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52章 我只给绝顶美人儿作诗
    说什么快忘了自己的样子,分明就是想让凌天看看自己丑陋的脸罢了。

    

    崔沉香的大眼睛里满是泪光,委屈的让人心疼。

    

    她就是因为在崔府总被羞辱,所有很不愿意在崔府呆着。

    

    要不是凌天让她引荐,她才不会回来看到这些妹妹。

    

    更何况,还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揭伤疤,崔沉香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委屈和羞怒。

    

    “呦呵,姐姐这是干什么,如此激动?我们怎么过分了?我们不过是想念姐姐而已啊!”

    

    “好吧,既然姐姐不愿意,那我等也不为难姐姐了。”

    

    那崔凝似笑非笑,摇动着手中团扇,摇风摆柳,风姿绰约的走到凌天跟前,一双狐媚的眼睛勾了凌天一眼,道:“久闻凌天公子素有才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你是谁?”

    

    凌天不动声色,淡淡问道。

    

    “大胆,这位是我崔府二小姐崔凝,还不行礼?”

    

    一个小丫鬟怒道。

    

    “呵呵,我凌天身兼勇武大将军职,恕不能行礼。”

    

    凌天负手,不卑不亢道。

    

    “勇武大将军?呦,官威还不小呢,不知道我们这长安城,到处都是大将军?”

    

    那小丫鬟不以为意道。

    

    “罢了,你下去!”

    

    那崔凝呵斥一声,笑道:“凌公子不要和下人一般见识。我呢,如今有一事相求。”

    

    说着,她将手中团扇递给凌天,“公子请看,我这团扇上没有公子墨宝,当真遗憾,如今在我府上遇到了,想请公子留下一首诗,如何?”

    

    凌天定定的看着崔凝,直到看的那崔凝的脸色都变了,这才笑道:“原来小姐是要求诗啊?”

    

    “正是。”

    

    崔凝撇了一眼旁边的崔沉香,刻薄道:“我崔凝自认容貌还入得了眼,我听闻过公子那一首花中第一流的诗,心中甚是喜欢。所以,不知公子,可有灵感?”

    

    说着,崔凝拢了拢耳边的发髻,极尽骚魅。

    

    崔沉香一双粉拳紧紧攥着,直接都扎进了肉里。

    

    “呵呵,好啊!”

    

    可出乎崔凝和崔沉香意料的是,凌天竟然直接答应了。

    

    崔沉香看向凌天,一脸的不解和不信。

    

    凌天怎么可以答应给崔凝作诗?

    

    “呵呵,那好!来人,准备笔墨!”

    

    丫鬟们将笔墨乘上,凌天想都没想,就在那团扇上,挥毫泼墨起来。

    

    片刻,一首诗,便写完了。

    

    “这么快?”

    

    崔凝好奇的得很,当即拿过团扇,将诗词读了出来。

    

    “暗梅幽燕京,卧子枝痕绸,遥闻卧似水,易透达春绿。”

    

    “这是什么诗?”

    

    “夸我的?”

    

    崔凝紧蹙眉头,捧着那团扇,看着凌天写下的四句诗,不明所以。

    

    这诗词看起来是描写梅花的,但是怎么读起来,这么怪?

    

    “呵呵,看不懂么?那就多读几遍!”

    

    凌天嗤笑一声。

    

    而旁边崔沉香眼睛一转,也是很快便明白了其中意思,当你抿嘴,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崔凝知道这可能不是什么好诗,反反复复读了几遍,知道身后一众丫鬟和小姐忍俊不禁,她这才看明白了这首诗。

    

    俺没有眼睛,我自知很丑,要问我是谁,我是大蠢驴?

    

    “凌天,你竟然骂我丑,骂我是驴!?你好大的胆子!”

    

    崔凝脸色狰狞,恶狠狠的瞪着凌天,那摸样,恨不得直接将凌天生吞活剥。

    

    她崔凝长这么大,还从未受此侮辱过!

    

    “呵呵,我凌天的诗,想来都是给这世间绝顶的美人儿所作,你,配么?”

    

    凌天冷笑一声,便拉起崔沉香的手往外走。

    

    “凌天,你可知道,你旁边的这位崔沉香,面相粗鄙丑陋?”

    

    崔凝在其身后吼道。

    

    “呵呵,崔沉香?就你等着庸脂俗粉,也敢和沉香姑娘的天人之姿比拟?!”

    

    凌天头也不回,拉着崔沉香就除了崔府的大门。

    

    “凌天!气死我了!”

    

    崔凝在后面气的直欲发疯。

    

    .....

    

    “凌天大哥,谢谢你。”

    

    在回东宫的路上,崔沉香坐在凌天身后,许久之后,才开口。

    

    “谢什么,应该的。”

    

    凌天摆摆手。

    

    他是真看不惯崔凝等人的嘴脸,也不想看到崔沉香受委屈。

    

    “可是,我破了你的规矩,你的诗,只为这世间绝顶的美人儿所作,但是沉香的容貌丑陋。”

    

    “你别这么说,人要自信,而且,谁说你丑?”

    

    凌天侧头,问道:“沉香姑娘,凌天冒昧的问一嘴,你...脸上的胎记,是天生的?如果只是胎记,想要去掉,不难吧?”

    

    “要是胎记,自然是不难。”

    

    “可是我这个是天生,但不是胎记。”

    

    崔沉香叹息一声,“早年我娘在怀我的时候,去漠北探望时任平北大将军的我爹,在路上,被匈族的尖细暗算,施了一种极其恶毒的蛊,我娘因此一病不起,在生下我之后,就去了。”

    

    “而我的脸,一出生,就是这样,我爹带着寻遍了天下名医,可这么多年,仍旧一筹莫展。”

    

    “而自从我娘没了,我和我姐姐,就没有了依靠,生在这世家,身不由己。而我因为模样实在丑陋,而崔家又是有名的脸面世家,所以...”

    

    沉香的语气,相当没落。

    

    “蛊毒?”

    

    凌天眉头一挑,“如果是毒的话,那还真的倒是好说了。”

    

    “怎么,凌天大哥,你有办法,你还是丹医啊?”

    

    崔沉香眼睛一亮道。

    

    “呵呵,别的病,我不会看,但是这毒....我还真没见过我解不了的。”

    

    “你先别急,等回去,我就给你瞧瞧。”

    

    “好!”

    

    凌天回到东宫,便给崔沉香瞧了脸疾。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崔沉香脸上胎记,确实是一种极其凶恶的蛊毒所至,而且,这蛊毒从崔沉香出生,就进入了她的血肉之中,如今已经十几年,早已经根深蒂固。

    

    不但毁了崔沉香的容貌,连带着她的武道根基个天赋,都一起被蛊毒给毁了个七七八八了。

    

    如此一来,她崔沉香怎么可能在武道一途上有所成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