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92章 考核开始 被针对?
    这杀机乃是自然而然形成之物,由杀戮生成,显然丧命这男子手上生灵不计其数。

    

    此人,正是平遥大军的主帅,赵无量手下第一猛将,辛文礼!

    

    虽然他的修为不过是元神初期,但是战力,却足以配煤元神中期。很是强大。

    

    但辛文礼隶属荣亲王一脉,除了在军事上,他从不搀和赵家的事务。

    

    凌天看了那辛文礼一眼,心中也是暗道一声猛将。

    

    这等战力的将军,一定是在沙场上纵横四方过的,战力之强横,绝对不是中州那些整日在闭关修炼之中的元神大能,所能比拟的。

    

    “嗯,不错,这次招募的新兵,看起来,实力都不错。文卓,你这次立功了”

    

    辛文礼扫视大军一眼,不禁微微点头。

    

    “呵呵,这是辛将军指导有方,文卓,断然不敢贪功。”

    

    赵文卓连忙推辞道。

    

    “呵呵,我辛文礼从不玩虚的,你做的不错,就是不错。好了,考核开始吧,让我看看,这些人的战力如何?”

    

    辛文礼笑了笑,便跨坐在宝座之上。

    

    “是!”

    

    赵文卓豁然转身,大手一挥道:“今天,乃是入营选拔,你们可以通过比试,来争夺你们想要的职位,一切凭实力说话,刀枪无眼,生死由命,如果怕了的,可以即刻退出!”

    

    声音浩荡,充满了军中霸气。

    

    闻者,都是面面相觑,想来,那生死由命,还是让很多人忌惮的。

    

    所以,话音落下,从各大行列中,便不断有人退出。

    

    但所剩下的武者,仍旧远远多余职位的需求。

    

    “好,那现在,就进行千人小统领的选拔,所有在列的金身后期武者,我会随机组合比试!”

    

    考核很快开始,最先开始的,便是千人级别的小统领开始。

    

    虽然人数众多,但是捉对比试下,败者直接淘汰,进行的也很快。

    

    凌天一直和易中天闲聊着云州的风土人情。

    

    对于这考核,看起来,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说起扬州,凌天还像易中天询问了扬州侯世子南宫颜,听到后者的名字,易中天的脸色一变,似乎并不想多谈论此人是的,摆摆手,一句话也不想评论。

    

    凌天也只好作罢。

    

    很快,入营考核,便到了法相中期阶段,这个职位,一共二十个,各统领万人,可以看作是壮武大将军级别了。

    

    但是不知道是为何,在这冀州军营之中,似乎很少有人将那壮武大将军当回事,只有那勇武大将军往上,才会敢自称大将军。

    

    而且,还是必须要拥有实权的。

    

    所以,统领万人,勉强可以成为偏将军。

    

    这和凌天在岭南时候,所接触的军中规矩,并不相同,好像,一切都提升了一个档次是的。

    

    后来,凌天也才知道,军中的那套军功奖赏军职,是虚的,在漠北战场上,军职高低有一个很现实,也很标准的判定标准,那就是战力,以及挥下兵员的数量。

    

    除此之外,战士们对于王庭所设置的那些军职位置,并不是太买账。

    

    所以,就算是凌天此时拿出大将军的印玺,也只是会惹人嗤笑。

    

    而进入这万人将军的选拔阶段,才是入营考核的真正开始。

    

    这些万人统领,将会是大军的绝对主力。

    

    凌天向周围看了一眼,发现此时队列中,有三十多人,必须要刷下十几个人才行。

    

    而且,这二十人,还要排名,也同样免不了一番厮杀。

    

    赵文卓站在点将台上,和身旁的伍云召相视一笑,便道:“那么,现在开始吧,你们之间,可以自由选择厮杀,败者淘汰,若是之后还多出的人,我会随机点名安排对战!”

    

    赵文卓话音落下,那之前就和凌天动手的法相中期大宗师便走出来,飞上擂台,直指凌天,道:“你上来吧!这一次,军规可护不了你了!”

    

    凌天面色平静,早已经预料到了眼下局面,但心中却是丝毫未将其放在心中,区区一名法相大宗师,击败他轻而易举。

    

    不过这人如此这般有恃无恐,想必应当有一些底牌才对。

    

    或许敌对其他武者此人还有几分胜算,但当他选择与凌天为敌的时候,便已经注定了悲惨的下场。

    

    “霍兄小心点,这家伙看起来,没那么简单。”

    

    “他是伍云召带来的,听说,还是伍云召的亲戚,曾经也上过战场。”

    

    对于易中天的好意提醒,凌天轻轻一笑,随即走出队伍,面色平静。

    

    旋即,凌天在众人瞩目之中,飞掠上了擂台。

    

    稳稳落下,凌天负手而立,淡淡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武者。

    

    “嘿嘿,没想到吧,你之前敢和我伍家做对,就注定了这一天。你可以安心去死了,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那人低声开口,战场周边布下禁制,他倒也不怕被人听了去。

    

    凌天抬首,嘴角流露出一丝讥诮,“手下留情,恐怕如你这般还没有资格。”

    

    这法相大宗师面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他最受不了凌天这种将谁都不放在眼中的左派,“我倒要看看当我将你斩杀之后,你是否还能如此嚣张,去死!”

    

    语落,这法相大宗师毫无预料出手。

    

    轰!

    

    浓郁的黑色元气包裹拳头,一往直前轰出。

    

    很显然,这人出身行伍,武技简单,,但胜在简单直接杀伐果断,再加上多年修炼的元气暴虐凶悍,所爆发出的战力倒也极为惊人。

    

    在法相中期中,绝对是顶尖的存在。

    

    之前他随意出手,确实没有动用全力。

    

    尤其此刻,这法相大宗师瞬间出手,体内爆发出的气息竟是瞬间暴涨,甚至近乎法相后期了!

    

    如此强横气息瞬间爆发,顿时吸引了无数新兵的目光扫来,即便是那站在前方队列的钟离小队其他人,也是微微蹙眉。

    

    因为这人的实力,已经可以威胁到他们了。

    

    “云召,据说这伍思凯是你的远房表哥,曾经就在兖州做过将军,如今一见,果然不凡,法相中期有这等战力,也算是极为不错了。”

    

    赵文卓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