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24章 陷阵之志 有死无生【三更】
    痛,实在是太痛了。

    

    痛到骨髓,痛到神经爆裂。

    

    在这一瞬间,凌天在精神和肉体上都承受着无比的痛楚折磨。

    

    凌天根本无法忍受,无法控制自己的反应。

    

    因为凌天不能昏过去,他要保持清醒,所以,他也只能批名的嘶嚎,哪怕是喊坏了喉咙。

    

    旁边,桃夭夭捂住了耳朵,根本没办法去看凌天凄惨的样子。

    

    太惨了,从她跟着凌天到如今,哪怕凌天经历过多次生死劫难,都没有像这次如此的凄惨过。

    

    凌天几乎是靠着那晋升的强横意志,去本能的运转龙血霸体决和太初经,吸收炎昼的精血和沙罗花的精华。

    

    凌天的身体,就像是一个被无限璀璨的海面,疯狂的吸收着外面冲进来的各种能量。

    

    其体内,十万剑影也疯狂的涌动,一边帮助凌天全速吸收能量,一边恢复这凌天那一次次被摧毁的经脉和血肉。

    

    可能普通人,连一刻也坚持不下来,就算是意志坚定着,能坚持十几个呼吸,也就是极限了。

    

    但是凌天,这一坐,就是整整做了七七四十九天!

    

    四十九天之后,凌天已经变的安静了。

    

    痛苦对于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

    

    每天与那伤痛为伴,便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而同时,炎昼的精血,也被一点点的吸收和稀释。

    

    凌天的身形,也渐渐的壮大了一圈。

    

    原本晶莹荧光的肌肤,如今变得火红色,滚滚火焰,在其周身燃烧升腾,似乎有着无穷的能量,在他的体内,肆意游走。

    

    让整个身材,都仿佛实在爆炸的边缘。

    

    终于,在四十九天的最后时刻。

    

    凌天豁然张开了眼睛。

    

    “嗡!”

    

    那双眸之中,涌动着无边的火焰,仿佛是战意,也仿佛,是疯狂!

    

    桃夭夭一愣,看向凌天,眉头却是一簇。

    

    ‘,最`/新cm章;(节m上:}

    

    因为,此时的凌天,看起来真的很可怕。

    

    倒不是那种实力强大所带来的压迫感。

    

    而是,让桃夭夭感觉到了一股暴躁的杀意,这杀意中,有邪恶!

    

    “难不成是走火入魔了?!”

    

    桃夭夭当即便是大惊,推门就将门外的长公主叫了进来。

    

    “不好,天儿根本无法控制如此强大的肉身,炎昼的精血中,全是复仇的邪恶杀意,他没有完全将其清除!而且,他没有修为与之平衡匹配,这是要走火入魔的前兆!”

    

    长公主一见凌天的模样,便是惊呼道。

    

    “那怎么办?”

    

    桃夭夭急道。

    

    长公主眼睛一转,飞身到了凌天身后,手掌中,寒气四溢,直接落在凌天的后背之上。

    

    强大的冰寒之气入体,直降将其意海中暴走的邪恶之意,强行稳住。

    

    “呼!”

    

    这一了,凌天的意识,才彻底清醒过来。

    

    “成了?!”

    

    第一时间,凌天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此时他浑身上下,都仿佛沐浴着淡淡的,细若游丝的赤红火焰。

    

    这火焰并没有什么温度,但是却让他感觉到了一股强大至极的能量,仿佛一拳就能轻松的轰碎山岳。

    

    而意海内,神念也跃升到了一个境界,直追元神境界而去。

    

    虽然还稍有不如,但是在太初经的加持之下,和寻常元神境界的大能神念,也差不了太多了。

    

    “天儿,你太疯狂了,你知道么,刚才你已经有走火入魔的征兆了,你现在这个样子还去天绝山深处,我太担心了。”

    

    凌天从石缸内站起,光影一闪,套上了衣衫,道:“我知道。”

    

    “但是我能控制住,放心吧。”

    

    凌天自顾自的走出来,手上光影一闪,破碎掉的天澜铠甲和一副金色的战铠出现在锻造台上。

    

    他将天澜铠甲上的金纹晶抽离出来,直接印刻在了那金铠之上。

    

    金铠是凌天从炎昼的宝库里得到了,虽然不如天澜铠,但也是超品地器,足以用来承载金纹晶了。

    

    金色羽翼的加成,凌天不能没有。

    

    将金铠穿在身上,凌天便背着雷鸣剑,提着狱炎棍走了四象塔。

    

    “姑姑,一切的秘密,就快要揭晓了。我,去了!”

    

    说罢,便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四象塔前。

    

    “天...”

    

    长公主话还未说出口,便已然不见了凌天的身影,旋即她便蹙眉看向桃夭夭,“夭夭,你出去陪着他,让幻刺蜂全部出动,就算是死,也要给我保凌天不死!”

    

    “我明白!”

    

    桃夭夭重重的点头,伸手一招,桃园内,不论是在修养,还是在劳作的幻刺蜂,都被其召唤过来,包括强大的幻刺蜂王,也在其内。

    

    “走!”

    

    桃夭夭长袖一卷,便带着所有幻刺蜂,出了桃园!

    

    桃园外,凌天站在巨殿之顶。

    

    这里,是整个天绝山最高的地方。

    

    俯视下去,天绝山那核心处的光影,一览无余。

    

    这一次,他看的清楚分明。

    

    核心之处,没有任何的山峦,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巨大的祭坛模样的东西伫立在那里。

    

    祭坛核心,好似有一口井,井周围,弥漫着一层层的暗红色的光芒,显得极为诡异。

    

    其周围,也有好似阵法模样的纹路,在交织。

    

    除此之外,凌天再也看不清什么东西了。

    

    但是其中,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仿佛和这片天地都融为一体,就隐藏在那核心之处、

    

    凌天看不见那东西的存在,就好像,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东西。

    

    这个东西,确实强大到可怕。

    

    即使如今凌天炼就成了浴炎之体,仍旧被压制的有些喘不过来气。

    

    这种存在,真的是金身境界的人族可以抗衡的么。

    

    这可命题,怎可看,都是伪命题。

    

    “不管你是什么,也不管你多么强大。”

    

    “我凌天是死过的人,难道,你强过死亡么?”

    

    凌天喃喃低语,看着手里的狱炎棍,和背后的雷鸣剑,“老侯,小雷,一会儿,是一场硬仗,可能真的会死,你们怕么?”

    

    “我靠,你是在和老子说话?你死过,老子就没死过?更何况,这丫的算什么强大,这在老子眼里就和蚂蚁一样,放心,大胆去干!”

    

    老侯在狱炎棍中一震,不屑道。

    

    背后,小雷虽然不能开口,但也是报以一声惊天龙吟。

    

    龙吟声中,满是不屈不惧不畏的战意。

    

    “好,今天我们并肩作战,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说罢,凌天背后金翅展开,将背后雷鸣剑抽出,和狱炎棍首尾相连,便电射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