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90章 冤家路窄 再遇易中天【四更】
    “哈哈,伍兄,你何必生如此大的气,不过是一个寒酸武者罢了,就算是有些灵币,恐怕也是他毕生的家当了,你从国子监出来,身份何等尊崇,等这冀州一战过后,极有可能拜将封侯,前途无量啊!消消气,来,喝酒。”

    

    平遥大军,中军大将营中,赵家嫡子赵文卓给伍云召斟满酒,笑道。

    

    “赵兄,你还不知道我么,我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等气?何况还是一个狗杂种,要不是我手下的人跟丢了他,我非生撕了他不可,气死了我了!”

    

    伍云召吞了一大口灵酒怒道。

    

    “好了好了,一只臭虫而已,放心,若是被我等看到了,一定帮你直接打杀了他便是,在这冀州,我赵文卓,说了算!”

    

    那赵文卓拍了拍胸膛道。

    

    其下首,一众年轻武将,也都齐声应和。

    

    “好吧,还是文卓兄你讲义气,比那眼睛长在后脑勺上的宇文成都强多了,他这家伙领了这次平定冀州战事的大将军衔,估计更不会将我们放在眼中了。”伍云召叹息一声道。

    

    “宇文?”

    

    赵文卓闻言,也是脸色一冷,‘提他作甚,他是我们那一届的龙门魁首,我们都不如他,这我们忍了,但是这一次,指不定谁能飞黄腾达呢,走吧,入营考核也快开始了,跟我一起去瞧瞧。“

    

    “嗯,你也别给我开后门,我也算是新兵,我带人参加考核去了!”

    

    伍云召喝光了灵酒,便带着其表妹等人,出了大帐。

    

    “哈哈,好,我送你们过去!“

    

    不过,当伍云召一行人没走出多元,却是忽然看到,一个身影,从大营外,缓缓的走了进来。

    

    当即便是眸光一冷!

    

    胸中的杀意弥漫,直接将那身影锁定下来。

    

    “好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了!”

    

    “哦?莫非云召兄说的,便是此人不成?”赵文卓讶然,循着目光望去,确实发现那人衣着寒酸,修为也很寻常。

    

    “就是他,我绝对不会认错,没想到,他竟然赶来参军!”

    

    伍云召紧紧握着拳头道。

    

    “估计他真是个山野村夫,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如此就好办了,你放心吧,我们会帮你收拾他的,这种人,直接弄死反而无趣,待我们好生折磨他,给你出气!”

    

    赵文卓身后,一个法相境界的将领笑道。

    

    “好!”

    

    伍云召冷哼一声,带着人,直接入列了。

    

    入营的凌天眉头微皱,这般强烈的敌意自然无法瞒过他的感应,目光不经意扫过,顿时看清那远处的伍云召等人,心中不由冷笑连连。

    

    呵呵,冤家路窄,没想到伍云召果然也在平遥大营。

    

    那么,倒是好办了。

    

    若是这伍云召识趣,不招惹自己,他可以放其一条性命,否则他不介意找机会直接将其宰了!

    

    凌天目光横扫,顿时发现阅兵台下,新兵浩浩荡荡,认输,足有二十万!

    

    这等规模的大军已经不算小了。

    

    而且,其中鲜有发现低于凝魄后期的武者,更多的,都是金身宗师!

    

    这就恐怖了,仅仅是金身宗师战力,就有十几万人之多!

    

    难怪其他州都瞧不起云州武者,想当年他在岭南一战时,那兵力和这冀州比起来,简直差了好几个档次之多!

    

    由此也可见,这面对匈族威胁的冀州,武道水平,有多么的高。

    

    此时,在点将台下,二十万新兵大军列阵开来,占据方圆数里。

    

    而且,在大军最前,还有个一群人,格外显眼,而且泾渭分明。

    

    凌天扫过,发现其中法相大宗师,就有几乎七八十位。

    

    法相后期甚至巅峰战力的,也有近乎二十个之多。

    

    金身后期巅峰的,那就数不胜数了。

    

    “嘿嘿,小子,过去吧,但是千万不要站错了位置。如果你没有一点军职在身的话,你就站在那一群金身后期的武者里面,可以分一个小统领,麾下一千武者呢!”

    

    那裨将笑道。

    

    “多谢了!”

    

    略微迟疑,凌天面色平淡迈步向前行去。

    

    路上,他已经打听明白了,这些新兵之中,很多都是没有军职在身的,也都是来自南唐各州居多,没有多少冀州本地武者。

    

    而且,这二十万新兵,都是由赵家弟子赵文卓统领。

    

    其下,若有堪比元神战力的武者,将会有资格统领十万新兵。

    

    以此类推,法相后期战力武者,可以统兵两万,法相中期大宗师,统兵一万,法相初期战力则可以统兵五千。

    

    如果多出来的,则以战力高者为准。

    

    所以,在这军中,一切,都是以战力说话。

    

    新兵,就算是原本有军职在身,也没用。

    

    凌天一边走,一边思量着,到底站在那一阶梯内。

    

    太高了,惹人生疑,太低了,又统领不了多少兵力。

    

    最后,凌天决定,向着那法相中期的一行人走去。

    

    这个位置,可以统兵一万,不高不低,倒是正好。

    

    伍云召的目光始终死死落在凌天身上,此刻见他直奔前方而来,眼底不禁凶芒一闪。

    

    他还敢上前?

    

    “嗯?”

    

    但是,让伍云召更加惊疑的是,这凌天并没有入列后面的金身后期一群人当中,甚至越过了一群法相初期大宗师,直奔法相中期大宗师的行列走来!

    

    军中等级严格,一切都是以战力说话,若是金身武者胆敢进入法相大宗师行列,便是对大宗师的不敬,到时候他们便有理由出手,虽然不能伤了性命,但让这小子吃一些苦头也能稍减心头一口恶气。

    

    渐渐有法相大宗师发现了凌天前行的身影,目光扫来,尽皆透出惊诧之色,继而化为冷嘲讥诮。

    

    胆敢向他们所在前行,这人莫不是脑子坏掉了么?

    

    难不成,他能够跨越两个境界战力?

    

    这,实在是太过狂妄自大了。

    

    他们都是新兵,如今被一个只有金身修为的年轻后辈超越,这让他们如何接受?

    

    如有真有那战力也就罢了,若是没有,必然要狠狠教训一番。

    

    但面对无数质疑冷嘲目光,凌天面色平静前行,腰背挺拔,未曾流露出半点异样之色。

    

    “哈哈,霍兄,太巧了,你也来这里了?快快过来,我们站一起!”

    

    正在气氛有些凝住之时,一道欢愉的笑声却是响起。

    

    凌天也是讶然,循声望去,冷峻的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一抹笑意。

    

    确实挺巧的,那之前在弱水河舰船上有过一面之缘的易中天,竟然也在这大营。

    

    而且,就站在一群法相中期的武者之中。

    

    果然,这家伙的战力还是极为不错的。

    

    有易中天招呼,凌天便耸耸肩,走了过去,直接在其身旁,稳稳站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