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58章 荣亲王到
    “没错,天哥你叫我们来的时候,这裴天庆也就刚进我们学府一个多月,但是一个月来,可是叱咤学府,没人能敌,直就拿下我们学府的首席弟子之名,而且还带领我们学府,夺了府院大比的第一呢,很厉害呢。”

    

    秦邵阳也点头说着,不过眼中,却是隐隐有些不服。

    

    毕竟两人年纪相仿,修为也没差太多,但是战力可就是天差地别了。

    

    “原来如此,那此人人品如何?”凌天蹙眉问道。

    

    “一等一的!”

    

    欧阳克和秦邵阳异口同声。

    

    “冀州侯在边境军权在握,和兖州侯一样,都是从不结交权贵,他儿子也是,除了武道和上阵杀敌,别的什么都不在意。”欧阳克耸耸肩。

    

    “嗯,这小子虽然战力凶悍,但是没有架子。”张恺风也道。

    

    “那倒是可以结交一番。”

    

    凌天眼睛微眯,而此时那裴天庆似乎也有所感应,循着目光看向凌天,嘴角却是扬起一抹自信十足的笑意。

    

    “嘿,这家伙今天竟然出来了,真是奇了啊!”

    

    这时,纳兰俊惊讶一声,凌天从裴元庆身上的目光撤回来,循着纳兰俊的目光看去,眼睛,却是猛然一缩。

    

    他看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入场一伙人中的扬州侯世子,南宫颜!

    

    只见这南宫颜仍旧是一身红袍拖地,面容俊逸,眉眼如画,黑发如瀑。

    

    站在那里,竟然比一个女子,还要俊俏一些。

    

    不过,让凌天更为惊讶的是,这南宫颜的气息,可比凌天刚入中州时岁间,强盛了极多!

    

    其,元气如海,竟然有些深不可测之感。

    

    如此时间内的进境如此之多,根本不差云扬分毫!

    

    可见,其武道天赋之绝顶!

    

    “呵呵,这家伙入了中州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么长的时间闭关,难怪修为精进这么多,看来这次的龙门大比,他也是不想放弃了啊!”

    

    欧阳克道。

    

    “呵呵,那是自然,同样身为州侯世子,除了兖州那一位,谁不想在龙门大比上,一鸣惊人?”

    

    纳兰俊点头道。

    

    凌天看着南宫颜,若有所思。

    

    虽然在来中州前后的过程中,他和这扬州侯世子,有些过节,但是这么长的时间了,南宫颜,也没有再来找过他的麻烦。

    

    要说对他,凌天倒是没有什么仇怨的。

    

    而且,他总觉得这南宫颜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那里怪。

    

    那南宫颜好似也感觉到了众人惊诧的目光,旋即看了过来,却是在众人的身上逐一扫过,最后落在了凌天身上。

    

    “怎么,凌天兄弟,你和这南宫颜,认识?”

    

    欧阳克见此,奇怪道。

    

    “呃,差不多两年前,有过一次过节。”凌天挠挠头,道。

    

    “哦。那还是要留心些,这南宫颜心性无常,还是少搭理为妙。”欧阳克挑眉道。

    

    “嗯,自然。”

    

    凌天不置可否。

    

    “看,云扬来了,这个家伙,最近可是风头正盛啊!”

    

    这时,秦邵阳低呼一声,众人看去,果然是见到了云州侯的队伍也入场了,而引人瞩目的,自然是那队伍中,犹如鹤立鸡群,一身蓝白长衫,身背双刀,俊逸洒脱的是自云阳!

    

    然而这云扬,和皇家狩猎之时,更有大不同。

    

    彼时他一身血衣,极具煞气,而且还带着面甲。

    

    如今,云扬却是血气全服,反而变得无比通透,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而且其修为气势,更是比之前,暴涨了许多。

    

    这倒是让凌天,很是疑惑。

    

    当初在重楼塔第九层,按理说,这云扬应该已经死了的。

    

    他凌天躲进了归墟洞天,这才逃了一命,可这云扬,是如何活命的?

    

    当初凌天来不及细想,如今想来,这其中,想必必有缘由了。

    

    凌天瞳孔微缩,能够感觉的到,这云扬体内,隐隐还有一股强大的气息。

    

    看起来,这家伙,还是有所隐藏的。

    

    那么,这云阳相比也是得了什么了不得的机缘,才会如此了。

    

    凌天正想着,那云扬也是向凌天和欧阳克等人望来,负手徐行之中,满是傲然之色。

    

    似乎,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是的。

    

    “哼,这云阳自从觐见了武皇之后,倒是猖狂的很啊!”

    

    纳兰据道。

    

    “呵呵,人家能不猖狂么?他如今战力暴涨,不但在战榜上,已经杀到了第十一名的位置,在昆吾学宫,也已经是杨广之下昆吾第三人的存在,还觐见了武皇,受了褒奖!”

    

    “如今,风头正盛,我们,是万万不及啊!”

    

    欧阳克叹息一声道,而后看向凌天,“凌兄,听说你就是云州人,还和这云扬,素有仇怨,为兄劝你,得小心提防着点他!”

    

    “云州的实力虽然不算强,但是这些年,可是有崛起之势,而且云侯广结权贵,想要对你不利,还是很简单的。”

    

    凌天颔首,“我自然明白!”

    

    八州侯除了兖州侯外,全部到了,世家五国公也早已经到了。但是宇文家,却是没有道。

    

    凌天问了一嘴,原来是因为宇文泰身死,所以宇文家都没有出席这次寿宴。

    

    紧接着,便是各位王亲入场,最后的,自然也就是四大亲王府。

    

    果亲王老迈不能到场,仍旧是李戡带人来,李沐也是如此,但是紧接着,一群人簇拥着两位老者入场,霎时间,整个会场上下,全都站起身,躬身而立。

    

    凌天见欧阳克和纳兰俊脸色一变,众人也都站起身看去。

    

    这一群人,趾高气昂。

    

    尽皆是华服锦绣,光鲜亮人。

    

    而其中被簇拥着的两位老者,则更是气度犹如山川,神龙雍容,行走之间,龙行虎步,虽然看似老迈,但却是给人一种极致压迫之感!

    

    这两人,绝不是一般人!

    

    不过,凌天看到其中以为老者是,瞳孔便是猛然一缩。

    

    手臂内的龙形印记,便猛然发热,一股极其难受的焦躁之意顿起,让凌天的双眸,瞬间血红。

    

    “凌天。”

    

    秦明月上前,在身后将凌天紧握的手握住,一股冰寒之力进入凌天手臂,这才让凌天恢复如常。

    

    “凌天,那就是传说中,如今在我南唐只手遮天,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荣亲王!”

    

    欧阳克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