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77章 有人要娶紫菀?
    神形具灭!

    

    来势汹汹的赵家武者,就这般,被凌天一个人,全都给灭了。

    

    足足过了好半晌,直到风送来一阵阵让人作呕的血腥气味,蒙山宗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看着凌天的背影,浑身止不住的在颤栗。

    

    “宗主,不好意思,无意中手下的重了,将这些人,都给杀了。不知道,会不会对你蒙山宗,有影响。”

    

    凌天回身看向孟达。

    

    他担心的,是蒙山宗会不会遭到报复。

    

    “如今这赵家人都被公子给灭了,想来问题不大,赵城的宗门被他们欺负日久,早已经苦不堪言,这一次,定然会举城同庆,只要那八大城中的赵家分脉不来找麻烦,蒙山宗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孟达抿抿嘴道。

    

    “八大城么,我会将护山阵法再次加固,若是日后还有人来找麻烦,你们还是不要出来了。”

    

    凌天想了想,道。

    

    他无法一直保护蒙山宗的。

    

    “在下明白,公子放心便是。”

    

    “嗯,至于那八大城,我自然也会去处理。”

    

    凌天颔首,将那赵棕尸体上的储物戒指摄过来,神念摄入其中,并没有发现什么珍贵的东西。

    

    但是,下一刻,他的眉头忽然一簇,从戒指中,掏出了一份请柬模样的东西。

    

    将请柬翻开,这竟然是一份婚礼的请柬。

    

    但是,请柬上,有着男女双方的名讳和图影,当看到那名讳和图影的霎那,凌天身上的杀意,便顷刻间席卷开来,引爆整片山川。

    

    紫菀,赵权!

    

    这请柬之上,女方竟然也叫紫菀,而且那图影,不是紫云宗的那个紫菀,还会是谁!?

    

    霎时间,关于紫菀的一幕幕回忆,涌入凌天的脑海。

    

    当初,紫菀就倍受她人欺凌,遭受着莫大的委屈。

    

    百草峰上,萧出尘对她百般刁难。

    

    金身大殿上,萧出尘又污蔑她偷盗灵药贩卖。

    

    紫菀是个弱小的小女人,她已经承受了太多的这世间的不公平。

    

    如今,到了冀州,还要承受这般屈辱不成?

    

    凌天绝不会相信,紫菀是真的心甘情愿嫁给那个所谓的赵权的,绝对不会。

    

    紫菀,一定是被胁迫的。

    

    紫菀,又受委屈了!

    

    凌天的怒火,在这一个,无可抑制的爆发。

    

    他对紫菀,虽然没有那般男女之间的想法。

    

    但是,谁要是敢欺负紫菀,他凌天,不管对方是谁,都必须让其付出生命的代价!

    

    死,所有欺负紫菀的人,都该死!

    

    “平阳城,赵家!”

    

    请帖下方,有这次大婚的地址。

    

    “平阳城?公子,平阳城是冀南八大城之一,正是管辖我们的主城,平阳城赵家,是冀州赵家七个大分支之一的第六脉在掌管,他们的实力强大,仅仅是法相大宗师,就有数人之多,公子你三思而后行啊!”

    

    那孟达眼睛一转,道。

    

    “我不管是谁,都要死,我不需要思考,知道了么!?”

    

    凌天回身横眼看去,孟达等人,都是心肝巨震,不住的后退。

    

    此时的凌天,就像是一个杀人魔头,太吓人了。

    

    “知道,知道。”

    

    孟达不住的点头。

    

    “我会将平阳城的赵家,也一并铲平,你们,多保重吧!”

    

    话音落下,凌天的身影连连闪烁,几个呼吸之间,便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良久,蒙山宗的众人,都没能从震惊之中,走出来。

    

    一切,都发生的,太过虚幻了。

    

    ....

    

    平阳城距蒙山宗约五千里,乃是冀州之南的八大城池之一。

    

    赵家在冀州势大,其下除了主家位于冀南的腹地保平城外,其他七个分支分别执掌着剩下的七座城池。

    

    在这里,他们几乎成了土皇帝,无论是其他宗门或者是世家,都唯赵家,马首是瞻。无人敢反抗。

    

    因为赵家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强大了,不说那背靠荣亲王,就是赵家之中的元神大能,都不止一位。

    

    更何况,还有那执掌联军的赵无量,以及如今在中州正红的赵无极。

    

    所以,赵家在冀州经营近乎千年,根深蒂固,就算是冀州侯,也无法撼动。

    

    今日,平阳城内赵家大宅,张灯结彩,族内弟子尽皆一套崭新的黑红袍服,腰背挺直标枪般立于路侧殿旁,一个个意气风发,气势昂扬。

    

    他们原本就是嚣张跋扈,而今天,又是赵家六脉的六老爷纳妾之喜,他们自然会扬着笑脸,讨个喜钱。

    

    不仅如此,他们听闻自家大老爷最近闭关而出,乃是修为大有进境,甚至触碰到了元神边界,或许在用上百年,就能进阶元神了。

    

    如果那般,那么他们赵家第六脉,也定然跟着水涨船高。

    

    这般种种,使得平阳城赵家子弟,心中充斥自豪之意。

    

    赵家位于平阳城外虎啸山上,占地之广,俨然可以堪称是一方大宗了。

    

    规模虽然比不上云州曾经的第一宗门擎天宗,但是那气势,也差不了多少。

    

    而这,还仅仅是赵家的一脉而已,可见,这赵家在冀州,有多么的鼎盛。

    

    冀州武道,和云州武道之间的水平差距,有多么大。

    

    此时,赵家从山脚处,一直到山巅大殿,处处透着喜庆气息。

    

    赵家主殿两侧,坐满了宾客,此时虽然已经天色渐暗,但是到处放置的夜明珠,将整个赵家,装点的亮如白昼。

    

    此刻那些平阳城周围来的宗门或者世家武者,低声交谈,目光向上首的主殿方向扫去,尽皆透出敬畏。

    

    主殿之内,武者不过百余人,但尽皆是修为高深之辈,其中最差的,都在金身巅峰,其中法相宗师,更是有二十余人之多。

    

    坐在主位之上的,正是赵家第六脉的家主,赵六老爷,赵权。

    

    赵权看去乃是一名四十余岁中年武者,面色白净,身穿华贵非常的黑色锦衣,头戴紫金麒麟冠,看上去,很是英武,根本不似寻常家主那般是个老者。

    

    但是赵权已经近乎一千岁的,不过因为常年服用驻颜丹,所以容貌上,还是保持着他比较喜欢的中年模样。

    

    此刻,赵权的目光在殿内扫过,看着那上万武者尊崇无比的目光,他心中便是极为快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