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73章 赵家的秘密
    “所以,我想知道,这冀州势力的情况,以及,如今战事如何了?”

    

    孟达端着茶杯手掌猛然一颤,差点没有将其打破,此刻猛然抬首,赶紧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眼中流露出崇敬无比的,失声道:“公子是只身起来救我冀州的?”

    

    “公子这等胸怀壮举,真是让人折服,这里,我孟达,代冀州武者和黎民百姓,叩谢公子了!”

    

    说着,孟达竟然直接就要跪倒。

    

    那林可儿姐妹,眼中也是涌动着激动的神色,上前也要下跪。

    

    “万万不可,你们这是做什么?”

    

    凌天一怔,赶紧伸手虚浮,不让三人下跪。

    

    “我只是有志于此,如今只敌为杀,寸功未立,当不得你们叩谢,快快起来吧!”

    

    “这,好吧。”

    

    孟达见实在贵不下去,这才起身,又坐了回去。

    

    “公子的拳拳炽热之心,孟某佩服,奈何这蒙山宗走不开,如若不然在下也定然要北上,和那匈族杀个你死我活!”

    

    孟达脸色有些激动的涨红,但是片刻后,浑身却是又一软,颓然道:“可是,可是如今这冀州武道,唉...真是可悲有可恨啊,他们真的对不起像公子这般的豪杰英雄啊!”

    

    孟达猛然拍着桌子道。

    

    “哦?宗主何出此言?”

    

    凌天蹙眉,看到孟达这个样子,想来这冀州形势,可能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公子有所不知,这冀州形势,说复杂,也不复杂,就是很烂而已。整个冀州,面积广袤,公子是云州人,那么我们冀州,差不多,是云州的两倍大小!”

    

    “但是冀州南北灵脉差距极大,冀州南部一共八座大城,而且山川秀美,灵脉丰富,宗门世家林立,武者也是多聚集于此。我们称之为冀南,而冀州之北,多是山脉纵横,土地荒芜,甚至有点地方天寒地冻,灵脉稀薄,虽然有着十六座城池,但武者极少。”

    

    “至于冀州的势力,也就更加简单了,整个冀南都把持在第一世家赵家之手。冀州侯虽然强大,但是他老人家就是个战争疯子,根本不懂得经营,他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边疆抵御匈族上了,却不知道,他的军团,已经一天不如一天,冀南的宗门世家,更是一盘散沙,毫无团结之心。”

    

    “如今,面对匈族,冀州不堪一击,也是在情理之中了。我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了。”

    

    孟达情绪激动,喝了一大口灵茶,便滔滔不绝起来,好似将他心中的苦水,都给凌天倒了出来。

    

    “什么?一盘散沙?赵家到底什么来头,难道连侯府都拿他没有办法?”

    

    凌天讶然道。

    

    “当然是没有办法的,公子有所不知,那赵家不但是冀州第一世家,更是因为他背靠荣亲王啊!”

    

    “荣亲王是何等人物?整个南唐,荣亲王都是是手遮天,那赵家背靠荣亲王府,自然就无所顾忌,把谁都不放在眼中了。如今这冀州境内一共有两大军团,其中一只把持在冀州侯裴仁基手中,兵员之前只剩下不到五十万。另外一支,则是冀南八城联合军团,由赵家大将军赵无量执掌!”

    

    “而这八城联军人数要比冀州侯多,具体多少我不知道,但至少也有五十万!”

    

    “至于那赵无量,便是赵无极的弟弟,后者如今在中州倍受荣亲王的倚重,据说如今还是太子东宫的侍卫统领呢!”

    

    孟达道。

    

    “什么?赵无极的弟弟,他是这赵家人?”

    

    凌天闻言惊诧一声。

    

    没想到,赵无极的本家,竟然就在冀州。

    

    而且如今看来,还嚣张的狠呢。

    

    “没错,就是出自这个赵家。他赵家有元神大能坐镇,你说谁能惹,就是冀州侯也是拿赵无量毫无办法,听说这次边疆告急,匈族大军压境,冀州侯大军触之击溃,根本无法抵挡,听闻当夜就被连破边境八城,连城主府都陷落了,如今七天过去,匈族虽然还未打到冀南,但是想来也不会太远了。”

    

    “最起码,赵无量到如今,都没有要出兵驰援的意思。”

    

    凌天怒然起身,“他疯了不成,身为南唐大将,他敢坐视不管?”

    

    “呵呵,先不说赵家和冀州侯的恩恩怨怨,他赵家恨不得冀州侯全军覆没,他好取而代之。就是他想出兵,短时间内,也没有那个战力。”

    

    “我说过了,冀南虽然把持在赵家手中,但是赵家横行无忌,所有人,直指屈服,但却不是顺服,他手中虽有大军,但也都是各大门派和世家众人,谁想为他舍命?所以,那就是一盘散沙,除非打到了家门口,否则他不会出手的。”

    

    “更何况,那叛军在冀州和兖州中间,由肃王率领的精锐大军,至今都还没有动静,他赵无量,就更不敢擅自出兵了。”

    

    “唉,可怜我冀北武者,注定要被匈族血洗了。”孟达摇了摇头,颓然不已。

    

    “可恶,真是该死!”

    

    “赵家么!?”

    

    凌天气的咬牙切齿,双拳握着吱吱作响。

    

    “所以公子,这就是如今冀州的形势,如此,你还想救冀州么?”孟达抬眼问道。

    

    “救,当然要救。”

    

    “但是,这赵家,也非除不可,不除,不足以平民愤,不除,不足以正这正道乾坤!”

    

    凌天冷道。

    

    孟达闻言,眼底隐隐激动,但最后却是摇头。

    

    赵家太强大了,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厉害,但和赵家比起来,还是太过弱小。

    

    “宗主,你可有冀州详细的地图给我?”

    

    良久,凌天忽然问道。

    

    “有,自然是有的。”

    

    孟达连连点头,掏出一枚玉简,递给凌天。

    

    凌天接过,用神念看了一眼,确实是冀州的完整地图,而且要比之前凌天那个,还要详细的多,连八城的军营,都有记载。

    

    “既然如此,在下就告辞了。”

    

    凌天收起地图,便起身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