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55章 神秘的天禁矿墟【三更】
    人群也一窝蜂似的跟在他们身后,最后萧鼎带着凌天,来到了云顶商行的后院,而这里占地面积极大,像是一个露天的库房,但是目光所及,周围都是重重阵法,守卫森严至极。

    

    一看,便知道是云顶的重地。

    

    而此时,空地之上,摆放这一堆漆黑漆黑的矿石,足有上千块!

    

    矿石之上,有的已经标记上了字号,一群云顶的管事,正在检查矿石。

    

    “你们都下去,这批矿石,不用入库了!”

    

    萧鼎进入阵法,直接扬手让那些管事退下。

    

    “凌天,我们就赌这些石头,如何?”

    

    萧鼎让开身,指着那千余块石头笑道。

    

    “甚好!”

    

    凌天在那些矿石上扫过,眼底,也是闪过一丝异样,这石头,确实有些诡异。

    

    又有些熟悉,很像是之前在珍宝阁,开出涅槃灵蝶的那种矿石。

    

    扫了一眼,便知道不简单。

    

    “喂,这样并不好吧,这些石头都是你云顶的,你做了手脚走么办?谁知道你事先有没有偷偷看过这些石头?这样不公平,应该找别家的石头来对赌!”

    

    不过,凌天身后的秦邵阳却是嚷道。

    

    “说的没错!”

    

    步非烟等人,也是深以为然。

    

    “呵呵,不必了,这些石头,不是多看两眼,就能鉴出来的,鉴术不高明,就是看上个三天三夜,也是没用。”

    

    凌天却摆摆手,表示不在意。

    

    “哈哈,如此能看的出来,你确实是个行家。”

    

    萧鼎拂动颌下黑须,“公子,请吧,你想具体怎么赌?”

    

    凌天走进场地,此时场中,除了他和萧鼎之外,再无他人。

    

    凌天边走边看,一边又摸摸石头,沉吟道:“老规矩吧,各选三块对赌,三局两胜!”

    

    “哈哈,好!一言为定!”

    

    萧鼎眉头一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只选三块?还三局两胜?我看着石头不一般,他能保证百分百的出东西?”

    

    步非烟看着场地中闲庭信步的凌天,不禁疑惑道。

    

    “咦,这石头看起来好奇怪,难道是来自天禁矿墟?”

    

    这时,崔湛却是蹙眉。

    

    “什么,天禁矿墟的矿石?”

    

    步非烟闻言,脸上便闪过骇然之色,拉着步璇音向后退了几步。

    

    好像那些矿石很可怕一样。

    

    “你们咋了?这天禁矿墟是什么地方,有什么不一样么?”

    

    林焱焱懵懂,怔问道。

    

    “确实有些忌讳!”

    

    崔湛颔首,沉声道:“天禁矿墟,位于漠北,或者说,是位于如今匈族掌控的北荒地带,那里有一道横亘十几万里的禁天峡谷,天禁矿墟,就在那峡谷之中!”

    

    “也正是这道斜谷,将我人族和匈族分裂开来,是为天险,但是千百年来,匈族渐渐势大,已经跨越禁天峡谷,占领了峡谷南侧方圆万里的土地。”

    

    “天禁矿墟,也被匈族所控制,矿墟内,传说曾经宝物无数。但是随着矿墟的开采,其内挖出来的矿石,越发的难以鉴定,而且,矿石之内,还带着某种诡异的东西,凡是沾染者,生机会莫名流失,最后心血干涸,寿元耗尽而暴毙!!”

    

    “不仅如此,还有传言,那矿墟如今已经成了禁地,擅闯着,十有八九都会老死在里面,不论人族亦或是匈族妖族,都不行!”

    

    “所以,有传言那矿墟是不祥之地,鉴石之人会受到命运诅咒,就算是匈族,后来也放弃了那片矿墟!”

    

    崔湛沉声说完,周围,都是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我靠,生机流失,心血干涸?这也太邪乎了吧,那既然这么可怕,这些石头是怎么来的?”

    

    张恺风都不仅后退了两步,离那漆黑的矿石远一些,此时,他怎么看那黑黑的石头,都觉得很厌恶。

    

    这些石头,确实看着挺邪门。

    

    “呵呵,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灵币够,就有人不惜性命,将矿石从天禁矿墟里运出来,这些石头,看起来都是天禁矿墟深处的矿石,想来单单是这些矿石原石,价值就已经不是小数目了。”

    

    沈天炼沉声道。

    

    “哈哈,崔公子不愧是豪门之后,慧眼如炬!”

    

    萧鼎负手笑道:“没错,这些矿石就是来自禁天峡谷的天禁矿墟,而且还是深处,这千余块,就花了我云顶数百亿灵币!”

    

    “凌天,这些矿石,可邪门的很,若是你惧怕那诅咒,可以现在认输。”

    

    “否则,到时候你连命都赌没了,可就不好了。”

    

    他斜眼看向凌天,以为后者听完之后,会知难而退。

    

    不料,凌天却是已然伸手拍了拍一块西瓜大的石头,扔了出来,“呵呵,这就不劳萧掌柜担心了,我们还是定时间吧,一盏茶时间为限,超时者,算输!”

    

    “哼,你倒是好大的口气,一盏茶?老夫怕你不成!?”

    

    见凌天仍旧那副嚣张至极的模样,萧鼎便气不打一处来。

    

    但是凌天太猖狂,一盏茶的时间,从这千余块天禁矿墟矿石中选三块对赌,就是他,也绝不敢夸下这般海口!

    

    但是,凌天已经提了,他作为云顶大掌柜,也不能讨价还价,当即走进石堆,开始小心翼翼的鉴石起来。

    

    天禁矿墟的诡异,不是传说,他曾经就亲眼目睹过有神鉴门的师弟被这种矿石诅咒,生生老死在他们面前。

    

    那种眼睁睁看着生命枯竭的恐怖死像,让他如今都是心有余悸。

    

    不仅如此,他的师父,久负盛名的神鉴子便是在进入天禁矿墟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如今已经有几百年了,而这,他一直都未曾向外界透露过。

    

    神鉴门如果没有了神鉴子,那么也就失去了传奇的色彩。

    

    所以,尽管他知道自己的师父极有可能已经死在了天禁矿墟,但也守口如瓶!

    

    反观另一方,与之萧鼎的小心谨慎相比,凌天一如既往的闲庭信步,好似走马观花。

    

    手指在一块块大小不一,奇形怪状的矿石上扫过,体内强大的剑影,也随之在其内席卷而过。

    

    但其实,凌天心中,却也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轻松。

    

    这些矿石,还真的让他有些意外。

    

    矿石漆黑,比之前在珍宝阁看到的那些矿墟边缘开采出来的石头,还要黑!

    

    而且质地极其坚硬,甚至其坚韧程度,寻常天器,都无法将其撼动。

    

    不仅如此,凌天的剑影在深入其中之后,就遇到一股强大的粘稠力量阻碍,有些类似在钧天道场碰到的那座黑山,但是除此之外,凌天也感觉到了某些石头中,那种可以吸取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