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85章 让我下跪?
    而地面之上,赵家所有的亭台楼阁,全都毁灭殆尽,而那欧德玄,更是跌落在深坑之中,奄奄一息,生死不知!

    

    以肉身硬撼,瞬间重创元神大能欧德玄!

    

    而且,仅仅是用了一拳!

    

    “白发,肉身,游龙拳,你,你是龙门魁首,逍遥学院凌天!”

    

    此时,那赵文瑄,惊呼一声,终于是将凌天,给认了出来。

    

    难怪了,能够以如此年纪,便以如此强横的战力,重创欧德玄的,除了那恐怖的龙门魁首,还能有谁?

    

    或许,在冀州其他武者的眼中,凌天这个名字,他们还只是在传说中听闻过。

    

    但是作为荣亲王府一脉,凌天的详细信息,他们早已经知晓。

    

    如今,赵文瑄自然能够认得出来了。

    

    “呵呵...”

    

    天空中,凌天一声冷笑荡漾开来。他一拳重创欧德玄,俯身目光扫过,霸道无极,但凡与之对视的武者,尽皆面色发白,低首以示敬畏。

    

    尤其刚才就重创未死的赵权,心中是掀起无尽恐惧浪潮。

    

    这人,竟然是那在中州掀起生风血雨,连荣亲王府,都那他没有半点办法的凌天!?

    

    这人,实在太过恐怖,连欧德玄这等元神大能,也可轻松击溃!

    

    那么,这家伙能给赵家面子么?

    

    如今,难道他的这条命,也要保不住了?

    

    远处那周身护体光芒渐渐散去的赵文瑄,面色阴沉如水,阴沉到了极致。

    

    他可万万没有想到,今天会碰到了这么一个硬茬子。

    

    凌天身后,紫菀瞪大美眸,此刻呆呆看着凌天的背影,又惊又喜。

    

    如今短短数年过去,心中生出难以置信,没想到,凌天真的强大到,连元神大能都不放在眼中的地步了。

    

    “我说了,你敢动紫菀,那么今天,就是你平阳赵家除名之时,谁都救不了你!”凌天转身,面色森然,一双目光毫无表情落在下方的赵权身上。

    

    脚踏虚空,直接飞掠而下。

    

    赵权在凌天目光扫来之时,浑身便是一哆嗦,心中已然生出无尽惊惧,此刻尖声叫道:“文瑄少爷,你要救我啊,不杀了这凌天,今天你也难逃一死!”

    

    以他的修为,在凌天手中绝对没有半点活命可能,即便想要逃走,也没有机会。

    

    是以此刻,他不得不把最后的希望放在赵文瑄身上,甚至,将火引向了对方。

    

    赵文瑄身为赵家嫡系弟子,定然会非常的惜命

    

    赵文瑄闻言眼中厉芒连闪,暗骂赵权。

    

    但此刻他猛然咬牙,一步迈出遁光中,悬浮在远处,看着凌天寒声道:“凌天,我知道你厉害,但是我还是想提醒你,今天,你做了这些,可以收手了,如若不然,今日之后,你定然难逃一死!”

    

    “平阳赵家,乃是我赵家第六脉,我赵家背靠荣亲王府,在这冀州,一手遮天,高手无数,你若是真的动了我们,这冀州之大,你也插翅难逃!”

    

    声音森然,虽然心中畏惧,但是赵文瑄还是在威胁。

    

    抛出荣亲王府和赵家的名头,赵文瑄心中稍稍安定,荣亲王府的名头,足以让天下武者臣服,再加上赵家之名,这凌天即便凶焰滔天又能如何,也只能在他面前俯首退避!

    

    “赵家?”凌天脚下微顿,此刻抬首,眉头紧紧皱成一团。

    

    赵文瑄见状,顿时生出淡淡得意,果然,这凌天听说过他赵家的威名,当下心中为放松。

    

    “不错,在下正是保平府赵家嫡系子弟,赵文瑄。我大哥,是上一届龙门魁首前三,而你刚才所伤之人,乃是我赵家首席供奉欧德玄,难道此刻你尚且不知,自己已经大难临头了么?”

    

    凌天闻言不置可否。

    

    皇极罡云心中冷笑,即便战力强横又能如何,难道眼下知晓他身份之后,这凌天还敢放肆不成?

    

    看到凌天这般犹豫的模样,赵文瑄觉得,凌天已经怂了。

    

    于是,他眸中噙着冷笑,目光微闪,抬首淡淡道:“凌天,今日你屠杀我赵家族人,重创我赵家大将,日后你定然会被我赵家追杀。但是,想要活命,也是我一句话的事,就看你,怎么做了...”言到此处,赵文瑄忍不住笑出声来。

    

    凌天眉毛微挑,心中倒是来了兴趣:“呵呵,怎么做?”

    

    赵文瑄心中轻笑,这凌天此刻开口已经没有了方才那般纵横霸道气势,显然心中已经对他生出畏惧。这般感觉生出,顿时让此人心中极为满意,

    

    此刻,他负手而立,傲然道:“现在,只要你下跪求饶,并且允日后绝不对我赵家出手,在下或许会考虑将今日之事揭过,否则在下保证,你必死在冀州!”

    

    呵呵,龙门魁首又能怎样,还不是要跪在他的面前。

    

    想着这等天骄对自己下跪,赵文瑄的脸上,便不由的涨红起来,隐隐激动。

    

    虽然这看起来,有些不切实际。

    

    但在这赵文瑄却是不这么觉得,他身为赵家嫡子,身份尊崇,在这冀州,嚣张跋扈惯了,多少天骄,都得对他俯首帖耳,恭顺有加。

    

    凌天虽然是龙门魁首,但是他却没有将其放在眼中。

    

    凌天面无表情,缓缓摇头,道:“怎么,这就完了,还有什么别的要求么?”

    

    赵文瑄闻言面色微变,他没有想到凌天此刻竟然表现的这般轻描淡写,似乎完全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这让他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

    

    但他仍旧确信凌天不会动手,否则便是彻底得罪了他们赵家。

    

    这凌天,定然不敢!

    

    这点,赵文瑄心中信心十足。

    

    是以此刻虽然感觉哪里不对,但他心中依旧全无畏惧,“没错,就是这一个要求,你只要下跪于我,我赵家,便既往不咎!”

    

    赵文瑄声音尚未落下,心中便是猛然一颤,豁然抬首便是恰好看到凌天那冰冷森然毫无温度眼眸,寒芒涌动。

    

    轰!

    

    下一刻,凌天豁然出手,以这赵文瑄修为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甚至无法做出半点反应,在凌天一拳之下身影已然被瞬间轰出,于空中,便炸散成了一团血雾!

    

    “敢威胁我,你算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