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18章 最强大的对手
    “破!”

    

    虽然被数百道剑气命中,鳞甲之上,伤口遍布,但炎昼面不改色,周身火焰同样轰然涌动,携带着磅礴刀意想要在这转瞬之间扭转不利的局面。

    

    咔!

    

    可这本来就是炎昼被小雷所惊露出的破绽,他虽说挡住了第一波落星辰,可破绽仍在凌天的剑若是不见血绝没有罢休的意思。

    

    来不及祭出的武技的炎昼,这一刀虽说大气磅礴,火刃呼啸如波涛浪涌。可依旧被凌天的剑直接绞碎,剑尖狠狠刺在了他的身上。

    

    噗呲!

    

    炎昼浑身上下火光闪烁,但是雷鸣剑和剑势加持,何其锋锐,炎昼的鳞甲还是破开一个口子,剑尖末入其体内半寸,鲜血狂飙而出。

    

    “给我滚!”

    

    怒吼声中,火光涌动的刀锋,直接朝凌天的胸口挥砍而去。

    

    凌天收剑,手腕猛的一抖,在这一刀将要落下之时将其彻底封死。

    

    铛!!

    

    金石碎裂之声响彻云霄,凌天手中的剑被对方重击之下,微微弯曲,整个人直接弹飞了出去。血溅长空,人如落叶随风摇曳,坠落在地上。

    

    凌天再次震伤,但是这一次炎昼吃的亏更大一些,他胸前那一点鲜红格外醒目。

    

    鲜血仍旧在喷涌。

    

    而且,凌天将剑影留在其体内,数千剑势级别的剑影顺着他的血脉游走,肆意破坏,让炎昼痛楚不断的同时,伤口根本无法止血!

    

    “少主受伤了!”

    

    那些和幻刺蜂厮杀着的妖兽大军看到这一幕,顿时大惊失色。

    

    这炎昼统治他们已经有数百年的光景了,但是还是头一次,见到他们少主受伤。

    

    被人一剑刺穿鳞甲,这剑,得有多锋锐?

    

    “呸!”

    

    坠落在地的凌天吐了口血沫,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

    

    他身上的铠甲已经完全不能看了,破破烂烂。

    

    太平公主给他的战甲,根本还没经历几天的战斗,就快报废了。

    

    但是也没办法,眼前的这个所谓的少主炎昼,真的是力量太过强大。

    

    换做是旁人,凌天这一剑雷鸣,绝对可以将对方撕裂。

    

    而且,就算是那数千剑影,也足以让对方受到重创了。

    

    但至少如今,那炎昼看起来,却也不见任何虚弱之色。

    

    其肉身,当真是强横无匹了。

    

    不过这也正常,如果爆炎飞龙兽不够强横,也绝对不会有资格驻守天绝第六重山。

    

    也不会成为龙血霸体决第三重所需的精血。

    

    这爆炎飞龙兽越强,等他炼成浴炎之体后,不就更加变态么?

    

    “你不会有任何机会了。”

    

    天空中,扇动着一对儿火色龙翼的炎昼脸色彻底阴沉下来,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凌天的剑术竟然如此高明,那长剑更是那般锋锐,其中的龙魂,竟突将他都给压制住了!

    

    若是能将其内龙魂吸收,那么他便可以在龙脉的蕴养的同时,龙力大增!

    

    一时间,炎昼灭杀凌天之心,已经到了顶点。

    

    轰隆隆!

    

    当下炎昼再无任何保留,他龙族血脉威压彻底展露,瞬息之间,身上的威压席卷八方,那等恐怖的声势比凌天之前击败过的任何对手,都要强大很多!

    

    杀!

    

    天穹间火云爆吼,炎昼持刀而至,手中不知名的宝刀。竟然在这火云之下,幻化成一条怒吼的火色凶兽,呼啸之间炽热焚天,四面八方所有草木尽皆焚毁,空气都沸腾了起来。

    

    闪雷遁!!

    

    这等声势太过刚烈,凌天将身法施展到极限,暂避其锋,身形脚踩八卦,腾转挪移。避开诸多要害,若有些许遗漏的刀光,手中雷鸣剑便会如龙般越出剑身,一口将其咬碎。

    

    大营上空,剑光如瀑,飞来飞去,凌天防守的密不透风。

    

    眨眼间,两人交手数十招,在炎昼没有保留后,明显占据了上风。毕竟凌天不过是金身巅峰,而且肉身也远不如炎昼,若论底蕴还是差对手太多。

    

    “呵呵,你能招架多少次?”

    

    猛攻之下,凌天依靠着强大的身法,依旧没有暴露出破绽,守的滴水不漏。不过炎昼却非寻常,半点都不着急,若比耐心可以说每人能超的过他。

    

    “炎龙爆斩!”

    

    炎昼一刀将凌天劈的泣血后退,而后大吼一声,便一刀斩下!

    

    只不过此次由刀光劈砍而出,恐怖的火云,爆旋成为漩涡,混合着茫茫刀意,那等威压顿时让空气全都挤在了一起。

    

    凌天身处其中,明显感受到身法受到了空气的滚烫,皮肤,甚至都有些被灼伤了、

    

    不过他并未慌乱,只是抬头看了眼,雷鸣剑便猛的收了回来。等到再次刺出去的刹那,四面八方的剑影如惊鸿般飞来,剑光破空之时,火焰气息,也瞬间暴涨!

    

    四方风动火起,温度,再一次暴涨!

    

    三阳真火斩!

    

    火焰冲天,风雷狂啸,凌天刺出去的剑尖将前方炎昼凝聚的火云一点点破开。等到这一剑全部刺出去,那半空中落下的磅礴火云刀气,陡然炸裂,数不清的刀气如火焰般,四散而落。

    

    轰隆隆!

    

    将地面砸的颤抖不止,仿佛整个天地都跟着摇动起来,可见炎昼的这一刀有多恐怖,仅仅破碎的余波就强悍如斯。

    

    炎昼稍稍一愣,他没有想到,凌天对火焰,竟然也有这般顶尖的领悟。

    

    这一斩之威,竟然让他这势在必得一刀,瓦解了!

    

    wa$)e

    

    不仅如此,那一火焰剑气余威不散,朝着他狂斩而来。

    

    铛!

    

    情急之下,炎昼横刀格挡,但是那剑势之强,还是将炎昼斩落在地上。

    

    噗!

    

    这一次,炎昼也喷出一口龙血。

    

    胸口处,那未曾愈合的剑伤,更是被再次震裂。

    

    这个伤口不愈合,就让炎昼永远都存在着隐患。

    

    大战之中,不易多想,炎昼知道他无法应对这伤口,而且体内的剑影,也让他分神去压制。

    

    如果再托下去,他很可能会被凌天耗死!

    

    炎昼神色渐渐凝重起来,周身的火焰不散,而后冷声喝道:“看来,我是有些小看你了。不过,你等人族,就是会这般恶心至极的手段,那让我告诉人族,在绝对的战力面前,你的这些小伎俩,根本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