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34章 头发扔白 井前断槊
    “喂,里面的两个,注意一下好不啦,都什么时候了,傻凌天你再不出去,可就来不及参加龙门大比的决赛了!”

    

    这时,桃夭夭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呃,好吧!”

    

    凌天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从秦明月身上爬了起来。

    

    不过,他的手臂支撑在床板上,他的视线在其上闪过,却是忽然一怔。

    

    “明月,你动过我的金龙印?!”

    

    他突然问道。

    

    “什么,我没动啊?!”

    

    秦明月也是一愣,脱口而出道。

    

    凌天起身,看着那手臂内侧的龙形印记。

    

    这东西跟着他有一段时间了,他绝对不会记错,当时这印记就在他的手腕上方,而且龙头是向着内侧的、

    

    但是如今,这印记却是在他的小臂中间,不但位置上移了许多,那龙头方向,更是朝向了手臂外侧,也就是手指方向!

    

    而且,他忽然觉得,这龙印貌似和以前,不怎么一样了。

    

    “真不是你?”

    

    凌天又看向秦明月。

    

    后者抿抿嘴,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好吧,可能是以为龙凰至尊决的原因,我还因为,那法门来自龙凰印。”

    

    凌天在进入天绝山之前,将手臂上的印记以及龙凰印的事情,都和秦明月说过了的。

    

    “呃...”

    

    秦明月起床,也没有在说话。

    

    凌天走到门口,忽然鼻翼一动。

    

    他闻到了一股微微香味,这香味他很熟悉,曾经在昏迷中,他就闻到过。

    

    而且,这香气貌似他在更早前,就闻到过,但是就想不起来是在哪里了。

    

    罢了!

    

    凌天晃了晃脑袋,也不愿在多想,对于秦明月,他还是极为信任的。

    

    和秦明月一起出了四象塔,透过桃林的掩映,凌天能看到水潭边的躺椅上,有青烟渺渺升起。

    

    “嘿,她倒是会享受了。”

    

    凌天拉着秦明月走过去,看到那罗子珺就躺在躺椅上,带着墨镜,嘴里叼着灵烟,手中还端着美酒,晒着阳光,好不惬意。

    

    “罗将军,谢了!”

    

    凌天拱手道。

    

    怎么说,也是这罗子珺护送秦明月送进来的,没有她,凌天可能已经没命了。

    

    “不谢,但是这灵烟和墨镜,我要了。”

    

    罗子珺摘下墨镜,看着凌天,淡淡道。

    

    “呵呵,没问题,墨镜你随便选,灵烟,我也给你备足。”

    

    凌天直接应下。

    

    “好,一言为定!”

    

    “呵呵,还别说,你这一头白发,比黑发好看多了!”

    

    说完,罗子珺,便再次戴上了墨镜,晒起了阳光。

    

    “白发?!”

    

    凌天顿时也是一愣,上前两步,站在水潭边看过去,赫然发现,水面倒映中,他一头白发,并没有恢复漆黑。

    

    此时他的白发闪烁着晶莹银光,被束在了脑后。

    

    “这是怎么回事?”

    

    凌天蹙眉,也是没想到。

    

    按道理,他的寿元已经恢复,这头发没理由还是白色的啊!

    

    而且他内视浑身上下,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姑姑说,可能是天道有缺,你内外兼修,和当年的武皇一样,都是有违这片世界的规则的,所以才会仍旧是白发。”

    

    秦明月说道:“当然,姑姑也是猜测,也或许是我的太阴血脉的缘故?也说不准。”

    

    “好吧,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大碍。你别说,我这样子,是不是更帅了?!”

    

    凌天搔首弄姿道。

    

    “嗯,当然,你什么样子都很帅!”秦明月双眼冒着小星星道。

    

    “我勒个去。。。”

    

    一旁,罗子珺已经听不下去。

    

    “傻凌天,外面的七杀阵有变化,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吧。”

    

    桃夭夭也走上来道。

    

    “嗯,先出去,我要看看那口井,到底有多么神秘!”

    

    凌天冷哼一声,身影一闪,便出了桃园。

    

    而桃园就掉落在边上,凌天看着眼前残破的场景,也是能够想象到,当时他那不惜消耗寿元,祭出的惊天一剑,有多么的强大。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炎脩已经死了。

    

    凌天走到那古井之前,但是在井口边上,凌天却是发现了散落一地的物件。

    

    凌天蹙眉,俯身将那些东西捡起来,抹去其上厚厚的灰尘,发现这竟然是一把已经断了的黑色大槊!

    

    之所以凌天将这断了的兵刃称之为槊,是因为这兵刃形状类似枪矛,但是要远比枪矛更长更粗!

    

    槊,乃是骑兵的重型兵刃,由槊锋和槊杆组成,前端的槊锋极长,甚至能到两尺多,加上后面的槊杆要远比普通长枪长矛长的多!

    

    而这类兵刃,步行作战是不行的,所以更适合骑兵冲锋。

    

    而且槊锋多位八棱,锋利甚至比肩宝剑,最擅长破甲!

    

    在凌天原本的那个世界古代里,这兵刃可是破甲利器。

    

    没想到,在这方时间,凌天还能见到这兵刃。

    

    只不过,如今这兵刃只剩下了那断成两截的本体,其内的阵法纹路全都被毁掉了,而且其中器魂,也不见了踪影。

    

    已经不能再用。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凌天将这两截断了的兵刃拿在手中,心底,便是一阵颤动。

    

    好似,这东西和他血脉,有着隐隐联系一般。

    

    凌天眉头一挑,在槊杆上寻找,终于找到了一个古篆体的‘凌’字!

    

    难不成,这是曾经凌国公用的兵刃?

    

    凌天一想,倒是觉得这非常有可能。

    

    凌国公征战一声,乃是开国上将,这槊,乃是沙场重器。

    

    凌天将槊收起,上前几步,在灰尘中,又捡起了一副战甲!

    

    战甲呈黑红色,看上去满是斑驳,其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刀剑斩过的痕迹,但就算如此,这铠甲看上去,仍旧完整!

    

    阵法虽然有些已经失去了作用,但还是能够穿的!

    

    “这铠甲不错!”

    

    凌天也暗赞一声,这身战甲品阶适中,原本的品阶的,应该是天器中的上品,但是如今有所损坏,但也足以位列天器铠甲了。

    

    而且甲胄本就被兵刃在品阶上,要抵上那么一些。

    

    所以尽管这甲胄的品阶刚刚到了天器级别,但也是不是普通的天器兵刃可以比拟的。

    

    凌天翻看了一些甲胄,发现这甲胄也带着一副面甲,同样是黑色的狰狞兽面,而在兽面甲的角落里,凌天也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古篆体的凌字!

    

    这套战甲和那槊,是一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