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60章 凌天上场
    凌天站出来,将卞玉京挡在身后,负手笑道。

    

    而卞玉京和叶子楣等人,也都耸耸肩,还真的没有将玉璇玑放在眼中。

    

    “你!”

    

    “你算个什么东西!”

    

    玉璇玑怒视凌天,羞怒不已,俏丽的脸上上,显得很是扭曲狰狞。

    

    “哟,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位就是那位写出自是花中第一流的凌天,凌公子吧。”

    

    这时,那红秀儿走出来,打量了凌天一眼,而后看向其身后的叶子楣,“叶大家,你说你靠着这凌天公子,怎么还不敢参加花魁大会呢?是怕输给我姐姐红袖招?”

    

    “告诉你,虽然你这次进来东宫,但是我姐姐可也被荣亲王府请了去,她是这届的花魁,你终究逃不过输给她的命运,呵呵呵,这第一琴仙,你不会再有机会了。”

    

    那红秀儿冷笑道。

    

    “是么,那她今天,可不就要丢面子了?”

    

    叶子楣笑道。

    

    “你!你们这一群下三滥可都是疯了不成,一群阿猫阿狗,还想翻天?呵呵,凌天,你那一首彩云追月确实不错,但是不信,你还能在今天,做出比那还要厉害的曲子,我们,等着瞧!”

    

    玉璇玑冷哼一声,便带着一群人下去了。

    

    云扬落在最后,在凌天身前看了一眼,低声道:“凌天,没想到吧?我云扬未死,但今天也不会为难你,我们,龙门大比上,再见!”

    

    “切!拽的跟什么是的,一会看咱们怎么亮瞎他们的狗眼!”

    

    秦邵阳看着一群人离开的背影,啐了一声道。

    

    “罢了,我们赶紧准备吧,快上场了。”

    

    秦明月摇摇头。

    

    八州侯之后,便是各大王府,最后便到了四大亲王府,四大亲王府的牌面,自然不会小,都是请来了秦淮八艳中的大家坐镇,节目更是精彩纷呈,异象连连。

    

    特别是那荣亲王府的节目,竟然是沈天炼和那所谓的花魁红袖招联袂灯台。

    

    一首雨霖铃,红袖招抚琴,沈天炼舞枪,霎时间,畅春园内,夜雨纷纷,枪声如雷,异象之宏大,更是冠绝全场,所有武者,都是能感受到自己的神念和元气在躁动不已,惊诧非常。

    

    “好好好,真好,好久没有欣赏到如此精彩的节目了,简直比之皇宫内的,都不差呀。”

    

    这一次,就连那怡贵妃,也都抚掌称赞。

    

    不过,她却嘶了一声道:“可是,本宫记得这位便是沈天炼吧,他不是东宫的嘛,现在怎么...”

    

    “哦,启禀娘娘,荣亲王乃是皇叔,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东宫的人,自然也就是皇叔府上的人喽。”

    

    崔裹儿端庄笑道。

    

    “你倒是会说话。”

    

    怡贵妃拍了拍崔裹儿的手。

    

    “不过,他们献上了这么好的节目,你如今后悔放了那沈天炼给荣亲王了吧?”

    

    崔裹儿摇头,“自然不会,裹儿之所以借人给皇叔,当然是因为,我东宫,有更好的选择了...”

    

    说着,她看向高台之下的沈天炼等人,目光深处,闪烁着冷意。

    

    沈天炼如此举动,其实她根本就没有想到。

    

    他为荣亲王府站台,这是在赤裸裸的打东宫的脸。

    

    “哦?东宫如今的口气到还是真不小,我等还就真的好奇了,你东宫,究竟有和底气说出这般话,如今贵妃娘娘可还在,不如,就让贵妃娘娘评比一下,如何?”

    

    这时,中山王李煜冷笑一声道。

    

    “这...”

    

    怡贵妃沉吟一声,见那荣亲王始终闭目不语,又看那崔裹儿颔首示意,便是道:“那好,就依中山王所言。”

    

    “不过,没有个彩头,恐怕这评比也没有什么意思。这样,无论谁胜了,我都重重有赏。”

    

    “裹儿谢谢娘娘。”

    

    崔裹儿连忙在怡贵妃脚边跪下,那模样,好似她已经赢了是的,气的那李煜胡子都快飞了。

    

    后台。

    

    叶子楣远远看着那台上的红袖招,目光灼灼。

    

    “叶大家,我也是才知道,你竟然放弃了那花魁大会。我...”

    

    凌天走过来,略有歉意道。

    

    他真的忘了这个事情,原本还想还越千芳一个人情,帮叶子楣将这个花魁拿下的。

    

    “公子不必介怀,什么花魁不花魁的,并不重要。能在今天,与诸位一同演绎那首旷世之曲,我叶子楣,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只不过是可怜那红袖招,这么久了,她仍旧是跳不出那个圈子,如今再风光无限,也不过是中山王的一件玩物而已。所以,心生感慨。”

    

    “好吧。”凌天心中稍安,而后道:“那我们都上场吧,到我们了。”

    

    终于轮到东宫的队伍登台。

    

    作为最后一个上来表演的,凌天等人,也自然是吸引了极多的目光。

    

    如今,凌天的声名,在长安城,也算是鹊起。

    

    几乎无人不知了。

    

    那些皇亲贵戚,自然不必说,都已经认识了凌天。

    

    而八州侯,也是因为凌天废了两侯世子的原因,彻底记住了凌天。

    

    但是如今,却是看到凌天只带领着不到十人的队伍上台来,都是引论纷纷。

    

    这排面,也太过寒酸了吧?

    

    而且这些人之中,除了那叶子楣名气不小外,其他的,可都是一文不名的人物,他们一个都不认识。

    

    就这实力,也想跟沈天炼,红袖招,一争高下?

    

    霎时间,李煜不禁哈哈大笑,那红袖招也是摇头冷笑不已。

    

    沈天炼站在荣亲王身后,始终未曾抬头,不看凌天等人一眼,似乎,他们,不值得他抬头一般。

    

    “裹儿,你可不能诓骗我,要是不让我满意,本宫可是要罚你的。”

    

    怡贵妃笑道。

    

    “嘿嘿,娘娘你就瞧好吧,那个,你看,就是我跟娘娘说的凌天。”

    

    凌天握着怡贵妃的手道。

    

    “看模样倒是生的不错,就是修为差了些。对了,这人本宫倒是了解过,他的那彩云追月的曲子,和几首诗,本宫倒是喜欢。敛紫,你不是也总在我耳边夸他是天人么。如今就在眼前了,感觉如何?”

    

    怡贵妃看向另一边的张敛紫。

    

    “老祖宗,敛紫何时说过这些话,您就会取笑人家...”张敛紫直接羞涩不已,看也不看凌天一眼。

    

    “傻丫头一个!”

    

    怡贵妃笑骂一声,便不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