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97章 巅峰之战
    云扬,上来受死。

    

    凌天要么不说话,说话,便尽是锋芒。

    

    就算云扬如今传说骇人,还在之前,战胜了神秘人陆沉。

    

    但是凌天此时面对云扬的语气,仍旧是那般不屑一顾。

    

    其实也是,他凌天和云扬,从岭南一路斗到云扬,到如今的中州和长安城。

    

    每一次,都是凌天获胜。

    

    无论这云扬为何每次都能侥幸不死,也不论其到底得了什么机缘,实力暴涨,凌天,都吃定云扬。

    

    “哼!”

    

    一声冷若寒冰的哼声响起,云扬手握刀鞘,便直接飞落在跃龙台上。

    

    和凌天遥遥相对。

    

    凌天不屑于他。

    

    而云扬,也同样每天都都过着卧薪尝胆的生活。

    

    接连输给凌天,这让他备受煎熬。

    

    他能够承受所有的苦痛,也元气放弃所有,去换取实力。

    

    目的,只有一个。

    

    那便是变的更强,灭杀凌天,武道争锋!

    

    凌天,是他武道之上,必须要跨过去的大山,也是他挥之不去的心魔。

    

    凌天不除,他不会甘心。

    

    但是这一次,云扬并没有像之前那般,对凌天也冷言相向,也不再有高人一等的傲慢。

    

    他提着剑鞘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凌天,眼中,只有冷意,只有杀意,只有必胜的战意在疯狂交织,涌动!

    

    但偏偏如此,却是让人越发看不透云扬了。

    

    “嘶,三个月不见,这云扬好似变了个人,有些看不透。这一战,不简单。”张恺风蹙眉。

    

    “云扬确实强,和我一战的时候,他有隐藏。”

    

    陆沉也沉声道。

    

    逍遥众人闻言,脸色,也都是冷峻下来。

    

    “不拔剑么!?”

    

    云扬抬首,看向凌天。

    

    而且体内的元气,逐渐开始沸腾起来。

    

    “呵呵,还没到我拔剑的时候。”

    

    凌天紧握狱炎棍。

    

    “好,那我就打到你拔剑!”

    

    话音落下,云扬竟然也不拔刀,有惊涛声骤起,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上,其刀鞘上绽放出璀璨血光。

    

    他出手,就没有丝毫留情,刀芒瞬间达到巅峰。

    

    至阴致寒!

    

    下一刻,便是直接杀向凌天!

    

    凌天同样如此,手握狱炎棍,棍影之上,燃烧着炽热的黑色火焰,迎了上去。

    

    互不相让的二人,在半空中,狠狠撞倒一起,刹那间爆发出惊人的气息。余波震荡中,刮起连绵不止的风暴,席卷八方。

    

    云影遮山!

    

    云扬手腕翻转,刀鞘上升起云霞,起起伏伏,但是那云霞如血,血腥逼人。

    

    山河棍,澄宇!

    

    凌天丝毫无惧,山河棍疯狂运转中,一击汹涌澎湃的棍影反以颜色。

    

    两道可怕的攻势,与跃龙战台中,再度冲撞在一起。

    

    凌冽的攻击,将二人的面孔,照耀的苍白无比。

    

    两道攻击在碰撞间,生出可怕的风暴,欲要撕裂一切,看的人心惊胆战。

    

    两人都是武道奇才,同出一州,这般强势对抗之下,大战几乎在瞬间就变得激烈万分起来。

    

    比起刚才凌天和林非凡的一战,来的要汹涌太多。

    

    两人虽然只是在试探,但是,也都是下了死手了。

    

    战!

    

    没有丝毫退步,杀到一起二人,各出一招,争锋不退。

    

    一刀如云中惊雷,白虎狂啸,一棍如黑夜火魔,炙热嘶吼,彼此之间,都没有丝毫退缩的意味。

    

    蹭蹭蹭!

    

    眨眼之间,跃龙战台上,两道身影不停的变换起来,元气激荡,光影灼灼。他二人各自将身法施展到极限,时不时有残影炸裂,爆吟之声,响彻云霄。

    

    看着观众们,都是眼花缭乱。

    

    暗道这才是真正天骄之间的对抗!

    

    看的实在过瘾。

    

    突然,云扬眼中眸光一闪,身上绽放出骇人的血光,一刀光芒,破空而至。

    

    嗜血断云斩!

    

    “雕虫小技。”

    

    凌天冷哼一声,手中狱炎棍陡然化作一道十丈棍影,从天而落,劈砍了下来。

    

    刀芒和棍影爆发出惊天巨响皱,残留的余波,去势不止,几乎同时落在二人身上。

    

    战台顿时顿时间一片炫目,满满的元气爆炸的余波,将这辽阔的空间尽数塞满,未留下一丝空隙。

    

    不待众人惊呼,炫目的光景中,两道模糊的轮廓。

    

    各自迸发出惊天杀意,将身法施展到极致,朝着彼此厮杀过去。

    

    铛铛铛!

    

    台上光景太过炫目,众人只能看清,两道模糊的身影,不断交错,唯有兵刃碰撞之声,不绝于耳。

    

    嘭!

    

    又是一次激烈的对抗,狂风骤起,整座战台疯狂的颤抖起来。

    

    所有元气异象衍化的余波,在这劲风席卷之下,荡然无存。

    

    模糊的身影,清晰无比的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可看到视野中的这一幕,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惊愕无比。

    

    两人双手兵刃,四目相对,狠狠拼在一样。衣甲染血,各自身上,都留下十多道血淋淋的伤痕,深可见骨,触目惊心。

    

    残酷!

    

    自龙门大比开始后,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残酷的搏杀。

    

    他们甚至都放弃了防御。

    

    激烈的对坑中,不给众人思考的时间,两人各自朝对方轰出一拳。

    

    拳芒对碰,真元衍化成一波又一波的涟漪,似乎让空气都如水波般扭曲起来。

    

    一击之下,二人各自退后百米。

    

    “喋血破灭斩!”

    

    几乎是脚尖刚刚着地,云扬眼中寒芒一闪,他在上一场击败陆沉的武技,再度祭了出来。

    

    血色的乌云滚滚之下,白昼突然间昏暗无比起来。

    

    站台上的天,一片漆黑,仿佛伸手就能触摸到黑暗的血云。

    

    此时的云扬,刀出鞘,背后金色羽翼绽放,合着那血潮云武魂,将气势攀升到了巅峰极致。

    

    “是刚才那一剑!”

    

    “又是这一剑,陆沉也无法挡住的一剑!”

    

    “这么快就用出这一剑了,这云扬一定还有不少底牌!”

    

    “不过凌天如今都还是以肉身之力对抗,他的元气能量还未动用,云扬这般挥霍,没准最后会吃亏。”

    

    “云扬会给凌天拖到后期的机会么?”

    

    早就心潮澎湃的众人,豁然起身,忍不住轻呼起来。云扬的这一刀,已经有了碎山之力,而这一山之力,是元神境界大能的标志。

    

    又是这招,又是这一刀,而且,这一次,云扬已经从刀鞘之中拔出了战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