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59章 天榜第八 张敛紫
    “哦,我知道了。”

    

    凌天缓缓盘膝坐下。

    

    传说中的荣亲王,终于出现了,那颗覆灭凌家的仇人,近在眼前。

    

    无论当年凌家究竟是怎么被灭的,这荣亲王,都绝对是最大的主使。

    

    想要为凌家复仇,此人,必杀之!

    

    但是,如今面对荣亲王,凌天才知道,这为仅次于武皇存在的荣亲王,强悍到了什么地步。

    

    简直浩如天海,深不可测。

    

    甚至凌天觉得,此人不仅仅是看上去的这点修为,绝对更加强大,远超元神境界!

    

    想要杀他,可怕比登天还难。

    

    “呵呵,是被荣亲王的气势所影响了吧,正常,我们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也是一样,荣亲王的修为,仅次于武皇之下,没有人知道他如今真正的修为是何等境地。有传说,其实他已经和武皇一样,都到了离合境,但是....除了武皇,谁能看的透呢。呵呵。”

    

    “对了,荣亲王旁边那位,便是如今被称作南唐第一贤王的,恭亲王。和荣亲王不一样,恭亲王没有任何势力。他没有子嗣,一个人深居简出,从不过问朝廷之事,但是他的修为却也是绝高,在荣亲王之下,倍受人尊敬。”

    

    欧阳克指着那荣亲王旁边,拄着龙头拐杖的老头说道。

    

    “嗯,原来他就是恭亲王。”

    

    凌天眼睛微眯,要是说皇亲国戚,这恭亲王,还是他凌天第一个接触的。

    

    几年前在紫云宗,就是恭亲王,接走了柳依依。

    

    当时八蛟龙云舟车驾,凌天至今,都还记忆犹新。

    

    但是对于这位所谓的贤王,凌天却是知道,这人并不简单。

    

    在这武道世界能做到这一点的,绝对是绝顶的老狐狸。

    

    “嗯,沈天炼怎么跑荣亲王府的队伍里去了?”

    

    这时,李青城冷声道。

    

    众人看去,果然见到那战天榜榜首的沈天炼,竟然就在荣亲王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

    

    “呵呵,这小子真是伺候啊,靠上了荣亲王这么一颗大树,没人能动的了他了。”

    

    纳兰俊抱着肩膀道。

    

    “哼,他是东宫侍卫指挥使,不伺候太子妃,却跑到荣亲王那里,成何体统!”

    

    李青城怒哼一声坐在那里。

    

    “李大哥息怒,随了他吧,反正他也从没当自己是东宫的人。’

    

    凌天拍了拍李青城的肩膀道。

    

    那两位亲王落座,畅春园内的所有武者,也都重新落座。

    

    眼看着夕阳渐下,天色渐暗,时间,已经到了。

    

    咚咚咚...

    

    钟鸣八响,龙吟九霄,在会场北侧,忽然有七彩云霞升腾而起,在万众瞩目之中,一群身着华美宫装的柔弱女子,被一群女子簇拥搀扶下,缓缓的走了上来。

    

    “恭祝怡贵妃福寿安康!”

    

    园子内,所有武者同时起身,对着那女子躬身施礼。

    

    凌天却是抬起头,向着台上看去。

    

    却是发现,这所谓的怡贵妃,一身白衣,上面纹绣了团凤纹路,凤冠霞帔,模样虽不极美,但看上去,却是极致温柔,犹如春露柔花,生不出任何亵渎之感。

    

    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柔美纯净之人。

    

    能与之相比的,恐怕只有那古灵精怪的李师师了,但是后者,却是读了一份纯净,少了柔美。

    

    果不其然,凌天心中刚刚想到李师师,便看到那小丫头就站在怡贵妃不远处,朝着凌天眨眼睛呢。

    

    凌天目光旋即撇开,却是发现怡贵妃旁边,太子妃崔裹儿也朝着他意味深长的笑着,而且这狐媚子还将凌天的目光引向怡贵妃另一边的一位女子。

    

    那女子身材和怡贵妃差不多,就是连模样,也是有七分相似,安静无比,身着一身紫衣,和怡贵妃说笑着,闲的很是亲昵。

    

    “呵呵,你们都是我请来的宾客,今日是我的寿辰,大家不必拘礼,起来吧!”

    

    “谢贵妃娘娘!”

    

    众人落座,凌天不动声色,至于太子妃给他指着的那个女子,不用想,那可定就是张家嫡女,如今战天榜上排名第八的张敛紫了。

    

    如今一见,倒真是名不虚传,这张敛紫年纪不大,但是浑身凝聚云霞,修为深厚。

    

    怡贵妃的寿宴开始,对于那些繁文缛节,凌天也是没有任何兴趣,一直都是和李青城,欧阳克还有秦明月等人谈笑饮酒。

    

    若是碰到了好的节目,也看上一看,乐呵乐呵。

    

    很快,节目献礼,便是到了八州侯府,欧阳克和纳兰俊相继上场,不过两人的献礼平平,也就那么回事。

    

    倒是这其中,云州和扬州两府的节目,倒是让凌天眼前一亮。

    

    云扬请的长安城八大花魁之一的红秀儿为玉璇玑起舞,不仅如此,云扬也亲自上场,和玉璇玑琴瑟和鸣,一曲花池宴曲,曲声清丽,舞姿动人,引得那畅春园池水潋滟,异象天生。

    

    显然,这一次,云扬确实是有备而来。

    

    而因为此,云扬也得了怡贵妃的夸赞和重赏,在所有皇亲贵戚和豪门面前,可以说是出尽了风头。

    

    至于那扬州侯,出乎意料的,竟然是让南宫颜一人独舞,这南宫颜持剑而舞,在偌大的平台之上,犹如一朵盛开的艳丽花朵,虽然仅仅一人,也无任何配乐,竟然也惹得那天象降临,花开畅春园。

    

    就连那崔沉香,也不禁感叹南宫颜的舞道卓绝。

    

    不过,凌天看的倒是浑身鸡皮,明明是一个老爷们,整的和花魁是的,难不成,这家伙到了中州之后,一直闭关练舞了嘛?

    

    因为快到了东宫上场表演,所以凌天等人,都是到了后台准备。

    

    云扬玉璇玑还有南宫颜等人领了赏赐从台上下来,便正好碰到了凌天等人。

    

    “呵呵,玉京,没想到,你还是来了,怎么,这次还想靠着这个家伙,和我一较高下么?”

    

    玉璇玑看到卞玉京,便径直走了过来,冷笑道:“卞玉京,几年前的事情,我可一直都记得,我玉璇玑,绝不会输给你的。”

    

    “呵呵,玉姑娘,想来你是搞错了,你愿意和谁比就跟谁比去,我们,可从未将你作为对手。”

    

    “因为,你,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