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57章 冀侯世子 裴天庆【三更】
    可偏偏这里,只是建了一个供人观赏休息的园子罢了。

    

    其手笔,让人唏嘘。

    

    而众人也从李青城口中得知,这畅春园,是三百年前,武皇为怡贵妃专门建的,可见两人的感情之深。

    

    怡贵妃的寿宴开始时间,选择在了傍晚,整个园子张灯结彩,一片喜庆。皇亲国戚,世家豪门,陆续到了畅春园。在各自的专属位置落座。

    

    而太子妃,则是一到畅春园,就个众人分开,寻怡贵妃去其身前伺候了。

    

    沈天炼也没有和众人坐在一起,不知所踪。

    

    秦邵阳等人盘膝坐下,看着眼前偌大广场,和攒动的人头,也是止不住的连连低呼。

    

    “我的天,这场面可真是大啊,恐怕就算是三个月后的龙门大比,也不过如此吧,看起来,出来宫府院和宗门,这长安的皇亲国戚,豪门世家,都是到了吧?”

    

    ‘没错,宫府院向来避嫌,所以不会参与皇亲盛世,至于宗门,也不在怡贵妃的邀请之列。但是天骄们,除了那战天榜的大部分人,其他的,还是可以来的。”

    

    李青城笑道,看向凌天,“一会儿,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些皇亲国戚...”

    

    “嗯。”

    

    凌天坐在那里,喝了一口灵酒,点头。他的目光,也一直看着周围,心中也是惊讶,这来寿宴贺寿的,果真都是高手。

    

    仅仅是元神境界的大宗师,就不胜枚数,法相境界的大宗师,那就更是遍地了,反而像他这般的金身武者,倒是不多,大部分,都是各家的杰出后辈。

    

    “李大哥,今天武皇应该会来吧?”

    

    凌天忽然问道。

    

    众人也都一怔,看向后者。

    

    李青城则是摇头,笑道:“武皇龙颜,岂是我们随意能见到的,虽然武皇和怡贵妃感情深厚,但这一次,仍旧不会来的。”

    

    “哦,那倒是可惜了。”

    

    凌天搓搓手,他倒是真的想看看这位传说中的南唐霸主,绝顶之上的武皇呢。

    

    “你看,五大世家中的张家,第一个到了!”

    

    忽然李青城拍了拍凌天肩膀。

    

    凌天望过去,果然见到一群人在一个老者的带领之下,在前排的位置区域落座。

    

    那老者看上去和颜悦色,修为也是在元神中期。

    

    而其身后,多是年轻后辈,人数不多,但修为却也都是不错。

    

    “王家和杨家也跟着来了。”

    

    而此时,又是两伙人入场,但是和张家比起来,那阵仗可就浩大多了。每一家浩浩荡荡都有百人之多,而为首者的修为气势,也远比张家的那一位,要强盛的多。

    

    凌天蹙眉看去,没有发现两家队伍中,有这一届的战天榜新生存在,如此看来,果然如李青城所说,战天榜的大部分天骄,仍旧是在闭关中,没有参加寿宴。

    

    “崔家也到了。”

    

    五大世家像是商量好的一般,一个到,全都到了,而且顺序,也都是按照强弱而定。

    

    而这崔家的领头之人,终于是凌天认识的了,正是那崔沉香的老爹,崔国公。

    

    而崔国公,也是这些世家之中,最为年轻的元神大能。

    

    如此看来,这崔家的实力,也可见一斑了。

    

    同样,位列战天榜第二,仅次于沈天炼的天骄崔湛,也不再队伍中。

    

    不过,凌天却是从崔家的队伍中,感受到了一道道羞怒的目光,循着目光看去,发现正是那崔凝几位小姐。

    

    凌天撇撇嘴,便不再去看。

    

    “哼,凌天,我到时要看看,今天你们能掀起什么浪花!”

    

    崔凝冷哼一声,目光始终盯着凌天和崔沉香。

    

    李家作为皇族,并没有在崔家之后出现。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八州侯。

    

    “哈哈,凌天兄弟,你们来的可真够早的,如此看来,想必这一次,又是要独领风骚,让我等大开眼界了?”

    

    那青齐两侯的世子欧阳克和纳兰俊,一入场,便是先朝着凌天过来。

    

    “呵呵,什么独领风骚,如今我可是风口浪尖上。这不,皇家狩猎结束,就藏在东宫不敢出来么。”

    

    凌天笑道。

    

    “黑,你说这话,我们哥俩可不信!今天,就看你表演了啊!”

    

    纳兰俊说着,两人竟然就这般大摇大摆的在凌天左右坐下。

    

    “好说好说。”

    

    很快,凉雍两州侯也到了,不过,这两位侯爷看起来年纪不过半百,修为到了元神境界,但却不是很高,一入场,便寻人似的四处扫视,最后目光都是定格在了凌天身上,霎时间,那股杀意,蔓延开来。

    

    “呵呵,马德,刘侬,也是做什么?难不成,还想在这寿宴之上出手?”

    

    青州侯欧阳靖忽然冷笑一声,看也不看两人一眼。

    

    “哼,欧阳靖,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儿马烈被废,你们最得意是吧,好,给我等着瞧!”

    

    那马德冷哼一声,在专属位置上落座,但是一张脸,却已经黑成了碳。

    

    “吗的?这名字起的倒是真别致。”

    

    凌天撇撇嘴。

    

    众人听了,也都忍俊不禁。

    

    四侯已至,很快,冀州侯便带人到了,凌天端着就被看去,目光却是凝在了那冀州侯爷身后的一个青年身上。

    

    此人身着暗金轻甲,背后背着一对儿八棱嵌银大锤,双目璨若蓝星,面容看起来,尚且稚嫩,好似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比秦邵阳还小。

    

    但虽然如此,这青年身上的气势,却是引而不发,极为雄厚,犹如一只面容俊美的蓝瞳白虎,只是还未到暴起之时。

    

    “这是....”

    

    “哦,他是冀州侯世子裴天庆,别看这小子年纪小,在冀州边境,没少历练,身手狠着呢,就是因为年纪尚轻,所以在修为上,还差那么一点儿,不然我们哥俩,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这次也是刚到中州不久,来了之后就进入飞将学府,而后就一直历练,也没参加上次的皇家狩猎。”

    

    欧阳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