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02章 你也配让我认输?
    说罢,荣亲王的身影,便渐渐消失在了高台之上,随风而逝,再无一点气息。

    

    好似,他在瞬间,就不存在这方世界了一般。

    

    离合,无相无形,以和天道。

    

    荣亲王,已经和世间之道随意分合,这便是离合境界的标志。

    

    但是,荣亲王虽然离开了,带着武皇意志也一同消散。

    

    但是跪在跃龙山上的所有人,却是久久,都不曾升起声息!

    

    龙门大比魁首者,可迎娶当朝公主?

    

    成为驸马,入赘李姓皇族?!

    

    这,这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纵观南唐建朝千年,龙门大比无数届,但是从未出现过这般光景。

    

    甚至,南唐至今,就没有出现过驸马!

    

    迎娶公主,那般天之娇女,对于武者来说,那就是可望不可即的奢望。

    

    一步登天,也不过如此吧?

    

    到时候,龙门魁首,不但将会获得至高荣耀和奖励,还收获公主这般美人,如此天大的奖赏,会让所有武者,都幸福的要死了吧?

    

    更何况,如今跃龙台上的两位,无论是沈天炼,还是凌天,身份上,都是极为尴尬。

    

    若是迎娶了公主,就可以成为皇族了,直接洗刷尴尬。

    

    更何况,这圣旨上说,还可以选择公主。

    

    太牛逼了!

    

    “沈天炼,叩谢武皇隆恩!”

    

    良久之后,却是沈天炼第一个开口,而开口,便是叩谢皇恩。

    

    好似,他已经是龙门魁首一样。

    

    而旋即,整个跃龙山,便暴起大哗之声。

    

    这一道突然出现的圣旨,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让所有人,都是沸腾了。

    

    不过,这其中,却是有些人,笑不起来,也议论不起来。

    

    甚至,一脸苦色。

    

    秦明月身子一晃,险些昏了过去,身后秦邵阳林焱焱赶紧将秦明月接下。

    

    高台上,小郡主李师师,也是怔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随后,便化作一道流光,离开了跃龙山。

    

    太子面色如常,还有些喜色,但是太子妃崔裹儿,却是紧紧蹙着眉头,死死咬着嘴唇。

    

    一旁,太平公主身子一晃,就要跌倒。

    

    “太平!”

    

    崔裹儿赶紧上前搀扶。

    

    “不要扶我!”

    

    不料,笼罩着霞光,根本看不到面容的太平公主娇斥!

    

    “你我不过都是父皇的棋子而已,我不需任何人可怜!”

    

    旋即,太平公主转身看向跃龙台上的两人,不怒自威,言之赫赫。

    

    “我不管什么武皇圣旨,也不管你们二人谁能成为龙门魁首!”

    

    “但若是你二人对我觊觎不轨,我必让你们即刻死无葬身之地之地!”

    

    “我太平公主李玄灵,说到,做到!”

    

    “南衙两卫,跟我走!”

    

    说罢,太平公主便浮动衣甲,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离开了跃龙山。

    

    而其后,数万道惊天光芒,犹如流星倒射,追随太平公主而去。

    

    这一刻,太平公主,竟然怒了。

    

    “罢了,我们也走吧。”

    

    太子妃崔裹儿也摇摇头,和太子对视一眼,便也离开了。

    

    跃龙台上,沈天炼在心中冷哼一声,随即看向凌天。

    

    “凌天,原本我对你,还算不得上有多么恨,因为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对手。”

    

    “但是如今圣旨以下,我就不会心慈手软了。我劝你认输,否则,你连命,都留不下!”

    

    声音阴冷,充满了威胁之意。

    

    这一刻,随着沈天炼的声音落下,跃龙山上的哗声,也渐渐沉寂下来。

    

    所有人,又将目光落在了跃龙台上的那道身影之上。

    

    此时,凌天仍旧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着。

    

    不知道,他是不是被武皇的圣旨,而冲昏了头脑,喜不自胜。

    

    而沈天炼说的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

    

    凌天虽然强,但是三个月,他进阶到了金身巅峰,难道还能在半个月的时间,突破到法相?

    

    更何况,凌天还是内外双修,如此强大的肉身,想要成就法相,是绝对不可能的。

    

    整个南唐,除了皇族,从未有先例存在。

    

    但就算凌天进阶法相,又怎能和沈天炼相比?

    

    沈天炼,早已经成就法相,如今更是不知道修为和战力,到了何等恐怖的境地,两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就算半个月后,结果,还是一样。

    

    那就是,沈天炼将会成为南唐第一个驸马、

    

    “呵呵呵,认输?!哈哈哈....”

    

    不料,一道不屑至极的笑声,从跃龙战台上响起。

    

    在众人不明所以之中,跪在地上的凌天缓缓站起身来,转身直视上方的沈天炼。

    

    “你算什么东西,让我认输?!”

    

    “一个连家族都能舍弃的不孝之人!?你也配奢望成为驸马!?”

    

    “我虽无意当什么驸马!”

    

    “但是,你想成为驸马,那我凌天,就绝无可能将那魁首让你!”

    

    “半个月后,你我,跃龙山上,一战生死!”

    

    声音清冷,毫无畏惧。

    

    甚至,凛凛豪言,带着无限霸气。

    

    似乎,凌天将这沈天炼,也从未放在眼中过。

    

    凌天,这是要狂妄到底了!

    

    “哈哈哈,好!”

    

    “凌天,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你且洗干净了脖子,半个月后,我来取你的命!和我沈天炼嚣张,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废物,什么,才是真正的天骄!”

    

    说罢,沈天炼,也飞身离开了。

    

    “武皇...”

    

    “公主...”

    

    跃龙台上,只剩下凌天孤身持剑。

    

    面甲下的目光中,满是怒火。

    

    ......

    

    崔国公府。

    

    凌天从跃龙山上回来,便直接到了崔家。

    

    崔国公也十分好奇,不知道,凌天此来是何意。

    

    而凌天,也犹豫了很久,最后什么都没有说,便离开了崔府,让崔国公,一头雾水。

    

    凌天从崔家出来,便直奔东宫,要面见崔裹儿。

    

    而一见太子妃,凌天便只问了一句。

    

    “你到底知不知道,龙凰印的凤印,在哪里?!”

    

    “我...不知。”

    

    崔裹儿张了张嘴,还是摇头。

    

    “那好!”

    

    凌天颔首,冷着脸,出了大殿。

    

    崔裹儿站起身,看着手臂内侧发热的凤凰印记,嘴唇,都快咬出了血。

    

    “你这个冤家,你以为我不想让你赢么?”

    

    “但是你若赢了,你就成李家的驸马了!”

    

    “天道,你就这般作弄我么!?”

    

    崔裹儿走出大殿,看着凌天伟岸不屈的身影渐渐消失,不禁仰天,双拳紧握,白皙的脖颈之声,有青筋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