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37章 混元宝镜 下注风波【三千大章】
    “呵呵,有姑姑的这句话,那我便放心了。”

    

    凌天笑道。

    

    “还是让我护送你们走一段吧,这附近都是荣亲王的人,可能你们还到不了跃龙山。”

    

    这时,罗子珺也闪身出来,握着一面镜子笑道。

    

    “你有办法?!”

    

    凌天蹙眉看向那镜子,他能看的出来,这是一件品阶很高的宝器!

    

    “嗯哼,当然,不然你以为我作为兖州世子,在遍地都是荣亲王眼线的情况下能到这里?”

    

    “这是我兖州至宝混元宝镜,有遮蔽气息甚至扰动些许天机的作用,有了它,我们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去跃龙山了。”

    

    罗子珺晃动着宝镜笑道。

    

    “混元宝镜?扰动天机么,倒是好东西,那多谢罗将军了。”

    

    凌天拱手道。

    

    “别,你少和套近乎,我可以送你们过去,但是看在秦姑娘面子上,还有,我对你也有条件!”

    

    罗子珺抱着手臂道。

    

    “什么条件?”

    

    “我听说你炼器挺厉害的,这样吧,到时候给我炼制一把极品兵刃吧,还有,听说你写诗也挺厉害,给我写首诗,还有,听说你还会奏曲...”

    

    罗子珺还在煞有其事的说着,但是凌天的脸,却是越来越黑了。

    

    “罗将军,你这,都想要,是不是...你还是选一个吧!”

    

    凌天打住罗子珺。

    

    “不,就三个!”

    

    “一个!”

    

    “那选两个!”

    

    “成交!”

    

    “好,你给我锻造一般兵刃,然后,在写一首诗。什么小曲儿的,有机会我再赚你个人情再说。”

    

    罗子珺拍拍手,得意道。

    

    “唉,行吧行吧!我们赶紧走吧!”凌天摸着额头。

    

    罗子珺耸耸肩,舞动手中的混元宝镜,那宝镜便射出一道光芒,将几人笼罩。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偷偷出去了,只要不被人看见,就没人能查到咱们的气息。”

    

    “厉害了,走!”

    

    凌天也深深看了一眼那混元宝镜,召唤小青拉上秦明月,绝尘而去。

    

    身后,罗子珺也召唤出一匹漆黑战马,紧追而去。

    

    天绝山阵法已经乱了,而且面积之大,就算是外面的荣亲王,也无法将所有地区都监视起来。

    

    凌天几人找到了一条小路,便出了天绝山。

    

    正如那罗子珺所说,这混元宝镜确实厉害,一路上,根本没有人找他们的麻烦。

    

    而凌天也放下心来,路上,便将那从天绝山内得到的战甲还有狱炎棍和雷鸣剑重新用红雲纹晶铭刻了一番。

    

    但是,过程还是很惨烈的。

    

    看着那一块块红雲纹晶破碎,纵使凌天,心头也在不住的颤抖。

    

    最后,凌天将狱炎棍,雷鸣剑还有战甲和面具全都铭刻完毕,一共消耗十六块红雲纹晶!

    

    成功率刚刚到了两成多一些而已。

    

    此时此刻,凌天也终于明白,为何见过那么多的法相大宗师,但是却从没见过他们拥有这火红羽翼的。

    

    实在是太难了,这十六块的红雲纹晶的价值,恐怕就算是淳亲王府那般的底蕴,都拿不出来,更别说五大世家和各个侯府了。

    

    恐怕只有荣亲王府能拿的出来了。

    

    所以,那荣亲王在沈天炼上,可算是没少下血本了!

    

    “沈天炼,半个月前,你说要杀我。”

    

    “现在,我很快就要到了,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小青背上,凌天一声黑甲,一头银色的白发,在杨广的照耀下,闪烁着晶莹的光泽,让凌天英武的脸上,更显的帅气非凡!

    

    ....

    

    半月的时间,如同白驹过隙,早已不知不觉过去。

    

    今日,乃是龙门大比的决战。

    

    万众敬仰的昆吾学宫沈天炼,将和本届第一大黑马凌天,进行龙门魁首的终极一战!

    

    同时,胜者,也会成为南唐第一个驸马,迎娶当朝天女。

    

    谁能名震南唐,豪取榜首,为天骄翘楚之最,所有的一切悬念,都会在今日揭晓。

    

    龙门魁首,当极致荣耀,享尽荣光。

    

    所有人,也都在期待着,谁会成为这一届新生中的第一天骄翘楚。

    

    今日,整个跃龙山周围,早已人满为患,广场之外各处围观之地的人群,更是往常的数倍不知。

    

    天还未亮,跃龙山四方便已经汇聚起,数不清的武者身影。

    

    而在这个半个月的时间内,各大皇族,世家豪门,以及宗门大势力,都在附近盖了临时的楼阁,以供自己的人休息。

    

    毕竟跃龙山上的广场,能容纳的人数是有限的。

    

    除此之外,在跃龙山下的正中大道上,伫立着一座巨大的楼阁,楼阁正中间,乃是一方巨大的石台。

    

    而这,便是云顶商行新设立的决赛博彩楼。

    

    在这里,任何人,都能投注。

    

    选出自己认为的龙门魁首。

    

    等大比之后,便会知道输赢。

    

    石台极大,中心闪烁着漩涡形状的光芒,石台以精湛的雕工刻出许多鸟兽图案,在辅以奇珍异宝点缀其中,贵气十足。

    

    而石台周围,此时已经围满了人,熙熙攘攘,是不是的咬牙将手中的灵币扔进漩涡之中,而后拿着那弹射出来的牌子激动不已。

    

    这些,都是来投注的。

    

    而这种情景,已经进行半个月多了,半个月里,无数武者通过云顶商行在整个中州设置的博彩楼开始设置下注。

    

    虽然宫府院的生员可以通过手中的身份牌子下注,但还是愿意来这里下注,毕竟这里比较热闹。

    

    而且出手阔绰者,还能小装个比,何乐而不为呢。

    

    而这跃龙山下的博彩楼,是整个中州,最大的一个,因为距离跃龙山最近,位置也最好,所以半个月来,都是人满为患,很多出手阔绰的公子哥们,都会掀起阵阵高潮。

    

    如今,眼看着魁首决赛就要开始了。

    

    前来投注的人更多,而且一掷千金的人,更是极多,那些豪门大拿,此时此刻,都才真正的出手,都想赶在最后关头,好好赌上一把。

    

    “啧啧,真是有趣,凌天和沈天炼之间的赔率,居然在一赔九呢,看来这次投注没有什么意思了,大家都觉得沈天炼必赢,还怎么玩?”

    

    “呵呵,别闹,这大赔率,才有意思呢,你可以压凌天啊,万一凌天赢了,你可赚大发了,到时候再去秦淮玩她大半年,岂不快哉!”

    

    “切,你少框我,你说的好听,你怎么不下注凌天?!”

    

    “其实凌天真的好强,半个月前他一路横扫,那一路连胜下来,让很多人都发了大财,据说让云顶商行直接赔了千亿灵币!”

    

    “但是这一次,看来云顶商行,还是将宝压在了沈天炼身上啊!”

    

    “那是必然,你要知道,云顶商行背靠的是谁!而沈天炼,又是谁的人!?这且都不说,沈天炼如今什么修为?战力之恐怖,无人能知道其深浅,而凌天呢,他虽然强横,但是也只能横扫金身境界的天骄,想要成为沈天炼的对手,凌天得先凝聚法相才行!”

    

    “没错,但是凌天坏就坏在他的肉身太恐怖了,这么恐怖的肉身,他无法内外同修,根本没可能凝聚法相,更何况,还是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所以,大家才会都认定沈天炼会赢!”

    

    “那得了,还说毛线,都压沈天炼吧!”

    

    看着石桌上,凌天和沈天炼的赔率,众人皆是议论纷纷。

    

    虽然一比九的赔率很诱人,中一把,可就真的上天了,但是事实摆在那里,几乎所有人,还是压了沈天炼。

    

    此届龙门大比,凌天可谓是万众瞩目,赚足了眼球,让一众出身平凡的武者,都大受鼓舞,甚至,他已经成了寒门崛起的楷模!

    

    在十二大学院之中,凌天的声望极高!

    

    可惜……

    

    许多人摇头叹息,可惜,他最后面对的,是那个不可能战胜的沈天炼。

    

    一切,都是徒劳。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挤开人群,将一对儿棍棒别再腰间,来到石台前,想也不想直接掏出一大堆灵币,全都压在了凌天的身上!

    

    哗!

    

    灵币融入漩涡,价值竟然有十几亿下品灵币,这已经算是压给凌天身上的大数目了,当即引起了许多人的注视。

    

    “我靠,你这个人傻吧?有钱没地方花不成?这凌天必输无疑,你拿前打水漂玩?”有人瞧得此幕,当即噗呲一声就笑了出来,指点道:“你也别太贪心,还是押给沈天炼吧,最起码稳赚不赔!”

    

    “嘿嘿,就你们这些鼠目寸光,也想着劝我?都给小爷我闪开,后面还有人呢,别挡着道!”

    

    这人,正是赶来的秦邵阳。

    

    凌天在出了天绝山之后,就让小影带着储物戒指回到了逍遥学院报平安,并且让他们直接上路,在跃龙山等着自己。

    

    而凌天格外嘱咐的,正是这次云顶的博彩!

    

    凌天放话,让他们所有人,倾尽所有,都押给他。

    

    他,要让云顶商行直接赔到死!

    

    “哼,白痴。知道那凌天是你们逍遥的人,还想给他打气?最终,这些灵币,还不是配给我们!”

    

    恰在此时,一道冷哼声响起,却是见到两个身影坐着轮椅挤开人群,正是那被废了的马烈和刘秀!

    

    两人到了石台前,直接扔出两个储物戒指,一大堆灵币源源不断的融入漩涡,看向秦邵阳的神色充满嘲弄。

    

    “三百亿灵币!两位世子一出手,便是各三百亿,真是阔绰啊!”

    

    他们的出现,倒是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

    

    三百亿都压在了沈天炼的身上,也算是极大的手笔了。

    

    虽然他们都被凌天废掉了,但是两大侯府的财力,还是不可小觑的。

    

    “哈哈,我当是谁,这不是被我姐夫如猪狗一般废掉的马烈刘秀么,怎么,被废了也不消停,还要赔点钱?”

    

    秦邵阳嗤笑一声,反唇相讥。

    

    “哼,你算什么东西,跟我们废话?滚下去!”

    

    马烈的眼中闪过一些杀意,怒骂道。

    

    “呵呵,你们倒是很大的口气啊,他们算什么东西?那你们两个废物,又是什么?!”

    

    就在两人针锋相对之际,一道不屑的声音响起。

    

    却是纳兰俊和欧阳克,带着一众逍遥生员,走了进来。

    

    话音落下,他们两个就都扔出一个戒指,石台光芒闪烁,最后停在了五百亿灵币数字之上。

    

    两人,都是各出五百亿,全都压给了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