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30章 斩杀炎脩 九死一生
    此时此刻,凌天浑身浴血,可那一头白发,却是在狂风中肆意飘扬!

    

    “老东西,这一次,我就不信杀不了你!”

    

    此时此刻,凌天的双眸之中,满是火红的血色,看上去,犹如一个白发魔头!

    

    他手擎着组合剑,纯阳指四指之前,漩涡已经过百丈,其内的能量之强,已然接近实质,莫大的威压暴涨开来,甚至超过了之前那炎脩的气势威压!

    

    “不,还不够!”

    

    凌天却仍旧不满意,纯阳指的漩涡再次爆旋,这一次,凌天浑身的皮肤和血肉,都开始干瘪起来!

    

    满头白发,变得的更加的沧桑。

    

    为了追求极致的能量,对炎脩进行必杀一击!

    

    凌天不惜将自己的寿元一点点的献祭出去,直到最后,他的寿元,已经所剩无几!

    

    当年他在辟泉境界的时候,服用四品尨象丹,耗尽了两百五十年的寿元,如今凌天乃是金身境界,本有千年寿元,如今的情况之下,还剩下七百五十年不到。

    

    可是这一刻,他不惜将七百五十年的寿元,全都献祭出去了!

    

    他这才有了十足的把握,将炎脩击杀!

    

    因为凌天知道,他已经底牌尽出,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如果这一剑不能斩杀炎脩,那么就算是他留了寿元,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他虽没有了寿元,但是只要届时进阶法相,便都不是问题!

    

    所以,如今的这一击,他不惜付出所有,一击必杀!

    

    纯阳指四重终于吸收够了能量,凌天将手握在狱炎棍身之上,整个身影,飞上高空。

    

    “炎脩!记住,我就是凌家后人,我名凌天!”

    

    “三千年前,你侥幸未死!”

    

    “今日,你威胁我凌家族人,我便将你斩杀于此!”

    

    “剑指合一,杀!”

    

    最后一个杀字落下,凌天稍微清醒过来的意识,便再次被杀意吞没。

    

    但尽管如此,凌天还是高举起了组合剑,剑锋之上,火红色的剑光瞬间凝聚,狱炎犼和小雷在纯阳指能量的灌入之下,身形再次暴涨,融入剑光,赫然让那剑光,凝成了一道通天浴火雷剑!

    

    剑锋所指,无坚不摧!

    

    空间在泯灭,山岚在悲鸣。

    

    狂风四起,空气沸腾!

    

    “杀!”

    

    杀字落下,凌天在半空中,骤然斩下这一剑!

    

    “啊!!”

    

    被桃荆毒液折磨的炎脩,眼睛已经瞎了,但是凌天的这一剑指合一,实在太古恐怖,甚至让他,都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他想要逃,此时此刻,他只想活命!

    

    他不能死!

    

    三千年前,他用秘术,不惜将自己的修为全部废掉,才从武皇手下逃得一命。

    

    后来荣亲王将他和族人迁移到了这天绝山,并且以秘法为诱惑,让他破坏古井阵法,如今好不容易在一年五百年之后,将修为恢复到了六阶,眼看着只要他将此地剩余的龙脉吸收完毕,就能晋升七阶妖兽,重振妖族,他怎么能甘心去死!?

    

    但是,这桃荆毒液实在是太过恐怖了,他拼命的驱毒,可那毒液却根本没办法清除,而且剧痛无比,比他身上所受的剑伤,还要痛一万倍,要不是他活了几千年,意志足够坚定,恐怕如今已经昏死过去了。

    

    但是,他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支配能力,面对凌天的那一剑,他根本动弹不得!

    

    “不!”

    

    伴随着炎脩不甘心的嘶吼,凌天耗损寿元的剑指合一,还是将炎脩吞没!

    

    强大的剑光,将天绝山的核心深处,斩裂开了一道缝隙,剑光不止,电射百里,仍旧将远处的山峦直接劈开!

    

    天空中,那滚滚黑云,都在霎那间,被斩出了一道缝隙,一道温暖的阳光投射下来,好似一道通天光幕一般!

    

    惊天的剑气,让整个天绝山,在震颤嗡鸣之中,度过了足足小半盏茶的时间。

    

    凌天手上一松,浑身再没有了一丝力气,狱炎棍和雷鸣剑从空中,和凌天一起跌落在地。

    

    烟尘散开,有熔岩化成了岩浆,顺着山势流淌下来。

    

    凌天艰难的梗着脖子看向那斩炎脩的方向,再没有感觉到炎脩的气息之后,他这才呵呵一笑,放下心来。

    

    但是,此时,他已经没有了过去的力气,连爬,都是不能。

    

    “杀!”

    

    凌天仍旧在低喝,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可能是要死了,但是杀意,还是将他吞没。

    

    “唰!”

    

    凌天的双眸在缓缓的闭上,就好似他的意海,也渐渐的被侵蚀吞没。

    

    但是在那最后的一瞬间,凌天好似见到了几道曼妙的身影从天而降,下一刻,他身子一轻,便直接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混沌中,凌天好似坠入了一片火海。

    

    火海中,炽热的高温,好像要将凌天焚烧成灰烬。

    

    凌天漂浮在火海上,感受着浑身撕裂一般的灼热痛苦。

    

    他极想挣扎,但是奈何,他浑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感觉着,那无边的火海,将他一点点的吞没。

    

    “终于,要死了么?”

    

    “呵呵....”

    

    “明月,对不起,这一次,我失言了。”

    

    凌天躺在火海上,想起秦明月的音容笑貌,响起娘亲,妹妹,以及那么多的兄弟姐妹的脸,一幕幕,都在他眼前浮现。

    

    或许,这就是一个将死之人的一生情景再现吧?

    

    凌天很想哭,他虽然不怕死,但是这一刻,他真的舍不得,他也不想死。

    

    但是,豁然几乎要将它焚灭了,他没有泪,欲哭无泪。

    

    滴答!

    

    不过,就在这时,一滴泪水,破开漫天的火焰,从天而降,掉落在了凌天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清凉,让凌天混沌的意识,恢复了短暂的清明。

    

    他透过漫天杀意的烈焰,分明看到了两个模糊的身影,虽然他极力的想睁开眼睛看清,但却无能为力。

    

    不过,他忽然问道了一抹极其魅惑的香气,蔓延开来,将他环绕,紧接着,他整个身体,都好似被一抹温热包裹,好似一股温泉,又好似一块暖玉。

    

    这温热和周围的烈焰灼烧比起来,便是相当的清凉了。

    

    哗!

    

    紧接着,混沌世界中的烈焰,好似被什么东西,第一点点的浇灭,阵阵清凉席卷而来,让凌天那就要被焚烧成灰烬的身体,降下了温度。

    

    于是,在这一清凉一温热两道气息的包裹下,凌天忍不住的呻吟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