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35章 武皇再现 何为圣魔
    槊已经不能用了,凌天将那铠甲收了起来,这东西他过两天,确实还要用的。

    

    将古井周围的灰尘全部扫去,凌天倒是想看看,这灰尘之下,还藏着什么。

    

    但是除了那断槊和战甲之外,凌天在灰尘中,只找到了一本秘籍。

    

    这本秘籍的封皮是黑色的,上面的文字,也都是古篆字,原本凌天以为会是太初经,但是捡起来发现,并不是太初经。

    

    也不是秘法武技,而是一本槊谱!

    

    “破军槊谱!”

    

    这是一本槊类武技,虽然名字只有两个字,但是这破军二字,却让凌天心中震撼。

    

    破军,破军!

    

    凌天看着眼前的槊谱,脑海中,仿佛看到了一个身着黑色战甲,手擎大槊,跨着坐下战马,于大军之中冲杀的身影。

    

    纵千万人吾往矣!

    

    这,可能都是战将的破军之志吧!?

    

    “老祖宗,我知道这东西是你留下的,放心吧,我会传承下去,重振凌家的荣耀!”

    

    凌天将这些遗物都收了起来。

    

    破军槊谱品阶很高,超过了如今凌天所有习练的武技,天阶品级的武技功法,凌天还是第一次接触。

    

    但如今,还不是修炼武技的时候,凌天走在古井边,向下看了一眼。

    

    天绝山的秘密,都在这井里,他倒是想看看,这井中,到底有什么!?

    

    “嗯!?”

    

    不过,凌天看去下,眉头便是紧蹙。

    

    因为这井口之内,黑漆漆一片,除了混乱的空间风暴,凌天什么都感觉不到。

    

    天绝山最核心深处的古井,就是这样子?

    

    武皇难不成是死在了空间风暴的绞杀之下?

    

    “凌天,这口井我之前就仔细检查过了,还真的有不少问题!”

    

    桃夭夭也从桃园里出来,站在凌天头上道。

    

    “你有什么发现?!”

    

    凌天拄在井边,问道。

    

    “第一,这口井,我们曾经见过类似的,你还记得那重霄宗遗迹中,最后的祭坛上的两口井么?”

    

    “当然记得,有一口是通往归墟道场的,而另外一个,你是说,只能出不能进,是另一方世界通往这个世界的出口。”

    

    凌天颔首道。

    

    “没错,那个井,是出口,而这口井,就是入口!没想到吧,它就在这里了!”

    

    桃夭夭耸耸肩膀,饶有兴致道。

    

    “你说什么?这,这口井,是入口?!是通往重霄宗曾经所在的那个世界的?”

    

    凌天指着黑漆漆的井口,怔然问道。

    

    他可是真的有些无法相信。

    

    “嗯哼,绝对没有错。”桃夭夭撇撇嘴。

    

    “那之前炎脩说武皇在井下已经死了,这又是怎么回事?这没有道理啊?如果按照你所说的,这应该是一个通往另外世界的通道而已,根本不是用来困杀武皇的啊!”

    

    凌天不解,这其中,有很多问题,还是无法解释的。

    

    “别的我不知道,但是我能确定,这绝对是和重霄宗遗迹的那口井是对应的。而且,如今这口井,已经被破坏了!”

    

    “我也终于明白了,有人布置了七杀大阵,不但吸收龙脉能量,让这妖族壮大,而利用妖族和阵法,不断的破坏这古井阵法,一千多年了,就算是这阵法再强大,也绝对经不起这么折腾了。”

    

    桃夭夭叹息一声道。

    

    “这井阵法,被毁了?!”凌天问道。

    

    “差不多吧,反正现在有人想跳进去,绝对是一个死。”桃夭夭颔首。

    

    “那这又是为什么?!”

    

    凌天紧骤眉头,原本以为这井是困杀武皇的,但是如今却知道这井是传送通道,而荣亲王布置大阵,却是要破坏这口井,他目的究竟是什么?”

    

    凌天拍着井沿,却忽然发现,这井口边上的石头上,貌似有字!?

    

    他赶紧俯身开去,发现这些字都很小,好似经历了千年的风吹雨打,和阵法侵蚀,模糊不清,凌天看了好久,也没有看清楚。

    

    这些字,好像是古篆字,但又像是打乱了顺序,又掺杂了什么东西,让凌天一时间,也是摸不着头脑。

    

    “这些是个小阵法。”

    

    这时,桃夭夭从凌天头顶上跳下来,伸手在那些小字之上拂过,下一刻,一道光影,便忽然出现在了凌天眼前!

    

    嚯!

    

    霎时间,一股威严无比的气息爆发开来,虽然不甚多么强大,但是那一股皇者之威,还是让凌天不禁退后了两步。

    

    “朕乃南唐武皇!”

    

    一道声音响起,凌天揉了揉眼睛,却是赫然发现,这突然出现的身影,是一个身着龙袍的人族武者,他盘膝坐在井口旁,脸上,满是自责和悲戚,一双眼睛,遥望远方,看起来,很是寂寥。

    

    他自顾自的说着,乃是一段残留的影像。

    

    “曾经,朕因为追求武道,修炼天魔经,铸成大错。”

    

    “一念为圣,一念,便为魔。”

    

    “朕曾经问过怡妃,何为圣人,何为恶魔。”

    

    “怡妃告诉朕,圣人,可以为了全世界,而牺牲他最爱的人。而恶魔,可以为了他最爱的人,灭了整个世界。”

    

    “今,天心魔渐盛,朕枯坐此处百年,终于决定,朕不能负了天下人,今天朕以身灭魔,若还有再回日,朕愿意放弃天下,陪佳人牧马高歌,快活百载!”

    

    “朕,唯一心愧之,唯怡妃。”

    

    “朕失言了,朕,做不成恶魔了。”

    

    那光影说罢,两行泪水,便流淌下来,旋即,整个光影便破灭掉了。

    

    “这...”

    

    凌天怔然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他没想到,当年武皇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难道,一切都是因为那天魔经?

    

    “何为圣人,何为恶魔。怡贵妃说的真好。”

    

    秦明月在凌天身后,不由的叹息了一声。

    

    她看着凌天,很想问他,他是想要成圣,还是成魔,但是最后,秦明月还是没有问出口。

    

    凌天似乎知道秦明月所想,回身笑道:“放心吧,我本无意当什么圣人,为了你,纵使有那么一天,我甘愿为魔!”

    

    “但我也保证,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

    

    说罢,凌天拍了拍秦明月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