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50章 送王道兵刃 要赏赐
    “快看,这不是大小姐么,她怎么带个男人回来?”

    

    “就是啊,小姐这摸样,还有男人贴上来?”

    

    “别闹,在怎么说,小姐也是我们崔家大小姐,虽说模样丑陋,但是地位可是在呢,我们还是别嚼舌根子了,免得主子们张嘴。”

    

    “呵呵,崔沉香竟然还有命从皇家狩猎上回来,真是丑人命硬啊!”

    

    “呵呵,二姐姐,你跟她置气什么?她回来便回来呗,我崔家女子尽是花容月貌,偏偏就这崔沉香如此粗鄙丑陋,不受人待见的。”

    

    “而且,我听闻爹爹要将姐姐你许配给李戡做郡王妃呢。”

    

    “切,三妹,你莫不是在笑话我,屁的郡王妃,那李戡是什么货色,要嫁,也要嫁渤海王李沐!”

    

    “咦,不过两位姐姐,你们觉不觉得,崔沉香旁边的这个男的模样气质都是极好呢!他什么来头啊?”

    

    “呵呵,气质模样有什么用?我刚差遣奴才打听了,他叫凌天,虽说有点能耐,但是出身极差,怎么四妹你看上他了?不过他倒是独创了墨镜和团扇,你要是真有这心思,姐姐我们可就不愁这墨镜和扇子了呢!“

    

    “凌天?他就是那个写出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的凌天嘛?哎呀,可惜了,要是出身好一些,也算是个良人呢?”

    

    “你个小浪蹄子想多了,要是他出神好,还轮的着你啊?二姐姐早就出手了。”

    

    “就你们两个多嘴...”

    

    一路上,无论是小姐们还是下人们,就没有不惊讶的,但是言语中,多是鄙夷之言。

    

    这些所谓的出身之言,凌天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所以也根本没有去在意。

    

    但是没有想到,这崔沉香,竟然也会被这么多人议论。

    

    “沉香姑娘,你的伤,没什么大碍吧?”

    

    凌天打破尴尬,主动开口问道。

    

    “不妨事,不过是震伤,服了些疗伤丹药,没大碍的。”

    

    崔沉香柔柔一笑道。

    

    确实,崔沉香如果不看那一张脸,一双星眸,是极为迷人的。

    

    “沉香姑娘,你不必在意别人说什么。人生一世,当有傲气。你,比她们强百倍。”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你终有一日,会让她们自惭形愧。”

    

    凌天看着崔沉香,温柔道。

    

    崔沉香哪都很好,就是性子太弱。

    

    这等性格,在这方武道世界,只能备受欺负。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这诗真好,我会牢牢记下的。”

    

    崔沉香眼中闪过一丝窃喜,倒是为这两句诗而欢喜呃。

    

    凌天摇摇头,不去再说。

    

    很快,两人来到了后花园的一处殿前。

    

    “你进去吧,我爹就在里面等你。”

    

    “好!”

    

    凌天深吸一口气,迈步上前。

    

    “晚辈凌天,拜见崔国公!”

    

    一进大门,凌天便看见屋子中堂之下,坐着一道身着紫色袍服的身影,没有细看,但是其身上散发着的如海般悠长的气息,却是让凌天心中一凛。

    

    这等威压,绝对堪比陈玄龄那些人。

    

    “呵呵,不必拘礼,起来吧!”

    

    崔国公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倒是和善,

    

    凌天起身看去,这才发现,崔国公看上去年过半百的模样,中期师傅,腰背挺直,颇有气势。

    

    “小兄弟请坐,我也是听说了你在皇家狩猎上的竟然表现,当真是英雄出少年,让我刮目相看啊!”

    

    崔国公拂动胡须笑道。

    

    “国公谬攒了,凌天这点而能耐,怎能入得国公眼。”

    

    凌天谦虚道。

    

    “呵呵,你不必自谦,那两位州侯的世子,和宇文家的小蛮人是什么斤两,我还是知道的。”

    

    崔国公敲着桌子,瞥了一眼凌天,见其喜形不假于色,也是暗暗点头。

    

    “不过,我倒是没明白,你刚回到长安,为何就来我这里了?”

    

    “你不会以为,我这个国公,很闲吧?”

    

    崔国公忽然笑道。

    

    “晚辈自然不敢无故叨扰国公,凌天此次前来,是想物归原主的。”

    

    凌天道。

    

    “物归原主?什么物归原主?”

    

    崔国公眼睛一转,蹙眉道。

    

    “呵呵,晚辈不敢隐瞒,这次之所以能够从皇家狩猎上逃回一命,其实是因为沉香姑娘救了一命。”

    

    凌天忽然抬眼,低声道:“至于那归墟道场,晚辈已经去过了。”

    

    “什么!?”

    

    崔国公脸上一惊,挥手间,将整座房间屏蔽,而后看向凌天,“你什么意思?”

    

    “晚辈哪有什么意思?只不过是在道场中,得了件宝贝,今天一到长安,就特地给国公送来了。”

    

    说罢,凌天手一扬,一杆黑色的龙枪,便浮现在了崔国公面前。

    

    “国公,此枪名为蟠龙,正是得自那归墟道场,晚辈也是凭借此枪,为东宫多的皇家狩猎的魁首,于此,已经是占尽了便宜,如今,一到长安,自然要赶紧送还给国公。”

    

    崔国公看着眼前的那一杆威势惊人的王道长枪,脸上的惊讶之色,渐渐收敛。

    

    良久之后,才道:“这枪,真是出自归墟?”

    

    “千真万确!“

    

    “你还知道些什么?”

    

    崔国公的话音之中,渐渐冷冽。

    

    “晚辈明白,崔姑娘此次狩猎,另有使命,就是寻找这归墟道场,晚辈自然诚惶诚恐,这兵刃,也断然不敢私藏。”

    

    “难道,归墟道场还有什么秘密?”

    

    凌天眼睛一转,故作蹙眉,“可是晚辈在其中逗留的时间极短,除了这王道兵刃之外,其余的,并没有什么发现啊!”

    

    “啊,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

    

    “难得你明白事理!”

    

    “不错,我需要的,正是这王道兵刃!不错不错,你年纪轻轻,就如此知道轻重,且胆识和能力,都是顶尖,不可小觑。”

    

    崔国公忽然哈哈一笑,身后将那蟠龙枪拿在手中,连连点头道:“这枪,也真是好枪,既然如此,我便收下了。”

    

    “晚辈多谢国公体谅,国公放心,晚辈定然守口如瓶,将归墟道场的事情,烂在肚子里!”

    

    凌天起身再拜。

    

    “好好好!”

    

    崔国公连说三个好字,便将那蟠龙枪放在一边,和颜悦色道:“其实,你也不比如此惶恐,你是东宫之人,按理说,也算是我崔家自己人,而且我听说你还救了沉香,所以,你以后不必见外。就当这崔家,是你本家好了。”

    

    “晚辈不敢。”

    

    凌天再拜。

    

    “哎,别在说这些虚头巴脑的话了。不管怎么说,你将这蟠龙枪送到我府上,整个长安城,都会知道,我若是不赏赐你,反倒是惹人生疑,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

    

    崔国公靠在椅背上,饶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