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56章 沈天炼到了
    果然发现,如今凌天虽然仍旧是一洗白皙,但是看想去,不似以往那浑身沐浴淡淡金光,刚硬无比的模样,但是如今面如白皙,细腻犹如凝脂,但却是裹着一层晶莹的淡淡光芒,隐隐给人一众巍然如山的感觉。

    

    如果说凌天之前是表面的刚硬,如今,就是内在的厚重了。

    

    “嘶,是不一样了,看起来,便的更帅了嘛。啧啧,不知道今天之后,凌公子又要迷倒多少我长安城的小姐们呢!”

    

    叶子楣抱着古琴,啧啧笑道。

    

    “呵呵,可不,我看啊,不只是世家的小姐们,就算是皇宫贵族,那些公主郡主们,恐怕也是难当诱惑。弟妹,你可要看好了他!”

    

    张蕾也是取笑道。

    

    “呵呵,他要是不这么优秀,我也看不上他啊,对不!?”

    

    秦明月倒是显得大气十足,颇有风范,惹得大家都是仰天大笑。

    

    “好了好了,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还有时间打趣我,节目都排练的怎么样了?没问题吧?”

    

    凌天正了正衣襟道。

    

    “早就熟的不能再熟了,我们赶紧过去吧天哥,太子和太子妃的仪仗都等着呢!”秦邵阳道。

    

    “好,我们赶紧过去。”

    

    凌天等人,一路路浩浩荡荡,赶往东宫前殿。

    

    而李青城在前面,拉着凌天的袖子,低声道:“凌天,提前根本打声招呼,今天,有个人回来了!”

    

    “嗯?谁?!”

    

    凌天挑眉,不明白,还有什么人,值得李青城特意告知。

    

    “嗯,是沈天炼!”李青城颔首。

    

    “指挥使沈天炼?”

    

    凌天蹙眉,眼睛一转,“怎么,他什么意思,以后就留在东宫了?”

    

    “呵呵,怎么可能,可能还是因为这次寿宴吧,不过战天榜上的其他天骄,可大部分仍旧在闭关,我也是意外,他这次为何要出关。但总之,你当心一些,如今你在东宫势头正盛,又得罪了荣亲王,保不齐他别有目的。”

    

    “如今的你,还不是他的对手,如果遇到了什么,且有我给你顶着,你稍安勿躁。明白了么?”

    

    李青城拍了拍凌天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放心吧,李大哥。”

    

    凌天点点头,拳头紧握。

    

    “嗯,好!”

    

    李青城这才满意一笑。

    

    很快,众人来到前殿,却是发现,偌大的前殿广场,如今已经站满了东宫的贺寿仪仗人马,而正中间,正是太子妃崔裹儿的仪仗。

    

    在仪仗的左右,则是赵无极和一个伟岸的身影。

    

    凌天凝眸看去,第一眼,便是断定,此人绝对就是那传说中战天榜第一,如今这届新生第一人,沈天炼!

    

    只见他这身影身材伟岸,身着一闪鲜红的火焰展开,身背一杆浴火长枪。

    

    肤色白皙,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这沈天炼,生的好生俊逸。

    

    就连凌天,也不禁在此时,在心中暗赞一声。

    

    不论是外貌,还是身上那若有似无,深厚如海的元气气势,都让这沈天炼,成了万众瞩目的存在,甚至可以从崔裹儿的身上喜迎别人的目光了。

    

    “他就是沈天炼,好了,我们过去。”

    

    李青城扯了扯凌天的袖子,便带着众人上前。

    

    “李青城给娘娘请安,东宫贺寿队伍,已经到了。”

    

    “凌天拜见娘娘,因为准备,所以来的晚了,还望娘娘恕罪。”

    

    凌天也躬身道。

    

    “呵呵,无妨,都起来吧。”

    

    崔裹儿并没有任何不悦之色。

    

    而凌天抬眼看去,发现今天的崔裹儿,也是精心打扮过的。

    

    崔裹儿今天身着鲜红凤纹宫装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那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莲花移步到了凤撵之上。

    

    “既然都到了,出发吧。”

    

    “是!”

    

    太子妃一声令下,东宫贺寿队伍,便浩浩荡荡的除了东宫正门。

    

    凌天等人在后面跟着,那赵无极冷哼:“凌天,你如今的胆子,可这是越来越大了,怎么,恃宠而骄?不要以为,你在皇家狩猎上出了风头,就没人敢动你了。就凭今天这次,我便可以治你一个拖延之罪!”

    

    “呵呵,大将军这是怎么了?娘娘都没有怪罪凌天,何况,我们也并没有误了时辰啊!”

    

    李青城笑道。

    

    “哼,我自然拿你等没有办法,不过,走着瞧!”

    

    说罢,赵无极一声便离开了。

    

    而那沈天炼,倒是忽然转过头来,侧身用余光撇了凌天一眼,忽然一笑道:“你便是那新晋一等侍卫,凌天?”

    

    “正是,沈指挥,可有指教?”

    

    凌天负手,不动声色道。

    

    “你实力还算尚可,但我劝你不要太过张狂,更不要试图企及什么。因为,你还不够资格。”

    

    说罢,沈天炼呵呵一笑,伸手一招,一匹火焰缭绕的赤红独角兽出现在他身前,翻身上马,扬长而去。

    

    甚至从始至终,都未曾睁眼看过凌天一眼。

    

    “嘿,这家伙狂什么啊,一副墨中无人的样子,这么讨厌呢!”

    

    秦邵阳呸了一声道。

    

    “呵呵,人家是新生第一,如今又是已然进阶法相,可是整个南唐后辈中炙手可热的人物,自然有张狂的资格。”

    

    李青城呵呵一笑,“别管他了,我们跟上吧。”

    

    凌天没有说话,抿了抿嘴,强行压下心中战意和怒火,召唤出小青,拉上秦宁月和崔城乡,也扬长而去。

    

    沈天炼的眼神和话,不可避免的触动凌天。

    

    “第一新生,哼!”

    

    ......

    

    怡贵妃的寿宴,定在了武皇宫旁边的畅春园举行。

    

    而这说是院子,但是占地面积,却是比东宫都大,其中亭台水榭,一应俱全。

    

    不仅如此,这畅春园内,千花万树,都是珍稀的品种,且灵气盎然,进入其中,凌天等人还以为进了道场洞天,无不瞠目结舌。

    

    这畅春园,竟然好似建在了龙脉之侧,可以说,这园子的位置,是除了无皇宫外,整个中州,位置最佳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