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72章 询问形势
    一声大喝,却是蒙山宗宗主孟达冲出了大殿,当他看到头顶上那护山大阵,已经无故被毁,当即也是一惊。

    

    这护山大阵虽然破旧,但是能够无声无息就破坏掉,也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难不成,蒙山宗招惹了什么了不得的存在?

    

    难道,是赵家?

    

    孟达旋即看向山门,发现林可儿姐妹正呆立在山门内,于是便飞掠下去。

    

    “可儿,怎么回事?可是仇家找上门来了?”

    

    孟达低声问道:“你放心,如果有人欺负你们,我们蒙山宗就是除名,也绝不妥协,跟他们死磕到底!”

    

    “呃,师父,不是这样的,是...是有人要给我们重做护山大阵!”

    

    林苗儿连连摆手道。

    

    “什么?重做护山大阵?谁找的?你们难道不知道,咱们宗门如今已经很拮据了么?我们哪有灵币让人家重做护山大阵啊,这不胡闹嘛!”

    

    孟达急道。

    

    “呃,师兄,那人的意思,好像是,免费给我做...”

    

    陈师叔两手一摊,无奈道。

    

    “啥,免费的?!”

    

    孟达眼睛转了转,讪讪道;“免费的,免费的还行。”

    

    “但是,你们说,这免费的靠谱不,万一是个骗子,弄到还不如以前的好,怎么办?”

    

    林可儿翻了个白眼,“哎呀师父,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的!不管好不好,人家反正随后就把你那个护山大阵给破了。”

    

    “呵呵,这位就是蒙山宗宗主吧,你放心,我这护山大阵,绝对结识可靠,能够抵挡元神境界的大能攻击倒是不敢,但是对付几个法相后期大宗师,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时,凌天从远处闪烁而至,速度依旧惊人。

    

    “你是...”

    

    看到凌天那惊人的遁速,而且,孟达还无法看透凌天的修为,那么如此,便可以断定,眼前的这个人,远不是他这个层次的存在。

    

    甚至,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修为可能到了法相境界!

    

    这般年轻,就有如此修为,这简直可怕!

    

    那么想来,这护山大阵,可能真的如他所说的强悍了。

    

    “呵呵,在下霍去病,今日到访贵宗,叨扰了。”

    

    凌天笑了笑,便伸手将一个牌子递了过去,“宗主,这便是护山大阵的机关钥匙,你可以试一试。”

    

    “呃,好好好!”

    

    孟达一时间已经反应不过来了。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便用钥匙开启了护山阵法。

    

    嗡!

    

    顿时间,一道嗡鸣声犹如惊天巨钟作响,在山峦间轰鸣而起,大地都在震动。

    

    在所有人蒙山宗武者的惊诧目光中,一道道浓郁至极的各色光幕,渐渐从蒙山宗周围升了起来。

    

    最后,那重重光幕在众人头顶正上方合拢,消失无形。

    

    而后,一道朦朦胧胧的白雾,将山门,也笼罩了起来。

    

    从外面,根本找不到了蒙山宗的入口。

    

    “这...这护山大阵,好,好强!”

    

    足足过了半晌之后,孟达这才反应过来。

    

    呆呆的感受着那大阵雄浑至极的能量波动,浑身都激动的在颤抖了。

    

    这等大阵,就是在二等宗门,也是见不到的啊。

    

    眼前的这个看起极为年轻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这等阵法造诣,简直匪夷所思!

    

    “公子,这般恩惠,蒙山宗无以为报,承受不起啊!”

    

    孟达紧紧攥着阵法钥匙,嘴上却是苦笑道。

    

    “呵呵,无妨,不过是举手之劳,你们也都看到了,并不费事。怎么,都到了门口了,宗门不请我进去坐坐?’

    

    凌天笑道。

    

    易容之后,他的相貌虽然平凡。

    

    但是底蕴毕竟在那里,他负手而立,身影卓然,仍旧是带着一股让人侧目的气质。

    

    “哎呦,看老夫糊涂了,公子请勿怪罪,快快请进,请进。”

    

    那孟达猛拍自己的额头,赶紧将凌天让了进去。

    

    身后,林可儿都是忘了凌天的背影,满是崇拜和倾慕。

    

    虽然,凌天如今的样子,真的不够帅气。

    

    但是那又何妨呢,这个世界,还是强者位尊的。

    

    “呵呵,宗主不必客气,在下只是路过贵宗,待询问一些事情之后,便会离去。不会打扰太久的。”

    

    路上,林可儿将之前在蒙山内遇到赵建南的事情都和孟达说了。孟达自然是连胜感激,凌天则是摆摆手,直言那些不过是小事。

    

    孟达闻言施礼,看向凌天恭谨无比道:“公子叫我孟达便可,否则,在下真的诚惶诚恐。”

    

    “至于公子想要问什么,大可以尽管问,我孟达,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对不会隐瞒。”

    

    凌天颔首,也没有多说什么。

    

    如今,以他的修为,确实可以承受许多人的敬仰了。

    

    毕竟战力堪比元神中期,这等大能者,整个南唐都不多。

    

    在这冀州地域,便更是屈指可数了。

    

    凌天这还是第一次从中州来到冀州,所以身份的转变,还要适应。

    

    蒙山宗主殿客厅,凌天坐在主位,宗主孟达坐在下首,林可儿姐妹端来灵茶奉上,便恭谨退后,站在一侧。

    

    凌天品了一口灵茶,啧啧嘴,味道醇香,入口化为道道热流融入体内,虽然对他修炼听声并不大,茶的品阶也是不高,但是这茶却是清香独特,带着山野间的天然气息。

    

    却也是一番不错的享受,当下轻笑道:“好茶,难得。”

    

    孟达闻言,顿时长老脸出了一口气,顿时露出笑意。

    

    这灵茶乃是他很多年前,在山中寻到的,虽然品阶不高,但是却极为稀少,口感极佳,向来珍惜自己都舍不得饮用,唯有贵客到来时才会舍得拿出来一些。

    

    “公子喜欢就好。对了,不知道公子想要询问一些什么问题,虽然蒙山宗地处偏僻,宗门弱小,但是这消息,还算是灵通。”

    

    凌天沉默少顷,面上流露思虑之色,叹息一声道:“宗主也知道,七天前,冀州烛柱裂苍,烽烟万丈,边疆告急,在下乃是云州武者,不忿那匈族践踏我人族无辜武者,所以便只身前来冀州,向着要杀尽那匈族蛮夷,救我人族于水火之中,但是奈何初到冀州,对冀州情形,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