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49章 入崔府
    “你...你...”

    

    云扬看向凌天,脸都憋红了。

    

    他万般算计,就连那空间泯灭他都能逃出生天,又拿到了寂灭沙皇留下的死寂战斧。

    

    但是如今,却仍旧赢不了凌天,这让他怎能不气!

    

    为何老天非要让这凌天逃得性命,处处压制于我!

    

    此时此刻,云扬大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羞怒之感。

    

    但如今,却已经是无可奈何。

    

    “呵呵,既然如此,该出来的,也都出来了,王叔,你该宣布结果了。”

    

    崔裹儿笑道。

    

    “呵呵,这一次皇家狩猎人才辈出,让我刮目相看,不错不错,天佑我南唐昌盛啊!”

    

    李重阳哈哈笑道,浮动着胡须道:“既然如此,皇家狩猎,已然尘埃落定,我宣布,这次皇家狩猎的最后胜者,东宫!”

    

    ......

    

    皇家狩猎,以东宫决绝地反击落幕。

    

    结果,自然是超乎所有人意料了。

    

    这个以一群并不被人看好的武者组成的战队,于众多强者之中,一路黑马到底,成为最后的赢家,也为东宫,博取到了难能可贵的威名。

    

    而带出了王道兵刃的凌天,更是被人津津乐道。

    

    可以说,没有凌天,东宫在皇家狩猎之上,都不会如此出彩,就算是最后东宫没能胜过果亲王府,但是凌天斩杀两州侯世子,灭杀国公府公子,那都是让人震惊的。

    

    回返中州,众人不能纵马疾驰,因为要和东宫护卫一起,护送太子妃的仪仗。

    

    而欧阳克、纳兰俊等人,也都浑身包扎的和木乃伊是的,过来和凌天道贺。

    

    在一架豪华的马车上,众人的脸色虽然都是因为得了皇家狩猎的榜首,而兴奋潮红。

    

    但是渐渐的,众人的笑谈声,却是没了,反而张召等人,脸上还有些许愁色。

    

    “呵呵,怎么了你们这是,好好的,咋都这幅表情了?”

    

    秦邵阳闷了一口酒,怔道。

    

    “唉,这次东宫是一雪前耻,但是...凌天...”

    

    张召看向凌天,“你不但彻底的得罪了荣亲王府,还将那马烈和刘秀给废了,这凉雍两州侯,怎能战罢干休?”

    

    “嗨,张大哥,这你不用担心,那马烈刘秀死有余辜,废了也就废了,那两州侯就是废物,我和欧阳回去,自会给家里去信,凉那凉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纳兰俊摆摆手道。

    

    八州侯中,青齐两州,一直都和凉雍两州不睦,这是都知道的。

    

    “那刘秀和马烈且不论,那宇文泰呢,凌天可是将他杀了!虽然宇文泰不是宇国公家第一出色的后辈,但那也是宇国公的嫡系子孙,况且,他哥哥宇文成都,可不是好惹的。你两州,难不成还要和宇文家撕破脸皮?”

    

    张召道。

    

    这下,纳兰俊和欧阳克对视一眼,都没有再说话。

    

    宇文家是第六国公,虽然位于五大世家之下,但也比青齐两州的实力强大,往日本无怨,如今,也自然不会轻易交恶。

    

    更何况,张召说的一句不假,那就是这宇文泰的哥哥宇文成都,可不是个善碴。

    

    “宇文成都是谁?”

    

    凌天忽然抬头问道,他见纳兰和欧阳听到这个名字,脸都变了。

    

    “宇文成都...他是我们那一届新生龙门大比榜首,战天榜第一天骄!”

    

    张召闷了一口酒,看向凌天,“如今,这宇文成都早就晋升法相了,在国子监内,也是鼎鼎有名,如今应该在外行军征战,他的战力,想来我不用说,你也知道。”

    

    “其实,宇文成都如今倒不用太多紧急,他毕竟是上届新生,和我们还未曾有什么交集,倒是这宇文家,倒确实出了名的睚眦必报。就是我爹,也不怎么愿意和他打交道。”

    

    欧阳克也叹息一声道。

    

    “嗨,我说你们就是瞎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他宇文家,还能大过东宫?我天哥可是为了东宫的荣耀在得罪了这些人,太子不会不管吧?”

    

    秦邵阳道。

    

    “太子?殿下拿什么管?东宫自身都难保。”

    

    张召摇头。

    

    “那这...”

    

    秦邵阳和张恺风对视一眼,也有些犯愁。

    

    “呵呵,这你们不用担心,一个宇文家罢了,说实话,我还真没放在眼中,宇文泰杀了也就杀了。”

    

    “邵阳有句话说的没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喝酒!”

    

    凌天举杯,从始至终,不见愁色。

    

    ....

    

    仪仗回到长安东宫,一路上并无任何波折。

    

    太子妃下了凤辇,看了凌天一眼,道:“你们这次为东宫不惜性命,争得荣耀,东宫必要赏赐,不过如今本宫要去武皇宫觐见陛下,你等,先回去歇息疗伤。”

    

    说罢,崔裹儿便带着人走了。

    

    欧阳等人也都跟着告辞,凌天却是没有进东宫,而是看向崔沉香。

    

    “沉香姑娘,凌天久闻崔国公之名,不知,可否为在下引荐一下。”

    

    众人听了都是一怔,不明白素来不愿结交权贵的凌天,为何突然想找崔家了。

    

    秦明月眼睛转了了转,也好似知道了什么。

    

    “沉香妹妹,这应该没有什么难处吧?”

    

    崔沉香的脸色有些慌张,但片刻后还是连连点头,“没问题的,我去找我爹说...”

    

    “那好,凌天,你这就跟沉香妹妹一起去吧。”

    

    秦明月笑道。

    

    “你跟我一起。”

    

    “不了,我们还都有伤在身。”

    

    “那好,等我回来。”

    

    凌天和崔沉香一路直奔长安城南的崔国公府邸。

    

    这也是凌天一次见识到国公府邸。

    

    独自负手站在华贵气派的府门前,凌天看的出,这崔国公的家风,应该是极为稳重。

    

    这些府邸的装饰用料虽然不会华丽张扬,但也都是极为名贵。

    

    不一会,换了一身衣服的崔沉香从府门内小跑了出来,“凌天,我和我爹说了,他让我带你过去呢!”

    

    “呵呵,那真是多谢沉香姑娘了。”

    

    凌天拱手,两人一同步入崔国公府。

    

    一入府,凌天便感受到了一路上向着自己和崔沉香头来的目光和隐隐的指点。

    

    凌天听力聪敏,自然也听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