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20章 斩杀炎昼
    凌天的这一剑,实在太过强盛了。

    

    虽然凌天擎着剑气还未斩下,但是那火色剑气,犹如火日一般散发这耀眼至极的光芒,高悬于天,几乎将整个第六重山,都笼罩在内,让漆黑的山脉,笼罩着一层火红之色。

    

    那惶惶剑威震荡着偌大的空间。

    

    “不,我不能输,不论你这一剑有多么强,我炎昼都不可能输!”

    

    “炎龙焚天斩!”

    

    又是声惊天怒吼,炎昼再次搅动漫天火云,这次他将自身刀意催发到极限。磅礴的火云浓缩为耀眼的火光,刀芒落下,几乎将虚空都劈成了两半。

    

    他这一次,是孤注一掷,势要和凌天一刀决生死了!

    

    “呵呵,如你所愿!”

    

    凌天也恨不得直接来个了断。

    

    因为此时纯阳指和三阳真火斩的能量还未曾完美的融合加持,两股能量太过强大了,在他的体内往来肆虐,这等可怕的冲击,就算他的磐晶之体还不错,但是仍旧在撕裂!

    

    这能量在不释放出去,可能还没击杀炎昼呢,他自己就先爆体而亡了!

    

    剑指合一,斩!

    

    于是,看着炎昼那恐怖刀光斩下,凌天也双手下压,通天一剑,便占斩碎虚空,轰然而下!

    

    嗡!

    

    刀剑相接,空气爆鸣的瞬间,空气被全部蒸发一声,霎时间,天地为之死寂一片!

    

    金光爆裂,刀剑交接之处顿时有数不清的光芒炸了开来,万丈火辉,铺满天地。

    

    这一次对撼,实在太过惊人。

    

    偌大的第六重山,都在这瞬间,开始巨震,久久不息。

    

    无声之中的爆炸,产生的音爆和冲击波,席卷开来,山岩融化,巨殿崩塌,妖族大营,直接就被因为平地,方圆数十里的草木岩石,都在这一刻,融化成了灰烬和岩浆。

    

    两者,都是以火而斩,那产生的热量之惊人,简直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噗!”

    

    ^D)

    

    终于,在十几个呼吸之后,暴涨光团中,各有一道身影,倒飞而出。

    

    犹如两道浴火的陨石,带着隆隆之声,破空而出,轰入了地面。

    

    “呃...”

    

    深坑中,凌天痛苦的呻吟着。

    

    此时,他浑身浴血,天澜铠,已经面目全非。

    

    裸露的肉身上,也遍布着狰狞的伤口,鲜血不断的涌入,很是凄惨。

    

    “呵呵,呵呵呵...”

    

    这时,凌天咧开嘴,虽然吐着血沫,但还是笑出了声音。

    

    他没死。

    

    这一战,还是他赢了...

    

    “虎!“

    

    虽然身受重伤,但是凌天的肉身,却是在十万剑影的努力之下,飞速的修复着。

    

    片刻之后,凌天恢复了一些力气。

    

    他手中的雷鸣剑,并没有松手。

    

    拄着剑站起身,一步步走向炎昼坠落的地方。

    

    在哪里,幻刺蜂群,已经遮天蔽日的悬浮在哪里。

    

    就算凌天这一击输了,幻刺蜂群,也会直接将炎昼吞没、

    

    “你输了!”

    

    凌天走到坑前,看着坠落在坑中,已经奄奄一息的炎昼。

    

    虽然,爆炎飞龙的肉身修复能力也很强,但是他受的伤,要比凌天凄惨极了。

    

    此时的炎昼半个肩膀都不翼而飞,那无名宝刀,也散落在一旁、

    

    他能在凌天这一剑下没有直接殒命,已经是靠他强大的肉身了。

    

    “呵呵,你确实厉害,比我见过的所有人族武者,都要厉害!”

    

    炎昼紧闭着双眼,从嘴里,混着血水说着。

    

    他不想睁开眼,他还是无法接受他落败的事实。

    

    他天生骄傲,怎能接受这般结局。

    

    “我可以不杀你,我只要你的一些精血,但是我想知道,荣亲王和你们到底什么关系,他布置这大阵为你们提供龙脉能量,究竟为了什么!?”

    

    凌天蹲在炎昼的身前,拄着雷鸣剑问道。

    

    “呵呵,你果然是为了这个来的!”

    

    炎昼仍旧在冷笑,“可是你既然知道了这里是荣亲王布置的,那就应该明白,想要知道这里的秘密,就意味着死!”

    

    “任何人,没有荣亲王的允许,过了这第六重山,都是死路一条!”

    

    凌天的脸色一冷,“你的意思,是不想说了?”

    

    “你不说,你现在就要死!”

    

    凌天伸出长剑,压在炎昼的脖颈之上。

    

    “呵呵,呵呵,你以为我怕死么?”

    

    “我族曾经立下誓言,绝对不会说出任何天绝山的秘密!你知道嘛,再过不久,我族就完成了所有计划,到时候,我族必当重领妖族,重现昔日辉煌!但是你断了我所有的期望,我不怕死,但是,我炎昼就是死,也要拉上你垫背!”

    

    倏然间,炎昼猛的睁开浴血的龙目,眼眸深处,疯狂的死意,汹涌至极,他的体内龙族晶核之内,一丝火苗,悄然迸发!

    

    这一刻,他竟然想要自爆妖族晶核!

    

    他这等晶核何其强大,若是自爆,瞬间产生的威力,绝对可以将这里的一切毁掉,凌天根本无法承受。

    

    哗!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炎昼的双眸不过刚刚睁开,便是看到了凌天的头顶,不知道何时,升起了一尊冰蓝色的小钟。

    

    那冰蓝色的钟悬浮着,霎那之间,便铺下一层冰寒之力。

    

    那冰寒之力彻骨至极,瞬间就将他冰封起来,无法动弹。

    

    甚至他身上的火焰,以及体内的血液甚至晶核之中那一点升起的火苗,都瞬间冰冻了起来。

    

    任由他如何用心念催动,都无法在继续引爆晶核!

    

    此时此刻,他想和凌天同归于尽,都是不能!

    

    “可恶的人族,你竟然有这等宝器!”

    

    炎昼咬牙切齿,等着凌天,眼中满是怒火和绝望。

    

    “所以,我要是真的想弄死你,你早就死了。和你打这么久,不过是考验我自己罢了!”

    

    “不过,既然你冥顽不灵,那我也好如你所愿,死吧!”

    

    话音落下,凌天手上用力,炎昼顷刻之间,身首分离!

    

    哗!

    

    炎昼身死,霍然间身影膨胀开来,几个呼吸之后,便恢复了它原本长达数百丈的火红龙族之体!

    

    “嘿嘿,怎么说,这家伙的精魄给我吧?”

    

    狱炎犼冲了出来,馋的口水直流。

    

    凌天看看手中的雷鸣剑,发现小雷根本对着爆炎飞龙兽的肉身有任何的兴趣之色,便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