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00章 势?这才叫剑势!【四更】
    这一刻,那些修刀的武者,无论是金身还是法相,真是元神,都是豁然站起。

    

    看着场中,那比之刀意,还要强盛数倍的意志,都是惊诧的涨大了嘴巴!

    

    势!

    

    那是凌驾于意之上境界。

    

    武道一途,领悟一道境界的困难,是修为境界无法比拟的。

    

    而像那先天境界的圆满意志,甚至巅峰意志,都是极为珍稀的存在。

    

    像战天榜上的天骄,除了已经是法相境界的沈天炼之外,其他人,还都是巅峰意志。

    

    而势,比巅峰意志,更为珍稀,那近乎是万里无一的存在,芸芸法相大宗师中,领悟势的,都极少。

    

    在元神境界大能中,势,倒是常见。

    

    但试问,整个南唐,又有多少武者,这其中,又有多少能进阶道元神境?

    

    所以,似云扬这般,以金身境界,就触碰‘势’的,近乎绝无仅有。

    

    虽然他此时意志,还不算是刀势。

    

    但远比刀意,强太多了!

    

    “我靠,这是什么东西,也太恐怖了!”

    

    “云扬触碰到了刀势,难怪他能压制元神大能,太,太强太恐怖了!”

    

    “凌天的强,也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没有办法,这次的云扬,实在是有备而来,底蕴太深!”

    

    云扬再一次起势,让这场战斗的天平,再次倾斜。

    

    此时,所有人,都是看向凌天。

    

    如果凌天还没有底牌的话,那么可能就真的要败给云扬了。

    

    “呵呵,触摸到了‘势’而已,那你看看,这算什么!?”

    

    然而,在无边刀势之下的凌天,面甲之下,一双璀璨的星眸,却根本没有将那刀势放在眼中。

    

    笑声中,风撩起头后长发,面甲下的嘴角噙着笑意。这一笑,犹如妖魅。

    

    伴随着笑声,凌天垂在地上的剑,缓缓举起。

    

    而那十万剑影,也渐渐凝实显化。

    

    十万道细若游丝的剑影浴火,环绕在剑锋之上,远远看去,那便是炽热的烈火。

    

    而此时此刻,所有剑道武者手中的宝剑,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仿佛,要破鞘而出,朝拜帝皇!

    

    “这,是剑势!”

    

    陆沉紧紧攥着手中宝剑,那一张就算是输给云扬,都不曾有任何变化的脸上,此时都满是冷峻之色。

    

    仿佛,他心中不屈和不服战意,也被这剑势,勾动起来!

    

    而看台上,一众元神境界的大能,也都是豁然起身,看着跃龙战台上,那浴火之剑,携着大势,将其头顶的刀势,直接倾吞而去!

    

    此时此刻,几乎所有人,都感觉不到多少云扬刀势了,他们的眼中,只有那一把渐起的剑,那满眼的...火焰!

    

    “火焰剑势!这绝不只是触碰到了剑势边缘!”

    

    “没错,这奉命就是真真正正的剑士,天啊,凌天竟然在金身境界巅峰,领悟了剑势,这还是人么,这才是真正的妖孽吧?!”

    

    “是啊,真的是太夸张了,整个南唐,貌似还没有记录,有人在金身境界,就领悟剑势的吧?”

    

    “嘶,好像有那么一个,你们还是否记得,三百年前的那剑侯盖聂?他当时,好像就领悟了剑势!”

    

    “那个在金身境界就封侯的盖聂么,确实,如今这凌天还是云扬,都足以和三百年前的盖聂并列了,当年我见过,但是盖聂的剑势,并不如凌天这个强大!”

    

    “没错,这剑势带着火焰,可不是一般的剑势可以比拟的!”

    

    可怕的火焰剑势,弥漫整个跃龙广场,万剑齐鸣之中,战台上的光甲青年,长发飞扬起舞,一身斑驳铠甲,于风中猎猎作响。一身剑势,化作狂风,涤荡在跃龙战台八方。

    

    与他相比,世子云扬原本耀眼夺目的光芒,完全被掩盖了下去。

    

    “世事如棋,当真令人感慨。”

    

    “难道凌天要赢下这场最终之战了?”

    

    此般场景,犹如梦幻一般,此起彼伏,堪称奇迹,真真切切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一个不被所有人看好的凌天,一路厮杀了出来,眼下,似乎还要赢下这魁首之前的最终之战。

    

    自有龙门大比开始以来,从未有学院的人做到的事,就要被这凌天给做到了。

    

    此刻,逍遥学院的众人,悬着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高台之上疯院长摸着胡须,呵呵傻笑着,激动不已。

    

    凭眼下的气势,这一战,云扬已经挡不住凌天。

    

    台下的人心中震撼,可若论震惊,却远远无法比得了台上的云扬。

    

    感受着对方身上惊人无比的剑势,他的脸色僵硬无比,冷声道:“剑势,这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会领悟剑势的!”

    

    “怎么,只允许你触碰,不许我领悟?你不是要让我看看什么叫势么,那就看看!”

    

    话音落下,凌天眼眼眸深处绽放出一点光华,宛若星辰般耀眼夺目

    

    轰!

    

    其身上的十万剑影,眨眼间便冲霄而去,化作一道火龙,跃龙广场中四方观战着手中的长剑,再也无法控制,嗡鸣颤抖。

    

    “可恶,没法控制了!”

    

    “这剑势太强了……”

    

    之前几次,还能勉强控制住,自身佩剑,可眼下凌天催动剑势,很多人已经把持不住了。

    

    “这一剑,是我第一次施展,是死是活,看你的本事了!”

    

    凌天眼中寒芒凌冽,迸射出冰冷的杀意。

    

    嘭!

    

    一道无法形容的火焰剑芒,从凌天手中绽放,这一剑如朝阳烈日,快若奔雷,欲斩天灭地。

    

    三阳真火斩!

    

    终于,在这龙门大比之上,凌天施展出了剑技秘法的第一重!

    

    “该死,我绝不会输,绝不会!”

    

    云扬眼中爆发出疯狂的神色,他浑身血气爆发,怒吼一声,将功法催动到极限。脸上肌肤之下,隐隐有血色纹路浮现,显得十分只古怪。

    

    恐怖的血色元气,在其体内再度激荡起来,身上爆发出比之前还要可怕的气息。

    

    即便是凌天掌握了火焰剑势,他云扬,都不允许自己再输给凌天,哪怕是牺牲一切!

    

    抬手间,荒芜遗尘之上,便劈出一道血色刀芒。

    

    迎着凌天的剑,斩了过去。

    

    “血寂斩!”

    

    嘭!

    

    只一瞬,在刀剑碰触的霎那,这偌大的跃龙战台,便再也无法支撑下去,分崩离析彻底坍塌。

    

    仿佛是一座高山,在众人眼前,轰然倒塌。

    

    “所有人,出手!”

    

    有裁判呼喝一声,霎时间,便又有十几个元神境界大能闪烁过来,联手加持结界。

    

    轰隆隆!

    

    高高在上的战台,完全成为一片废墟,化为数不尽废石,坑坑洼洼,堆积地面上。

    

    咔擦!

    

    风暴的中心,有人看到一道身影冲破尘埃。

    

    半空中,顿时有鲜血溅射出来。

    

    是云扬!

    

    在这蕴含着火焰剑势的剑芒之下,即便他已经倾尽了所有,仍旧无法抵挡。

    

    他的胸口,被斩中一剑,伤口可怕无比,贯透了他的极品铠甲,有鲜血依然在滴答滴答的落下。

    

    云扬,彻底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