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61章 阴碧落回归
    凌天推门而入,不过在进门的霎那间,他便浑身微微一震,眸中,精光一闪。

    

    旋即,凌天不动神色,大摇大摆的进了屋子,便开始脱衣服。

    

    “流氓,不要脸!”

    

    果然,凌天只是脱了上衣甲胄,刚要脱裤子,一道冷冷的娇斥便是响起。

    

    紧接着,桌子旁边黑雾弥漫,走出一道身材欣长的曼妙倩影。

    

    “你是谁!”

    

    凌天故作惊诧道。

    

    “少来,你都进阶法相了,我还能瞒得过你?”

    

    那倩影一身黑衣,坐在桌旁。

    

    “呵呵,那你还藏起来做什么?什么时候回来的?”

    

    凌天也不再装了,穿上衣甲,在其对面坐下。

    

    而眼前的这个出现在凌天房间里的女人,正是已经两年未曾出现的阴碧落!

    

    当年,尹洪率领凌家的暗凌卫,在凌天前往中州之前,便消失了。

    

    而两年的时间里,凌天没有收到过暗凌卫的任何消息。

    

    如果不是对暗凌卫的绝对信任,凌天真的要怀疑是尹洪带着暗凌卫逃离了呢。

    

    不过,阴碧落选择在这个时候来中州,现在不会是巧合。

    

    “我也是刚到不久,很巧,看到你在跃龙山那一跃成龙的胜景了。”

    

    阴碧落耸耸肩,仍旧是那熟悉的,不男不女的嗓音。

    

    “呵呵,什么一跃成龙,我一点儿都不在乎。”

    

    凌天摆摆手,“不过,你这次回来,是有大事吧?”

    

    “嗯哼,怎么,不贿赂我一些,就想从我这里套消息?”

    

    阴碧落娇笑一声,那声音,倒是有些抚媚的感觉。

    

    “喂,我可是你的主子!”

    

    凌天摊手,“碧落,你怎么变皮了?这不像你啊!”

    

    “切,两年了,你以为我没变?再说,我可不承认你是我主子啊,少来主仆这一套,没有的事!”

    

    阴碧落翻了个白眼。

    

    “好吧好吧,正好,这个东西给你。”

    

    凌天想了想,手掌一翻开,便从戒指里,将那紫齑雷珠拿了出来。

    

    “诺,刚从石头里开出来的,还热乎着呢,送你了。”

    

    “这还差不多!”

    

    阴碧落将那雷珠接过去,爱不释手的把玩了一会,这才满意至极的收了起来。

    

    这紫齑雷珠科室好东西,虽然如今阴碧落的修为,也到了法相境界,但还是很需要的。

    

    “现在,可以说了吧。”

    

    凌天给阴碧落又斟了杯茶水道。

    

    “我这次回来,确实是有任务的。”

    

    阴碧落收起的神色,再度便的冰冷,“两年前,我们暗凌卫除了一部分留守啸风镇外,其余的,都跟着师父,去了漠北战场!”

    

    “漠北战场?!‘

    

    凌天眉头一挑,“你们去那里做什么?不知道我在这中州水深火热,险些都要丢了性命了!”

    

    “我们当然是有原因的,再说你这不是活的好好的么!”

    

    阴碧落翻了个白眼继续道:“我们去炎州,自然是为了凌国公曾经的旧部!”

    

    “那是凌国公最为仪仗的一股力量,你想要振兴凌家,但凭你成长是不够的,那股力量,必必须要找回来才行!”

    

    凌天讶然,也是想到,凌国公曾经征战沙场,军功盖世,当年自然是拥有一支大军的。

    

    “那股力量,如今还在漠北军中?”

    

    阴碧落摇摇头,“你也别来得及高兴,凌国公的大部分旧部,如今都在兖州侯帐下。”

    

    “兖州侯?”凌天眼中,闪过罗子珺的样子。

    

    “嗯,当年跟凌国公要好的重臣,一个是崔国公,另外一个,就是曾经的第一人兖州侯,凌家倒了之后,凌国公的旧部,大多数都投奔了兖州侯,而兖州侯,也对他们不薄。最起码,没有继续遭受荣亲王的迫害。”

    

    阴碧落颔首道。

    

    “那你们这两年,难道是在召回那已经投奔在兖州侯下的旧部?”凌天沉吟一声,总觉得,也并不是一个好办法。

    

    这些人已经在兖州侯帐下那么多年,有多少,还能再重用呢?

    

    而且,挖兖州侯的人,看起来,也不好。

    

    “那到没有,兖州侯其实也算是凌国公的人,在之前,凌国公和兖州侯,情如兄弟,只要我们有需要,兖州侯也一定会鼎立相助的。”

    

    阴碧落摇摇头,继续道:“我们这次去,其实是为了那曾经散落在北荒上的残余旧部。”

    

    “当年,凌国公的旧部之多,遍布各军,后来大部分投奔兖州侯,但是还有相当一部分,越过边境,进入了偌大的北荒之中,不知所踪了,我们为了的,就是这么一支力量。”

    

    “北荒?”凌天搓搓手,“那是如今匈族的地界了。”

    

    “没错,匈族飘忽不定,北荒疆域极其大,那些旧部进去其中,若是避世不出的话,也不易找的到。”阴碧落点点头。

    

    “好吧,原来是这样!”

    

    凌天深吸一口气,“那这次烛柱裂苍,你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么?”

    

    “我也是刚到不久,看到那烛柱裂苍,也是吓了一跳。不过,也是不是突然发生的,我们早有预料,只不过,没想到发生的这么突然。”

    

    阴碧落想了想,“这要从漠北的战场情况说起,漠北战场,其实指的就是兖州和冀州与匈族北荒接壤之地,那里地质恶劣,匈族每每南下侵略,必将通过那里,所以漠北连年征战不断。”

    

    “其中,一共有三支大军,最强的,是王庭管辖,由荣亲王之子肃王执掌的抚远大军,兵员足有数百万之多,聚集在兖州和冀州之间。其次,便是兖州侯率领的兖州军,兵员不如抚远大军,实力也稍差一些,主要负载兖州防线。”

    

    “最后,实力最弱的,就是冀州军,兵员最少,实力也最差,但是因为冀州山势险要,所以收到匈族的威胁也最小,一直以来,也没有什么危机的情况发生。”

    

    “但是在三个月前,我们在北荒寻找国公旧部的时候,意外发现匈奴在大举集结,有大规模南下的征兆,当时我们传信给兖州侯,让他严加防范,但是没想到,这次匈族竟然是要对冀州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