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47章相位之战 【三更】
    “还可以...”

    

    凌天嘶哑的呢喃了一声。

    

    旋即,旋即他缓缓的抬起头,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是眼眸中,却满是冷笑!

    

    不过,凌天此时也没有看起来,那么的好受。

    

    他如今的浴炎之体是很强,特别是在龙凰至尊决的加持之后。

    

    但是,沈天炼的枪技,也是属于秘法级别,攻击力还是很强的,凌天在被吞没的瞬间,没有战铠保护的地方,便直接被撕裂开了血口,但凌天肉身的恢复能力太强了,几乎转眼之间,便修复过来,从外面,根本看不出凌天有什么大碍。

    

    要不是凌天如今的肉身惊人,放在之前,就算是他底牌尽出,恐怕不死,也要重伤。

    

    凌天的手在嘴角上摸过,将那一丝鲜血抹掉。

    

    而后,一双战意的眼眸,盯着沈天炼,那泛着火芒的眼瞳之中,却是有着一点点凶戾杀意攀爬涌动起来。

    

    嘭!

    

    眼瞳之中的杀意陡然间强盛到极点!

    

    此时的他,犹如一尊战神降临,配合着那一身的火焰和羽翼,猖狂到了极点。

    

    “吼!”

    

    低沉的龙吟之声再次响起,也是在此时自凌天体内,血液开始沸腾,一股若隐若现的龙影,在凌天身上的火光中闪烁。

    

    “沈天炼,你还有什么招数,尽管放马过来!”

    

    龙血霸体决之下,凌天体内的血脉之力,已经有了些许龙族的味道。

    

    甚至让广场的观众,险些以为此时站在战台上的是一个龙族妖兽!

    

    沈天炼望着那声势惊人,越发强盛的凌天,眼神也是阴沉下来。

    

    “呵呵,是么?那你在试试这个!”

    

    旋即沈天炼,单手放在胸前,做出一个玄奥的印决,霎那间,身后黑红的光芒伴随着黑麒麟武魂暴起,愈发的耀眼。

    

    “我就不信,我沈天炼一生无上荣耀,还奈何不了你这么一个卑微武者!”

    

    怒笑之声,同样也是自沈天炼嘴中传出,面对着这似乎和他平起平坐了的凌天,他显然也是被激出了真正的怒火,今天若是连凌天都收拾不了,那么他在半个月前放出的豪言,岂不是要让他自己丢尽了脸面?

    

    “黑麒相位!”

    

    沈天炼手印变幻,那张面庞,也是在顷刻之间,变得神圣起来。

    

    唳!

    

    下一刻,一声麒麟尖鸣声,也是在此时自沈天炼体内响彻而起,其身后黑红光芒化作一头黑色的麒麟虚影,不大,但是栩栩如生,在众目睽睽之下,凝聚在沈天炼的身上!

    

    麒麟头颅出现在沈天炼身前,而麒麟之尾巴,则是在沈天炼身体之后。

    

    配合着那一对儿红雲羽翼,此时此刻,沈天炼如同妖化了一般!

    

    一时间,凶威盖世!

    

    但不管怎么说,沈天炼的气势,在这个时候,竟然再次暴涨了!!

    

    “这是相位!”

    

    “没错,沈天炼作为南唐这一届的第一天才,果然已经修成了相位法决!”

    

    “这是真正的相位法决啊,比起之前林非凡的那一个,要强大多了!”

    

    “那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比不了的!”

    

    “如今看来,凌天还是难道一死啊!”

    

    看到沈天炼这个时候竟然祭出了麒麟相位,那些压了沈天炼的武者们全都从惊恐中,回过神来。

    

    毕竟,如果沈天炼输了,他们之中很多人,是要倾家荡产的!

    

    “哼!”

    

    贵宾席上,一声冷哼响起,同时,一股阴冷大势,蔓延而开,众人都是循声望去,却是发现,主位的龙椅之上,竟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荣亲王!”

    

    “参见亲王殿下。”

    

    众人惊诧,没想到,一直未曾出现的荣亲王,却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

    

    “都起来吧!”

    

    荣亲王脸色阴沉,黑到了极致,似乎是在强忍着心中的怒意是的。

    

    不过,这时却有一人忽然从贵宾席上站了起来,冷峻道:“荣亲王殿下,您这似乎不妥吧,那是龙椅,只有当今武皇,才有资格坐,您是何等身份,岂有资格做龙椅?!”

    

    “另外,我也想问,这此龙门大比,武皇陛下,还不准备主持么?陛下,他如今在何处?!”

    

    此人声音落下,贵宾席上,噤若寒蝉。

    

    谁敢这么和荣亲王说话,不要命了?

    

    众人看去,却是发现,说话的竟然是监察御史,陈玄龄!

    

    他是监察百官的职责,手持仿品泰阿剑,在长安,鲜有人敢招惹。

    

    没想到,如今连荣亲王,他都不惧。

    

    “哼,你也配询问武皇行踪?而且,本王是奉皇命主持大比,陛下不在,本王坐了又怎样!?”

    

    荣亲王冷道。

    

    “既然如此,那陈玄龄,也只能秉公办事了!”

    

    陈玄龄说着,就要拔出后背上的泰阿剑。

    

    “玄龄,稍安勿躁!”

    

    身后,李克按着陈玄龄的肩膀。

    

    “不用劝我,我乃监察御史,如果这种僭越之事都不闻不问,还配做人臣?”

    

    陈玄龄却是心意已决。

    

    眼看着陈玄龄就要挑战荣亲王威严的惊险时刻,一声龙吼,忽然间从王者战台之上响起,那龙吼之声,带着阵阵龙威,透过结界,席卷开来,龙威之精纯,让贵宾席上持剑而立的陈玄龄,都是为之一声,惊诧不已的看了过去!

    

    吼!

    

    果然,此时王者战台之上,浑身浴火犹如战将的凌天,也有异变!

    

    此时龙凰至尊决直接开启,凌天体内,霸道的炎龙血脉开始沸腾,犹如洪流一般激荡,血脉之力透过体表,古老而霸道的龙吟响彻,接着,那浑身上下的火光,却是在凌天身体表面凝聚,远远看去,竟是化为了一头浑身闪烁着火焰的翼龙!

    

    火色翼龙在凌天的身上蜿蜒盘踞,一种无法言明的威压在这片天地间弥漫开来,令得所有人都是感到了压制之感,那种感觉,就犹如眼前的凌天,是一个不可一世的王者一般!

    

    “这,这也是相位!凌天竟然也拥有相位之力!”

    

    那些武道老者目瞪口呆的望着凌天身上逐渐轻易的火龙身影,突然身体激烈的颤抖起来。甚至连声音都是变得有些哆嗦了。

    

    凌天太可怕了,底牌不断!

    

    渐渐的,他们对沈天炼的信心,已经没有了。

    

    如今,他们开始为那些押出去的大量灵币,感到肉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