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82章 扇兵显威
    其身上散发出霸道无比的气息,强横的紫金光华在他身上疯狂怒吼起来。

    

    轰!

    

    横爪在身,其上闪烁着锋锐无比的锋芒,眼神陡然变得凌厉无比。狂暴的气势,不断飙升,一股股狂风呼啸不止。

    

    声音刺耳而尖锐,他的气势,几乎在瞬间攀升到顶峰。

    

    “好强,这金元战经,果然不凡!”

    

    隔着很远的观战者,都能清晰感受到,这股气势的凌厉和锋锐,心颤动不止。

    

    伸开利爪,王翀的气势,就达到如此惊人的地步。

    

    许多人心中都是为之一紧,这王翀怕是要打算速战速决,以自身修为碾压凌天,不给他任何机会了。

    

    “再我出手之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但是,我不许你投降!”

    

    王翀神色冷漠,突然怒吼一声,眼中迸射出冰冷的杀意。

    

    战台上的气息,骤然一冷。

    

    投降?

    

    凌天摇摇头……

    

    他神色平静,心念微动,丹田气海内,元气稍稍一动,元气激荡,气海涌出庞大的能量,虽然没有动用武魂,但还是像沉睡的蛮兽在渐渐苏醒。

    

    他身上的气势,同样沸腾起来。

    

    “金元战经,不过如此!出手吧,好好珍惜,你在这大比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展示金元战经。”

    

    凌天神色平静,淡淡的回应道。

    

    声音不大,可却有股不容置疑的味道,如此强大的自信,让好多人都吃了一惊。

    

    面对王翀,凌天为何也能如此淡然?

    

    凌天现在可是连那武魂都没有祭出,甚至连兵刃都还没有动用呢。

    

    其他战台胜负很快决断出来,如众人预料的一般。战天榜的天骄存在如崔湛这般,要么轻松碾压对手,要么就是对方登台直接认输。

    

    眨眼间,几乎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第九战台上。

    

    九组对战中,没有哪一组比的上此组有吸引力。

    

    “倒是本性不改,一如既往的狂妄!”

    

    王翀脸上露出抹冷笑,双臂下垂,那是随时可以出击的动作。

    

    轰!

    

    利爪上,一抹光芒闪过。而一道风纹从他脚底迸发出来,恍然间,似乎他整个人都化作了一抹紫色流光。

    

    霎时间,站台上,便是残留着一道道残缺的狼影。

    

    而王翀的真正身影,却是根本看不到!

    

    “怎么回事?”

    

    “这应该是王家的身法绝学狼影无踪,形如狼影,神出鬼没,让人难以防备。”

    

    “能将狼影无踪,施展的如此精妙,这王翀确实不简单。”

    

    “不过,除了这身法武技外,他这武技,也是传说中的王家绝学爪技,残狼破灭爪!而且如今这王翀已经将这武技,掌握的极为纯熟了!”

    

    王翀一出手,便让这跃龙广场中的许多人,为凌天捏了一把汗。

    

    能位列战天榜,这王翀确实并非浪得虚名。

    

    哗!

    

    残影犹如瞬移一般。

    

    一闪之间,众人惊讶无比的发现,王翀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凌天身前。

    

    一爪,直取凌天胸膛。

    

    其速如光,爪如惊鸿,像是一道霹雳闪电。许多人心中惊骇不已,如此近的距离下,直面这一爪光芒,怕是当场就要被开膛破肚了。

    

    可爪至身前,凌天依旧未动,脸上,仍旧扬着淡淡的笑意。

    

    下一刻,忽然手中一闪,出现一把折扇。

    

    “这凌天是要做什么?拿扇子做什么?”

    

    许多人,对凌天的动作,感到不解。

    

    这一爪如此之快,就算全力闪避,都未必能躲得开。那个扇子出来有什么用?

    

    在众人眼中,几乎就是等死的举动。

    

    找死吗?

    

    那就成全你!

    

    王翀脸色一沉,眼中杀意爆闪,浑身真元灌注在利爪中。莽莽锋锐,凝聚在十爪尖一点,那光芒,犹如狼牙

    

    可突然间,凌天身上散发出一股奇妙的动势,脚下行八卦,飘忽不定起来。

    

    游身八卦!

    

    凌天许久都未曾动用了,如今配合闪雷遁法,明明未动,可凌天却像是流动的水一般,水雾朦胧,模糊而虚幻。

    

    “故弄玄虚!”

    

    王翀冷哼一声,不信凌天,真的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虚妄,皆是无畏的抵抗。

    

    蹭蹭蹭蹭!

    

    光暗转换之间,王翀一连刺出十几爪,每一爪都快若惊鸿,有雷霆万钧般的气势。

    

    可当王翀踏入八卦中的瞬间,无论的他爪多快,即便凌天微笑着,都能感受到每一爪在空中划过的轨迹。

    

    他动了!

    

    一步之间,身体犹如轻鸿,悄然散开。在快若奔雷的利爪下,飘渺灵动,留下一道道残影。

    

    与狂风暴雨般的利爪下,闲庭信步,手持折扇,脚蕴八卦,随意后撤。

    

    “看你能退到什么时候!”

    

    王翀神色狰狞,利爪挥动之间,仗着自身修为优势,将凌天留下的残影不断绞碎。

    

    任凭凌天身法如何巧妙,光暗之间,他始终在凌天身前。

    

    不过,尽管如此,可从始至终,仍旧无法碰到凌天的一下,甚至是衣衫,都不能。

    

    妈,的!!

    

    战台上王翀突然爆喝一声,背后突然银光爆闪,一对儿银色的羽翼祭出,同时利爪上,杀招突现,在一息之间,光芒万丈,爆发出惊天般的气势。

    

    犹如一轮银狼在半空,煌煌狼威,似有撕裂万物,击杀一切的感觉。

    

    这等杀招和羽翼的加成之下下,其利爪的光芒,笼罩半个战台,凌天已然无处可退。

    

    王翀眼中闪过抹寒光,脸色冷漠到极致,冷声道:“不想和你纠缠了,给我死吧!”

    

    “呵呵,看你想要玩身法,所以才逗逗你,既然你不玩了。”

    

    “那我也就不惯着你了!王家,我已经给足面子了!”

    

    手持折扇的凌天,眸中锋芒凌厉,若星辰宝石般明亮,清澈透亮,空明澄净。

    

    哗!

    

    刹那间,随着那折扇展开,他身上,爆发出惊人的气势。

    

    没有丝毫犹豫,迎着那王翀强大攻势,一扇便是招出去。

    

    霎那间,所有人能,都看到了一幅画。

    

    那画中,有山,有风,还有一条青龙!

    

    山是群山,松是无际,而龙,裹着暴风!

    

    整幅画,出现在战台之上,好似真的将山松搬出来了一般,一股狂风,从其中席卷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