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67章孤身赴冀北【四更】
    说罢,凌天浑身,看着那数百丈的光华绝壁。

    

    手中雷鸣剑浴火,剑动如笔,铁字银钩,一个个大字,便出现在那绝壁之上。

    

    中州各地,那些观看着阵法光幕的武者和新生,都随着那些字出现,缓缓的念出了声音。

    

    脸色,也随之,变的冷峻起来。

    

    长歌夜月冀北关,

    

    万里长征人不还。

    

    但使赤子战将在,

    

    不教匈族渡川山!

    

    当最后一个山字写完,凌天还剑入鞘。

    

    那绝壁之上,四行剑锋般的字,仍旧浴火。

    

    在黑夜之中,无尽闪耀。

    

    仿佛,那是千军万马,横扫过境。

    

    冲击人心,让所有武者新生,都是心中震动。

    

    在此刻,战意汹汹,犹如燎原之势,爆发开来。

    

    “只要我凌天在,就不会让匈族再犯我人族一寸山河!”

    

    “我凌天乃国之大将,今,虽无法领兵出战。”

    

    “但我,愿为人族一走卒,杀尽来犯之敌!”

    

    “敌纵千万,吾亦往矣!”

    

    “诸位同辈新生,我凌天代你们先行一步。”

    

    “一个月后,我,在冀州,等你们!”

    

    凌天浑身,铮铮而言。

    

    语落,便又转身,牵一匹鎏金战马,背一柄单剑,一步步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那身影,虽然寂寥。

    

    虽然孤独。

    

    但却极致刚强,好似,他便是一座山,便是一道城墙,御敌之外,护佑身后河山。

    

    等他的背影最终消失,中州所有光幕和战榜光柱,也随之熄灭,恢复如常。

    

    但此时,凌天的声音,好像仍旧回荡在每个人的心中。

    

    那四行千钧之诗,好像深深刻在人心上,震荡不觉,久久无法磨灭。

    

    今天刚刚获得龙门魁首的凌天,在王庭还未决定出兵冀州之时,他竟然,单剑匹马,一人独赴冀州参战!

    

    抗旨,拒婚。

    

    甚至连九巇塔的资源,都舍弃了。

    

    这,是何等胸怀,何等气魄!

    

    一时间,这一幕,让凌天原本在这届新生中的高大形象,变得无敌起来。

    

    在十二大学院之中,更是如此。

    

    凌天是学院出身,一路逆袭,到如今成就。

    

    凌天的地位,已经无可取代。

    

    “凌天魁首,你且去,我们很快就到!”

    

    “丫的,三年学期已经满了,大不了就去冀州参战,和那匈族拼了!”

    

    “凌天首席单剑匹马尚不畏惧,我等又怕什么!一个月后,我去冀州参战!”

    

    “我也去!”

    

    “我们都去!”

    

    逍遥学院内,所有人的热情,都被点燃起来。

    

    战意高昂,在中州各大府院,都是如此。

    

    武皇宫军机处外,一众王侯大将,看着那熄灭的光幕,却是一时间,都寂静下来。

    

    这凌天,也太狂了!

    

    而且,这根本就没有将王庭放在眼中啊。

    

    解救冀州,御敌匈族,这是王庭该做的吧。

    

    怎么在今天,王庭该说的,都让这凌天给说了?

    

    而且,还是在王庭未曾正是决定出征计划之前。

    

    这,不是在打王庭所有大将军的脸么?

    

    难不成,他们就不想领兵杀敌?

    

    大将军中,宇文成都气的浑身都在颤抖。

    

    军机处,已经商议决定,这次由他率领大军,前往冀州御敌。

    

    但是,今天凌天不但将中州所有的物资补给全都清空了,如今,他连人心都不放下!

    

    这样一来,就算王庭下旨封他为统兵大将又如何?

    

    风头,还不是全都被他凌天抢光了!?

    

    可恶!

    

    宇文成都气的咬牙切齿,拳头攥的吱吱作响。

    

    如果不是不知道凌天如今在何处,他甚至要直接杀过去了。

    

    “这个狂妄之徒!我看他一个人去冀州,能翻出什么水花来!哼,走,所有人,继续商议!”

    

    半晌之后,荣亲王这才怒喝一声,将所有人,又召回了军机处。

    

    其实,他还是松了一口气的。

    

    他刚才,真的怕凌天是要将他的阴谋公之于众。

    

    如果真的是那样,可就麻烦了。

    

    纵使他依旧能够摆平一切,但是他这么多年所做的一切,也就都白费了。

    

    若是失去了人心,那么他也无法执掌南唐。

    

    ....

    

    中州北部边境,玄武门。

    

    这里,是通往冀州和兖州的必经之路。

    

    就算是阴碧落,也无法用阵法,横渡弱水河。

    

    所以,只能在这里乘船。

    

    “凌天,从这里之后,你就到冀州了,我不能继续送你了。我还要会兖州,那里,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在此之前,暗凌卫仍旧无法给你任何帮助,你自己,要当心了。”

    

    黑色斗篷遮身的阴碧落站在河边,看着黑暗中的波光,粼粼而动。

    

    “呵呵,看你说的,好像我凌天真的需要保护是的。放心吧,如今这南唐,能威胁到我的人,并不多。”

    

    其身后,易容了的凌天淡淡笑道。

    

    阴碧落回身,看着凌天那一张在普通不过的脸道:“不需要保护最好。”

    

    “不过,你下次易容,能不能把自己弄的帅一点,怎么这么普通?”

    

    “少来,易容的目的就是为了不引起注意,搞的帅气,有什么用?能增加战力么?“

    

    凌天翻了个白眼。

    

    “好吧好吧,这样也好,省的你拈花惹草,我走了,你保重。”

    

    阴碧落装作有些不耐烦,便向西飞掠,登上了一艘大船。

    

    “我什么时候拈花惹草了,真的是。”

    

    凌天吐了一口气,也上了不远处,那开往冀州的舰船。

    

    凌湫儿他并没有带着,这次去冀州,形势复杂,甚至他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存在。

    

    所以,凌湫儿还是不带的好。

    

    而且,凌湫儿如今刚刚苏醒不久,武魂虽然强大,但所差的修为还是太多了。

    

    留在中州,让长公主继续调教,等修为够了,在把他接过来。

    

    舰船开动,凌天背着用布包裹着的雷鸣剑和狱炎棍,看着天面,那渐渐在红霞中升起的红日,嘴角渐渐弯起。

    

    “冀州,我凌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