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89章 凌天入营
    “表哥,这人怎么这么不识趣,我很喜欢这个花,怎么办...”

    

    伍云召怀里,此时躺着一个娇媚的女子,看上去,年纪要比伍云召小一些,眼波流转,娇滴滴的,很是诱惑。

    

    伍云召顿时就招架不住了,当即一拍桌子,“哼,跟本公子抢苦灵花,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三百五十亿!”

    

    他再次出手了!

    

    “哇,表哥你好帅,打死那个丑鬼,哼!”

    

    那娇媚女子顿时喜笑颜开,同时还不忘朝着凌天,昂起那傲娇的小下巴挑衅着。

    

    “师兄,我们不拍了吧,我不信就这一朵苦灵花,我自己去慢慢找。”

    

    紫菀咬着嘴唇道。

    

    她真的不想凌天为她如此破费。

    

    “放心,我最不缺的,就是灵币。”

    

    凌天却是不以为意,再次伸手,“凑个整数吧,五百亿!”

    

    五百亿!

    

    直接加了一百五十亿!

    

    这手笔,也太过惊人了!

    

    简直是看不起人啊!

    

    此时此刻,不仅仅是那群武者惊呆了,就连伍云召弟子,也都愣在那里。

    

    五百亿啊,这等手笔,就算是在中州,也没有几个人,能拿的出来啊!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他这次来冀州,可是应赵文卓的邀请,加入冀南联军的,没想到,刚到冀州不久,比还没装,就被人打脸了。

    

    这实在,有些惨。

    

    “吗的!”

    

    看着怀里表妹委屈的神色,伍云召又急又气,他虽然还想跟,但却是真的没有钱了。

    

    “哼,你这个家伙莫非是来捣乱的?我不信,你能拿出五百亿!”

    

    伍云召手指凌天大喝道。

    

    赵高也是脸色一寒,看向凌天,若是真来捣乱,那他,也不会客气。

    

    “呵呵,你别管我拿不拿得出五百亿,现在,你到底是跟,还是不跟了?”

    

    凌天悠然自得,脸上扬着轻蔑的表情,让伍云召气的牙根痒痒。

    

    “我...我不跟!”

    

    片刻之后,伍云召,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

    

    没办法,他真的跟不起了。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办法了。”

    

    凌天耸耸肩。

    

    赵高眼睛一转,于是直接落锤,“恭喜这位公子拍得苦灵花,还请交割。”

    

    说着,他亲自将那灵花捧去凌天面前。

    

    “甚好!”

    

    凌天颔首,手掌一番,便是给赵高扔去一个戒指。

    

    赵高将神念深入其中,眉间当即便是一挑。

    

    五百亿灵币,只多不少!

    

    凌天将那苦灵花递给紫菀,后者验证无误之后,他便和紫菀起身,直接离开包厢。

    

    “小子,不要让我在碰到你,否则我伍云召,绝对不会放过你!”

    

    伍云召起身看着凌天的背影怒道。

    

    “这话,我也送给你!”

    

    凌天身形一顿,但是却没有回头,便出了包厢,消失在众人眼前。

    

    “气死我了!”

    

    伍云召坐在大椅上,胸膛起伏。

    

    赵高则是招来一个武者,低声吩咐了几句,后者便点点头离开了。

    

    平遥城百里外的一处山坳中。

    

    凌天看着站在奇门阵法前的紫菀,笑道:“好了,别不舍了,这次,我还有要事,就不能亲自送你了,但是这阵法,可以直接将你送回蒙山宗,你在那里,先躲一阵。”

    

    “嗯,我明白。”

    

    紫菀种种点头,最后抿抿嘴,看向凌天,“你要当心,千万不要受伤,不然...明月会为你担心的。”

    

    说罢,紫菀便头也不回的走进阵法,下一刻,光影一闪,消失不见。

    

    凌天摇摇头,将心思全部清空,回身看着身后冷笑一声,旋即,便几个闪烁,消失的无影无踪。

    

    “嘶,人没了?”

    

    半刻钟后,数道身影出现在山坳里,但是却找寻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了。

    

    ...

    

    平遥城千里外的平遥关大营。

    

    这里,驻扎着由赵无量手下大将军辛文礼统领的平遥军团。

    

    本有兵员二十万,乃是冀南联军两支精锐兵团之一。

    

    另一外一支保平军团,乃是由赵无量亲自统领,驻扎在赵家保平城以北,和平遥大军,分东西互为犄角之势。

    

    这些天,平遥大军军营,广招武者入营,说是要准备应对冀北的匈族。

    

    招兵效果还算尚可,数天下来,一共招募了近乎二十万的新兵,和老兵相差无几了,眼看着招兵时间就要结束。

    

    大营外,那负责招录的裨将,从瞌睡中转醒,收拾收拾东西,便要离开。

    

    “将军,这里还招兵么?”

    

    这时,一道声音响起,那裨将看去,却是一个相貌平平的,粗布麻衣的武者走了过来。

    

    “招啊,怎么,你要参军?”

    

    “没错!”

    

    来人,正是易容后的凌天。

    

    通过地图,凌天很容易就找到了这平遥大营,之所以来这里参军,凌天也是有着一番考虑的。

    

    如今冒然深入冀北,他作用不大。而且,他倒是也非常想看看,这冀南联军,到底是什么货色。

    

    如果有机会,一并将那赵无量等人解决,也省的到时候他行事起来,徒增麻烦。

    

    另外,恐怕赵家人绝对不会想到,他们苦苦寻找的灭门凶手,就在自己的大军之中吧。

    

    “哦,呵呵,看你这样子,想来是无依无靠的散修,想进军营,混点资源了?”

    

    那裨将打量凌天一眼,发现其修为还不错,笑道。

    

    “算是吧。”凌天不置可否。

    

    “好吧,来者报名。”

    

    那裨将将簿子摊开。

    

    “云州,霍去病。”

    

    “好生奇怪的名字。”

    

    裨将嘀咕一声,但还是记录在册,随后道:“跟我来吧,一会儿便是入营考核,你这修为,可以当个小统领了,但是,若没有真正战力空有修为,也是不成。”

    

    “入营考核?”

    

    凌天眼睛一转,搓搓手低声道:“看来,又有的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