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86章 灭门【三更】
    凌天一声冷河,浮动衣袖,将那漫天血雾扫开。

    

    堂堂赵家嫡系第三子,就这般,被凌天随手灭杀,连全尸,都未曾留下!

    

    这凌天,竟然真的,敢对赵家嫡系子弟出手?

    

    此时此刻,亲眼目睹这一幕的那些武者,个个呆若木鸡。

    

    这凌天,实在是,比传说中的,还要猖狂啊!

    

    难道他真的一点儿都不在乎赵家么?

    

    凌天从空中掠下,脸色阴沉。

    

    他只是想看看,这赵文瑄狂到什么程度。

    

    在其最为嚣张的时候,将其轰杀,这才最为爽快。

    

    赵文瑄已除,接下来,就是那赵权了,他才是凌天必杀之人。

    

    “不,不要,你不要过来,我不能死!”

    

    看着那犹如白发魔头一般的凌天从天而降,赵权惊恐到了极致。

    

    他此时此刻,心如死灰,但心中,就是惊惧到了极致。

    

    他千年的武道,难道要在今天断绝了么?

    

    只要再给他百年时间,他就可以成就元神,成就这方世界一等层次的地步。

    

    但是,这一切,貌似都即将要成了泡影了。

    

    “我说过,你必死。敢动紫菀,是你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你不是要炼化我的魂魄,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么?”

    

    “那今天,你就先来长长,被炼魂的滋味!”

    

    凌天落在赵权身前,冷哼一声,伸手落在那赵权的头颅之上,下一刻,太初经运转,凌天强大到足以媲美元神的神念之力,顿时将赵权的魂魄给抽离出来。

    

    “啊!!!”

    

    那魂魄漩涡在凌天掌心,旋即火种浮现,开始灼烧。

    

    这是何等的极致痛苦,那神念化成模糊的赵权模样,嘶吼哀嚎不已,犹如地狱中的恶鬼,让闻者,尽皆是寒毛倒立,吓得浑身都在颤抖。

    

    但是,赵权的魂魄太弱了,不过一会,就被火种灼烧干净。

    

    “无趣...”

    

    凌天摇摇头,将那赵权的尸体,也一并焚烧干净,但是看到那灰烬中的储物戒指,还是将其收了起来。

    

    最后,还剩下一个欧德玄。

    

    欧德玄此时已经从深坑之中爬了起来,他亲眼目睹的凌天轰杀赵文瑄。

    

    但是,他却无力阻止。

    

    此时,他看到凌天身影闪烁,到了他身前,自知难逃活命,便也狰狞着脸道:“凌天,我知道我必死,但是我死前,想问一句,你凌天,是不是凌家后人!”

    

    凌天眉头一挑,倒是也没有隐瞒,“没错,我就是凌国公的后人,怎样?”

    

    “哈哈哈哈,好,好啊!凌霄,我当年从你手上逃得一命,没想到,今天还是被你的后辈所杀,但是你记住,在那阴曹地府,我也就对不会放过你的!”

    

    不料,那欧德玄和疯了一样仰天大笑!

    

    “你什么意思?”凌天蹙眉,不知道,这欧德玄,和凌家还有什么渊源。

    

    “凌天,当年我血月宗因为暗通外族,被那凌霄所灭。但是我却逃了出来,一千五百年前,你凌家被灭,死在我手上的凌家族人,也不计其数,哈哈哈,今天死在你手里,我不亏!”

    

    欧德玄瞪着凌天,脸色极为狰狞。

    

    在濒死之时,他已经接近疯了。

    

    “杀我族人?”

    

    凌天眸光倏然一冷,大手一挥,欧德玄再次被轰飞了出去,这一次,他的浑身骨骼经脉,全都碎裂,剧痛折磨着他,让欧德玄惨叫不已。

    

    “那你真是万死莫赎!”

    

    “想要下阴曹地府?你倒是想得美!”

    

    凌天飞掠过去,直接将其的魂魄抽离出来,放入一个小瓶之中。

    

    “凌天,我就是做不成厉鬼,我也会诅咒你的,我要看着你,死在冀州,哈哈哈!”

    

    小瓶中,欧德玄的魂魄化成了他的模样,栩栩如生,指着凌天大骂。

    

    元神大能的魂魄,已经能够化形了。

    

    “哼,你先承受着火炼之苦,再说吧!”

    

    凌天逼出一缕火种,扔进小瓶之中,不顾后者的泣声嘶嚎,便将瓶口封住,扔进了戒指中。

    

    三个人,都已经被解决了。

    

    那么整个赵家,剩下来的武者,不过寥寥数十人。

    

    其中,都是法相大宗师,有赵家的,也有周边宗门和世家之人。

    

    此时,他们看到凌天的目光往来,一个个颤抖不已,轰然跪倒。

    

    “凌天将军,求求你娆我们一命吧,赵家的事,可和我们没有一丝关系啊!”

    

    “就是阿,那赵家罪该万死,我们也是有苦难言啊!”

    

    那些法相大宗师连连磕头,恨不得将石头都磕碎不可。

    

    “哼,你们无辜么?这赵家恶事做尽,你们不但不与其划清界限,还为虎作伥?就算你们没有搀和,但是这般贪生怕死,活着,也是我南唐武者的耻辱!”

    

    “死吧,下辈子,好好修炼!”

    

    凌天才不管这些人的求饶,能来参加赵权纳妾宴的,能够什么好人?

    

    之前那数万人,被一次次的冲击所杀光,实在非他所愿,但是,那也不愿他。

    

    如今,这数十条人命,他也就不在乎了。

    

    一掌落下,整个赵家,除了他和远处面色苍白的紫菀外,再无其他生息。

    

    “吓到你了...”

    

    凌天闪身到了紫菀身前,看着紫菀苍白的小脸,温柔道。

    

    “没,没有。”

    

    紫菀摇摇头,看着凌天,她有些怯弱。

    

    “没有极好,走吧,这里想来很快就会有赵家的人赶到。”

    

    凌天召唤出小青,拉着紫菀上马,连人便绝尘而去。

    

    但是在凌天走后,整个赵家大阵,再次升起,而后一道道烈火,从天而降,整整一个时辰之后,那阵法散去。

    

    早已经被那惊天动地的轰鸣所惊诧的平阳城武者,此时遥遥看向远处那赵家山峰,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吃惊不已。

    

    此时,那赵家山峰,连山头都被融化了,所有的一切,都被烧成了岩浆,什么,都没有留下!

    

    “嘶,什么情况,今天不是赵家的大喜日子么?这是,被屠了满门?”

    

    “貌似不仅仅是满门,那些过去祝贺的赵家爪牙,好像一个都没出来!”

    

    “我的天,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冀州,灭了赵家?”

    

    “莫非是匈族到了冀南了?!”

    

    平阳城的武者引论纷纷,但是提到匈族,他们便一个个脸色巨变,匆匆掩盖房门,再也不敢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