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93章 夔皮战鼓 争将军?
    伍云召闻言面上忍不住流露出几分得意之色,口中却是故作谦虚道:“哪里哪里,不到元神战力,算不得厉害。”

    

    钟离闻言则是一笑,淡淡道:“伍云召,可恐怕你是想多了,哪有那么多元神战力的强者,给你做属下的?难道,你上了战场,还需要这么多的强者保护?”声音中不乏讥诮。

    

    赵文卓闻言不以为意呵呵一笑,却是不再开口,毕竟日后这伍云召和钟离,将会是他左右手,两人不合,才好为他所用。

    

    伍云召面色微沉,随即冷声道:“哼,我会怕?可笑!”

    

    他低语一声,却也是不愿意和钟离多费口舌,毕竟钟离的实力,要比他强上一些的。

    

    “好厉害,这伍云召的下属都能够爆发堪比法相后期的战力,那个霍去病,恐怕是凉了啊!”

    

    “哼,这霍去病招惹了伍云召,结局已经注定了,若是抵挡不下这一击落败,恐怕还有可能丢掉性命。”

    

    “唉,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伍云召。”

    

    此时,易中天的面色难看,他与凌天交好,自然不愿看他出事。但此刻乃是入营考核,不分胜负战斗绝对不会中止,莫说他,即便是赵文卓等人,也无法插手其中了。

    

    一切,只能靠凌天自己了。

    

    此时此刻,就算是认输都不行。

    

    因为军中的规矩,就是不可认输,如果一旦认输了,气势全无,那也就没有什么脸面领兵了。

    

    凌天面色平静如水,漆黑眼眸深处闪过讥笑之色,看来这伍思凯当真有些手段,难怪如此自信,但即便如此,又能如何。

    

    手掌握拳,光芒闪烁,一步上前,轰出。

    

    硬撼!

    

    伍思凯狰狞冷笑,心中怒吼:“去死吧!”

    

    下一刻,两者轰然对撞!

    

    轰!

    

    恐怖对憾造成的剧烈波动轰然横扫而出,其中一道人影从交战双方所在处暴射而出,身体直接撞在禁制上,激起道道波纹,竟是直接昏死过去。

    

    衣着寒酸的身影淡然而立,面色有些苍白,但显然并未受到创伤。

    

    这,是凌天为了不引起别人生疑,故意装出来的虚弱状态。

    

    但就算如此,这般结果顿时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战力堪比法相后期的伍思凯竟然被直接轰成重伤生死不明,这流云实力究竟达到何种境界!

    

    媲美法相后期!?

    

    这等实力,别说去统领一万人了,统领两万新兵,都是可以的吧?

    

    此刻无数目光聚集在那一道略显单薄挺拔身影上,却是不觉多了几分敬畏。

    

    强者,无论何地都会受人尊敬,更何况这人还是一个金身修为,但战力却如此强大的武者。

    

    这等战力底蕴,绝对可以算的上是翘楚天骄了。

    

    在各大军团中,也绝对是终点培养的对象。

    

    凌天突然爆发出凶悍战力,瞬间震惊全场。

    

    “呵呵,这霍去病敢招惹伍云召,看来还真的是有两把刷子,可以啊。”

    

    “法相后期战力,他已经有资格争夺那十个将军的职位了。”

    

    “好厉害,瞬间就将那伍思凯击溃,生死不明。”

    

    新兵顿时来了兴致,议论纷纷,毕竟有新人敢挑衅伍云召这等背景势力的,太少见了。

    

    钟离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我还以为是多厉害,原来就是这般不堪一击,轻松就被人击败当场。伍云召,你带着人,貌似不行啊!”

    

    伍云召目光阴沉,此刻面色不禁变得更加难看,眼中厉芒闪烁不休。

    

    这伍思凯,可是他带着下属中,最厉害的了,这样败了,难道还要他亲自出手不成?

    

    至于那赵文卓,则是看向凌天,眼睛转了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伍云召飞下点将台,俯身看了一眼那倒地不起的伍思凯,下一刻,便瞳孔一缩!

    

    “死了!”

    

    “你敢杀我表哥?!”

    

    “霍去病,你好大的胆子!”

    

    伍云召豁然起身,森冷气息轰然破体而出。

    

    这可是他的表哥,出来的时候,他父亲百般叮嘱,如今,却是死在了大营之中。

    

    这让他如何交代?

    

    “凌天,我要杀了你!”

    

    话音落下,那伍云召就要出手。

    

    “喂,你不能这么不讲规矩吧?现在是入营考核,你出手算怎么回事?”

    

    但队伍中的易中天,便直接站了出来喊道。

    

    “云召,退下,你不能出手,这场的胜者,是凌天!”

    

    点将台上,赵文卓冷道。

    

    “我!”

    

    伍云召愤怒到了极点,但却无可奈何,喝骂一声,便飞回了点将台。

    

    “别急,一会还有机会,让我的人出手便是!”

    

    赵文卓低语一声。

    

    “谢了!”

    

    伍云召怒气哼哼,一双眼睛始终不离凌天。

    

    “喂,霍兄,你果然是深藏不露啊,你这实力,不去争个统领两万人的将军当当,实在可惜了啊!”

    

    凌天回到队列,易中天便咋舌道。

    

    “多谢易兄直言。“

    

    凌天没有回答,而是拱手谢过。

    

    这易中天,是所有人中,唯一个敢为他说话的。

    

    虽然凌天不惧任何,但是这情义,他记下了。

    

    “唉,不争,那就可惜了。”

    

    易中天摇摇头,有些失望,“我可不想被那几个人管着,你要是当了将军,我就在你手下做统领。”

    

    凌天顺着易中天的目光看去,发现,他看的,正是那小队的其他四人。

    

    对此,凌天眼睛一转,搓了搓手,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貌似,这将军一职,争一争,倒是也可以。

    

    只要不动用他的那些成名武技便可。

    

    很快,统领考核结束,二十个人的排名也都出来了,凌天无疑排在第一位,无人挑战他的位置。

    

    易中天比试了三场,三场全胜,排在第二位,倒是出乎凌天的意料,这家伙,战力确实不错。

    

    “接下来,便是将军之位争夺,新兵大军,一共设立十个将军位,法相后期战力者,即可参与争夺,但是基本要求是要擂响夔皮战鼓,而后在通过老兵将军的考校,即刻获得军职之位!”

    

    赵文卓一声大喝。

    

    旋即,便从点将台后方涌出一百多个兵士,这些兵士全都是金身巅峰修为,但是此时,他们却抬着一面足有百丈之巨的大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