,声震百里,仍旧不曾停歇!

    

    就连那安然端坐在宝座之上假寐的辛文礼,闻声都是豁然睁开眼睛,看向下方的凌天。

    

    战鼓,响了?

    

    而且,声音,还如此的震耳欲聋!

    

    新兵们一个个武者耳朵,瞪大了眼睛看过去,却是发现,那战鼓之下,凌天已然收起长槊,安然而立了!

    

    “这一枪,好强!”

    

    “怎么可能,这个山野村夫那里学的如此恐怖的武技?”

    

    易中天小队几人,面面相觑,万万没有想到,凌天的战力,竟然可以和他们平起平坐了?

    

    这让他们极不舒服,似乎和凌天平起平坐,是他们的屈辱一般。

    

    “呵呵,很好,如此一来,就让我的人收拾他了!”

    

    点将台上,赵文卓冷冷一笑。

    

    大手一挥,道:“很好,十人以出,接下来,就让老兵将军考校你们一番,放心,只要能撑过三招,你们就算合格,都不用太紧张!”

    

    话音落下,一个身材魁梧,犹如巨熊一般的战枪,从其身后走了出来,掠上擂台。

    

    “本将军刘黑闼,你们一个个来吧!”

    

    这武将负手而立,雄浑的元气威压散发开来,混着那浓重的血腥气味,让人心中骇然。

    

    此武将虽然看起来是法相巅峰修为,但是战力,绝对几近元神了。

    

    事实,也是如此,在这刘黑闼手下,几乎所有人,都是艰难应付,但是似乎刘黑闼也都放水了,九个人,陆续通过考核,获得了将军职位。

    

    最后,终于到了凌天了。

    

    刘黑闼站在擂台上,看着那对面上台来的凌天,某种杀意闪过,嘴上,也是噙着冰冷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