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74章 紫菀来冀州了?【三更】
    “公子...”

    

    林可儿见状赶紧开口,但是却又红了脸,低语道:“公子这么着急么,如今天色渐晚,不如明天再走?”

    

    “对对,公子来我这蒙山宗,我还未尽地主之谊,公子岂能现在就走,公子就是再着急,也不差这一晚。”孟达也赶紧道。

    

    “是呀,那赵建南死了,赵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了,若是寻上门来,我们...”林苗儿也是在一旁嘟囔道。

    

    “这...”

    

    凌天想了想,便停了下来。

    

    林苗儿说的没错,赵家注定不会善罢甘休,他若是这么走了,也不太好。

    

    “那好,我便留一晚,那赵家最好不要寻来,否则,我不介意让他赵家消失!”

    

    凌天眼中,涌起一抹冰冷至极的杀意,让身后三人,都是浑身一颤。

    

    凌天被安排在了林可儿的院子里休息,孟达说是这样方便林可儿在一旁侍候。

    

    推辞不过,凌天也只好无奈应下。

    

    但是林可儿心中所想,凌天怎会不知。

    

    到了院子以后,凌天便直接进了静室,没有给林可儿与自己独处的机会。

    

    “唉!”

    

    林可儿站在门外,看着那禁闭的房门,最好还是怅然叹息一声,便去偏房修炼了。

    

    静室内,凌天盘膝而坐,神念破体而出在这静室内扫过,确定没有任何异样后这才满意点头。

    

    挥手布下一层禁制,禁制之强,就算是元神大能,也休想破开。

    

    “时间不能浪费,从那天绝山得到了破军槊,要抓紧修炼了。这槊法乃是军中杀伐之道,若是修炼完成,定然有大用。”

    

    虽然凌天此时手中无槊,但是雷鸣剑和狱炎棍的组合,却可以充当槊来用了。

    

    反正效果也是一样的。

    

    虽然一天的时间太短,但是凌天毕竟有四象塔在手。

    

    手上灵光微闪,核桃握在凌天手中,下一刻他的身影突兀消失不见。

    

    站在桃园内的桃树之下,看着桃夭夭正在小心翼翼的给树下那一株幼苗浇水,旁边,月狸猫迈着优雅的脚步,好似在巡视领地。

    

    凌天嘴角流露一丝笑意,那长圣灵谷果然在桃夭夭的培育之下,发了芽。

    

    若是日后真的能结出大量灵谷,那可真的是夺天地造化了。

    

    看了一会,凌天便直接奔向四象塔,推门而入,站在房间之内,掏出那槊谱便参悟起来。

    

    时间点滴流逝,五十天转瞬即逝。

    

    五十天来,凌天虽然没有将破军槊炼到最高层次。

    

    但仍旧是将其六重槊法中的第一重,修炼到了圆满之境。

    

    破军槊一共只有六重,分别对应法相境界三重和元神境界三重。

    

    其中法相境界第一重为升龙斩,乃是威力极其强大的杀招,而且覆盖范围可大可小,范围越小,威力越强。

    

    无论是战场冲杀,还是单打独斗,都是极为厉害的。

    

    虽然仅仅是第一重,但是几乎和秘法的威力,不相上下了。

    

    收起组合剑,凌天便直接退出桃园。

    

    刚要起身,凌天动了动鼻子,却是闻到了一股丹药的香气。

    

    是林可儿在炼丹。

    

    但是这炼丹的造诣和手法,就不太尽如人意了。

    

    “罢了,指点她一下吧。”

    

    凌天原本要直接离开的,但是如今,在林可儿这里住了一晚,不打声招呼,也不太好。

    

    推门而出,凌天看到宅院一侧的丹室果然有火种升起,一股股药香,便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

    

    嘭!

    

    不过就在这时,一怔闷响,丹香瞬间变成了焦糊的味道。

    

    凌天走过去,也是不禁莞尔一笑。

    

    丹室内,林可儿站在丹炉前,丹药已经炸了,崩的她脸都黑了。

    

    可谓是狼狈至极。

    

    “公,公子,你醒啦!”

    

    林可儿一怔,旋即赶紧擦干净了脸,但依旧很红。

    

    “让公子见笑了。”

    

    凌天摆摆手,“无妨,谁都有过。但是你这茯苓丹,炼制的方法不对,茯苓丹乃是水系恢复丹药,品阶虽然不高,但是炼制方法很讲究,要控火极其稳定,温度保持在三成热度持续一个时辰不变,才能最终成丹,你就差了一点儿。在坚持下,就可以了。”

    

    凌天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一道剑影进入其体内,留下一道火焰种子之后,便回到凌天体内。

    

    “我给你演示一次。”

    

    凌天走到丹台之前。

    

    “公子还会炼丹啊?公子你好厉害,你要是能教我,那就太好了!”

    

    林可儿拍手娇笑道。

    

    “丹术一般。”

    

    凌天走到丹台前,就要起火生炉,但是当他看到那丹台上的鼎炉时,浑身便是猛然一震!

    

    一双瞳孔更是骤然猛索!

    

    “这鼎,你从哪得到的!”

    

    凌天一声大喝问道!

    

    眼前这尊鼎炉,凌天见过,而且极为熟悉。

    

    鼎炉不大,很是秀美,通体紫色,乃是用上好的紫砂炼制。

    

    这鼎炉,就是那紫云宗紫菀手中的那一尊,绝对不会错!

    

    但是紫菀的鼎炉,怎么会到了林可儿的手里!?

    

    林可儿被凌天突然爆发出来的煞气给吓到了,傻在那里,支支吾吾道:“这...这鼎炉,是,是紫菀姐姐留给我的!”

    

    “什么?真是紫菀的鼎炉!她怎么会出现在冀州?!”

    

    凌天有些激动。

    

    “怎么,公子认识紫菀姐姐?哦对了,紫菀姐姐说她也是来自云州的,原来你们认识!”

    

    “紫菀姐姐说她是来冀州寻找极为灵药,所以才不远数十万里,来冀州的。具体要找什么,我也不知道。”

    

    “只不过数月前,我们姐妹曾经在一个峡谷里碰到了手上的紫菀姐姐,便将她救了,之后她在我们蒙山宗养好伤之后,便走了,这鼎就是她留给我的。”

    

    林可儿小心翼翼道。

    

    “走了?什么时候走的,你可知道她现在在哪?”

    

    “是七天前走的,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正好是烛柱裂苍,至于她去了哪,我也不知道啊。”

    

    “我当时劝过她,不要现在离开,外面太乱了,但是紫菀姐姐不听,还是走了。”

    

    凌天闻言,双手拄在丹台上,摇摇头道:“这个傻丫头,这个时候还要离开做什么,不知道有多危险么?!”

    

    “不行,我得去找她!”

    

    凌天想了想,直接就要离开。

    

    “咚!”

    

    但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巨响,从头顶传来。

    

    凌天抬头看去,却是见到那护山大阵的层层光罩亮起,一道道能量涟漪荡漾开来。

    

    竟然是有人在外面冲击护山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