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53章 怡贵妃的往事
    崔沉香是崔家嫡女,武道武魂,本该是极为上乘的,但是就因为这蛊毒,才让她战力极其低下,要不是靠着这阵法一道上的天赋造诣,崔沉香早就被淘汰了。

    

    不仅如此,任何人想要触碰这蛊毒,都有被沾染的可能性。

    

    所以,这也就难怪崔国公带着崔沉香看了这么多年的医生,但却始终无法解毒了。

    

    这毒,可以说是无解!

    

    “凌天大哥,你别介怀,我知道自己的蛊毒有多么可怕。你有这份心,沉香就很满足了。”

    

    崔沉香强颜一笑,就要戴上面纱。

    

    不过凌天却是直接按住了崔沉香的手,“谁说我解不了这蛊毒了?”

    

    “呵呵,这毒虽然凶恶,但对我来说,不再话下。只不过,解毒的过程,会有些漫长,也会极为痛苦。你,能忍受的了么?”

    

    凌天给了崔沉香一个鼓励的微笑,问道。

    

    “如果真的能去了我的毒,再痛苦,我都能忍受。”

    

    崔沉香重重的点头道。

    

    “那好,从今天起,我每天用一个时辰为你驱毒,想来在怡贵妃的寿宴之前,就能治好。”

    

    ....

    

    从崔沉香的院子里出来,凌天便见到了不知何时到的崔燕。

    

    “娘娘让你过去,跟我走吧。”

    

    说罢,崔燕也不容凌天表态,便转身去了。

    

    凌天耸耸肩,跟了上去。

    

    还是上次见崔裹儿的大殿,同样除了两人之外,再无其他人在左右。

    

    “怎么样,我妹妹的蛊毒,你真有办法?”

    

    崔裹儿问道。

    

    “嗯。”

    

    凌天点头。

    

    “呵呵,如此甚好!’

    

    崔裹儿嫣然一笑,走下来,凌天顺势退后,始终和崔裹儿保持距离。

    

    “你倒是聪明,原本武皇还想看看那蟠龙枪,谁知你转手送到了崔府。你这是故意的吧?”

    

    “呵呵,太子妃何用问我,我想什么,你不是都知道么?”

    

    凌天淡淡一笑道。

    

    “我可没那闲心,总读你的心。”

    

    崔裹儿在殿下面的椅子上坐下,“不过这次皇家狩猎,我东宫确实赚足了风头,你没让我失望。”

    

    “但是,两个月后,便是怡贵妃的寿宴了,这才是重中之重,我叫你来,也是为了此事。”

    

    崔裹儿抬眼,“你,如今可已经有了主意?想给怡贵妃,作一首什么曲子呢?”

    

    “还没有。”

    

    凌天摊摊手,“我对怡贵妃根本不了解,没办法作曲。我也正想找你,了解一下怡贵妃的生平。”

    

    “听闻怡贵妃最为受宠,她和武皇的感情,应该是极好的吧。”

    

    崔裹儿点头,“这倒是没错。”

    

    “既然你问,那我就告诉你。”

    

    “首先,你要知道,其实怡贵妃说起来,算是张家老祖!她是在我南唐建朝之前,就嫁给武皇了。”

    

    “什么!?建朝之前?”

    

    崔裹儿一句话,让凌天惊诧不已。

    

    “那这都多少年了?”

    

    难不成,这怡贵妃是一个比老太君还要老迈的老太婆?

    

    “呵呵,这有什么可惊讶的,你不知道李家王庭,有冰棺?怡贵妃和武皇成婚不久,因为大战正酣,所以武皇不得不将怡贵妃封印在冰棺之中,是三百年前,才解除封印的。”

    

    “三百年前么?那倒是还好。”

    

    三百年对于武者来说,不长不短。

    

    这感情,却是应该还在保鲜期。

    

    不过,又是三百年前发生的,这怎么都这么巧,都是三百年前的事情?

    

    “嗯,可以说,如今张家还能位列五大世家之一,就是因为有怡贵妃在。不然,以张家后辈的武道底蕴,早就该没落了。”

    

    “不过这一届张家出了一个美人儿张敛紫,倒是极为出色,要不要我给你介绍认识认识?”

    

    说着,崔裹儿暧昧的看向凌天。

    

    “说正经事。”

    

    凌天作嫌弃状,在太子妃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好,咳咳。至于怡贵妃和武皇的感情....那这幅画,你不得不看了。”

    

    崔裹儿敲了敲脑门儿,伸手在戒指上一抹,却是摸出了一副卷轴,扔给了凌天,“你先看看。”

    

    “这是什么?”

    

    凌天接过卷轴,疑惑不解。

    

    但是将卷轴打开来看,却是发现,这上面竟然是一张画。

    

    画中描绘的,是一位女子,站在楼阙之间,一袭月色白裙的背影,于夜色中凭栏而立,望着夜空中的一轮明月,月下,是一片盛开的花海。

    

    而在这背影旁边,则是一道虚幻的武将虚影。

    

    只有画,没有落款,也没有题跋。

    

    “这是?”

    

    凌天看向崔裹儿,这画看上去应该是人临摹的,不过其中意境,凌天倒是能够了解几分。

    

    “呵呵,这是当年怡贵妃所画,那时候,武皇带兵出征,远赴数十万里。那一次分开,两人一别就是十年。怡贵妃因为思念武皇,就画了这么一幅画。后来这画通神显意,被武皇一直珍藏在武皇宫。不过外界临摹的摹本很多,几乎所有的长安城武者,都见过。”

    

    崔裹儿笑道。

    

    “哦?这是为何,摹本如此之多,也不怕亵渎天颜?”凌天挑眉。

    

    “亵渎?呵呵,谁敢?之所以摹本众多,是因为怡贵妃一直找不到一首诗,来配上这幅画,而且这一拖,就是千年,到现在,悬挂在武皇宫内的这幅画,仍旧是空白的。虽然这画通神显意,但怡贵妃仍具不满意,所以,不愿意落款。”

    

    “对了,你这么会作诗,不如你来试试?”

    

    崔裹儿似笑非笑道。

    

    “呵呵,这倒是不难,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说着,凌天合上卷轴起身。

    

    “既然如此,太子妃娘娘若是无事,我就告辞了。”

    

    “怎么,你有主意了?”

    

    崔裹儿有些惊讶,没想到凌天看了一幅画,就想到了点子?

    

    “自然,娘娘就等着看好戏吧!”

    

    凌天说罢,便拱手告辞。

    

    原本,凌天对这怡贵妃寿宴的曲目还一筹莫展,但是直到看到了这幅画,他脑海中,便直接想起了一道旋律。

    

    那就是花好月圆夜!

    

    当年凌天在地球上时,可就很喜欢这首任贤齐和杨千嬅的歌,而且这首歌的词曲,和这幅画,简直是绝配。

    

    至于为这幅画配诗,难道还有比水调歌头更配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