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62章 崔裹儿有请
    凌天拳锋紧握,“不是还有肃王的抚远大军么,怎么也不至于冀州沦陷吧?”

    

    “呵呵,你以为肃王真的会协防冀州么?”

    

    阴碧落冷笑一声道:“别忘了,他们是荣亲王的人,抚远大军存在于兖冀之间,为的,就是钳制两州的大军而已,若是能乐见其中一州大军折损,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反正在杀回去就是了。”

    

    “妈的,这群国贼!那冀州的千万武者不是平白遭殃了?”

    

    凌天顿时火气,一拳落在桌子上。

    

    他万万没想到,军中竟然烂到了这等地步!

    

    为了朋党之争,都不顾南唐武者死活了么。

    

    “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其实这次我师父让我回来,也是让你准备准备,在龙门大比之后,最后脱离中州,前往漠北,一方面可以暂避锋芒,而来也可以历练一下,另外,没有你在,国公的旧部,我们组织起来,也有困难。”

    

    阴碧落喝了一口灵茶,起身道:“不过,照目前的情形来看,你还真的要走了呢,冀州有变,这可能是你的机会。”

    

    “原本想让你去兖州的,如今看来,冀州是更好的选择。”

    

    阴碧落回身,看向一脸阴沉之色的凌天。

    

    “我明白,也却是有这个打算。”

    

    “呵呵,匈族、抚远大军么,我去会会他们好了。”

    

    凌天拳头紧握,眼眸中战意渐渐升腾。

    

    .....

    

    凌天回来没有多久,崔燕就到了。

    

    说是太子妃从武皇宫回来了,召见他过去。

    

    凌天闻言,连忙出了院子,随崔燕前往。

    

    太子妃应该没有多少权利,插手这次冀州的战事,所以才会回来的这么早。

    

    但是一回来便召他过去,那么显然是因为武皇宫上,已经有对于他的安排了。

    

    毕竟,长公主一定已经安排了。

    

    不过,这一次,崔燕却是没有将凌天引到之前的大殿,而是带着凌天一路到了太子妃的寝宫!

    

    这里,基本上除了太子,没有第二个男人来过。

    

    站在殿前,凌天不免有些尴尬。

    

    “进去吧,娘娘在等着你!”

    

    崔燕深深的看了一眼凌天,没有了以往的冷冽,便回身离开了。

    

    “咳咳...”

    

    凌天整理了下身上铠甲,不知为何,鬼鬼祟祟的看了周围,在确定并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之后,这才推门进去。

    

    “侍卫凌天,参见娘娘!”

    

    凌天进入寝宫,抬头看了一眼,却是发现,崔裹儿竟然在旁边的侧房里。

    

    门上挂着轻纱。

    

    而其内烟雾弥漫,透过轻纱,凌天惊叹看到了崔裹儿靠在桶上的一截美背!

    

    这崔裹儿,竟然在沐浴。

    

    简直,是赤裸裸的诱惑啊!

    

    凌天抿抿嘴,除了暗道一声小妖精,也是颇为无奈。

    

    “嗯,你先坐吧。”

    

    “遵命。”

    

    凌天拱手,便在外间客厅的椅子上坐下。

    

    之后,太子妃便再没有了声音,而是自姑姑的沐浴。

    

    甚至最后凌天能透过轻纱,看到崔裹儿出浴,缓缓着上衣衫,那每一个动作,都堪称魅惑到了极致。

    

    要不是凌天定力非常,恐怕早就忍不住了。

    

    “呵呵,听说你把那云顶商行的萧鼎快搞哭了?”

    

    忽然一身香风吹过,换上了轻衣的妖风摆柳的走了出来,坐在凌天旁边。

    

    凌天赶紧起身,站在一旁。

    

    “还是娘娘消息灵通,这都知道了。”

    

    “哼哼,我能不知道么,不只是我,军机处的人都知道,要不是那...”

    

    崔裹儿白了凌天一眼,忽然笑道:“不过,我倒是佩服你啊,你是什么时候傍上长公主这么大一颗树呢?你用了什么法子啊!?”

    

    “难不成,她也...”

    

    崔裹儿的笑,忽然变得暧昧起来。

    

    “嘶,崔裹儿,你注意一下好不好,你再说什么?长公主是我姑姑!”

    

    凌天正色道。

    

    这崔裹儿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哎呦,姑姑,啧啧啧,你这辈分可升的够快的了。”

    

    崔裹儿却是耸耸肩,根本不在意,“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长公主竟然这个时候出现,还力保你。”

    

    “不然,我也是真的没有多少法子了。”

    

    “你知道么,长公主在军机处,可是力排众议,多少人想对付你,都被她给下回去了,长公主太强大了,武皇至今都不出现,她是唯一能够力抗荣亲王的人。啧啧,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而且,长公主的出现,让很多之前看不惯荣亲王的人,都依附了过去。”

    

    凌天颔首,“这些都很正常,但是你叫我来,不单单是说这个的吧?”

    

    “确实不是,军机处正在制定冀州战场的布局。”

    

    “初步定下来,由大将军宇文成都,率领五十万大军,驰援冀州。”

    

    崔裹儿道。

    

    “那我呢?”

    

    凌天蹙眉。

    

    “你的事情很复杂,而且,原本你的资历也不够,想要领兵是不可能了。”

    

    “况且你还是抗旨在先,没将你压入大牢,已经是长公主力挽狂澜了。”

    

    崔裹儿摇摇头。

    

    “所以呢?”凌天上前一步。

    

    “所以,你出了活命外,什么都没有。”

    

    “包括领兵,包括进入九巇塔。”

    

    “你可以去冀州参战,但是王庭不给你一兵一卒。”

    

    崔裹儿看向凌天道。

    

    “这已经很不错了,你把中州的资源都横扫光了,他们都恨你恨的牙痒痒呢。”

    

    “所以,你自己去冀州,怕么?”

    

    凌天蓦然摇头,抿抿嘴道:“我从未怕过。”

    

    他料到会很艰难,但是却没想到,这么惨,连九巇塔,都不让他进了。

    

    不过也罢,那东西现在掌握在那个武皇手中,凌天还真不想进去呢。

    

    孤身一人又何妨,他照样可以培养自己的大军出来。

    

    “那你想什么时候动身?”

    

    “尽快。”

    

    凌天抿抿嘴,便拱手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告退了。”

    

    说着,凌天便要转身离开。

    

    “凌天...”

    

    忽然,崔裹儿叫住他。

    

    “怎么?”

    

    凌天没有回身。

    

    “没事,你...不能死。”

    

    “多谢娘娘挂念。也请娘娘不必担心,区区外族,不足挂齿。凌天,死不了!”

    

    说罢,凌天头也不回的便推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