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42章 两口井 一起死!
    棍、剑、指、火、气!

    

    五技合一,这一等组合,让凌天剑棍之上,凝聚成的火焰风暴,席卷虚空而出,顷刻间,就暴涨无数倍。

    

    所过之处,空间也同样纷纷碎裂,将那之前那风暴翼龙施展出来的烈焰飓风,瞬间压制!

    

    而整个九层空间,都是因为这两道风暴的出现,开始出现咔喳的碎裂声音。

    

    这片空间,本就摇摇欲碎,如今,更是承受不了两道这等规模的能量出现。

    

    此时,遗迹外,平台之上,李重阳看着眼前震颤不已的九重塔虚影,已经惊诧的目瞪口呆。

    

    “不好,不但通道毁了,貌似那那方空间,都要破碎!”

    

    李重阳的话音落下,所有人,都是从座位上站起,看向远方的那一片黑色雷云,瞠目结舌!

    

    这狩猎,能将这片空间粉碎!?

    

    这里面的四个人,是搞出了多大动静!?

    

    “都别站着了,所有人,退后!”

    

    李重阳卷起沙盘,大喝一声。

    

    所有人,也都反应过来,纷纷架起遁光,向着海岛外飞驰。

    

    这么大体积的空间碎裂,产生的波动,绝对不会小。

    

    若是被余波波及,那可真就尸骨无存了。

    

    但此时的秦邵阳张召等人,却是满脸的忧色,凌天他们,可还在里面啊!

    

    重楼塔第九层内。

    

    云扬看着那碰撞在一起的两道火焰风暴,已然惊的目瞪口呆。

    

    在两道攻击触碰的霎那间,强大的波动爆炸,空间开始泯灭碎裂。

    

    而风暴翼龙聚集的那一道飓风,根本无法阻挡。

    

    凌天的棍剑指合一,一路摧枯拉朽,直接轰碎那飓风,而后吞没整个风暴翼龙。

    

    而此时,整片空间也是到了崩溃的边缘。

    

    黑暗,从四面八方向着中心缩小,那都是混乱的空间风暴。

    

    凌天等人虽然没有死在云扬和风暴翼龙之手。

    

    但是,这空间之力,却是他们绝对无法抵挡的。

    

    就是长公主出手,都是不行!

    

    “凌天,我们去祭坛!”

    

    这时,崔沉香道。

    

    凌天闻言,抱起两女,便直接飞临祭坛边缘。

    

    但是凌天却发现,此时的祭坛周围,还有禁制残留。

    

    他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破开!

    

    “用这个!”

    

    崔沉香从怀中掏出一块漆黑的令牌。

    

    这牌子,凌天并不陌生,正是群芳阁阁主,越千芳给他的那类令牌!

    

    没想到,崔沉香,也有一块!

    

    “凌天,这阵令牌应该有三块,云扬那里还有一块!”

    

    凌天随即向空中看去,而后伸手一招,直接将那块掉落下来的牌子,摄在手中。

    

    原来,云扬就是靠着这一块牌子,才得意回返第六层,从而骗过了凌天。

    

    同时,凌天也掏出了自己的那一块牌子。

    

    三块牌子合一,赫然组成了一道巴掌大小的全新令牌,而其上的纹路合一,赫然是重霄二字!

    

    因为之前凌天的令牌只是一小块,所以并没有发现这竟然能组成两个字。

    

    重霄令合一,凌天直接将其举起,霎时间,祭坛上的阵法破开,凌天将秦明月和崔沉香放入其中,而后飞上高空,将那悬浮着的明月,以及那风暴翼龙身死后残留了魂魄和水晶宝箱揽入戒指中,而后飞入祭坛。

    

    “怎么办!?”

    

    凌天落下,看向周围。

    

    此时空间仍旧在泯灭之中,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不久之后,这方祭坛,也会被吞食,他们仍旧无法逃脱升天。

    

    “或许,我们真的只能等死了...”

    

    此时,崔沉香趴在祭坛上,脸上,已经满是绝望。

    

    “怎么了,沉香妹妹?!”

    

    秦明月此时精神也恢复了正常,强忍着疼痛,爬了过去。

    

    凌天也走上前,发现崔沉香身前,是两方井口!

    

    没错,这祭坛上,就是两口井!

    

    但此时,这井中,并没有水,也不深。

    

    其中一口井内,是一方绿色的山川影像,整个井口,就好似一面透明玻璃一般,仿佛伸出手去,就能触摸到另一方世界是的。

    

    不过,凌天探手过去,却是发现,那层‘玻璃’是一种远超他理解的禁制阵法,根本过不去。

    

    “夭夭?”

    

    凌天在心中呼喊,不过桃夭夭却是也无可奈何。

    

    “凌天,这阵法...我没办法的,你那剑影也不行,太玄妙了,这方寸之间,尽是天地结界之力,只能出,不能进。这口井,是对面那方世界的出口!”

    

    “出口!?”

    

    凌天根本想不明白,但是看向另外一口井,这口井和旁边的那一口,完全不同。

    

    这一口井内,漆黑无比,仿佛一个漆黑的漩涡,透着空间虚无的吞噬之力。

    

    凌天站在边上,就能感觉到其中极致凶险。

    

    想必旁边那口可以从另一方世界传送过来的井来说,这一口,怎么看上去,都跟死亡之井一样。

    

    “这一口井,不是完整的,应该是这片遗迹的主人还没有修好,就死了...”

    

    崔沉香素手紧握,满是绝望,“如果我没有猜错,旁边的那一口井,只能出不能进,而这一口,是可以进出的,若是这井完好,我们就可以逃脱生天,但是现在...”

    

    “这...不完整?”

    

    秦明月也怔在那里。

    

    不过,凌天倒是有些意外,暗道这崔沉香竟然还能知道这些,当真了不得啊。

    

    “轰!”

    

    然而,这时祭坛外,突然响起一道惊天动地的轰鸣之声。

    

    凌天抬头看去,却是发现,那头顶之上,横亘天际的风沙漩涡,竟然在极速的收缩。

    

    “没有时间了。”

    

    秦明月道:“沉香姑娘,你的意思是,这口井,是我们唯一可以活命的出口是么?”

    

    “没错,但是残缺不全,这里面的空间之力,能碾碎所有人,至少,武皇以下,都绝无可能活命。”

    

    崔沉香颔首。

    

    “空间之力么?”

    

    秦明月沉吟一声,却是看向凌天胸前的桃核。

    

    凌天也看了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

    

    “事到如今,沉香妹妹,我想问你,你本可以早离开这里的,为什么没走,你难道不知道你留下来,是会死的!”

    

    秦明月看向崔沉香的眼睛,凝声问道。

    

    “我...我...我是想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崔沉香吞吞吐吐回道。

    

    “只是因为这个么,都这个时候了,你不说实话,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秦明月见崔沉香的眼神还在闪烁,于是直接摘下面纱,“沉香妹妹,我们都是将死之人,能死在一起,这是命中注定的缘分,我的脸,只有我们自家人见过,现在,你可以摘下你的面纱,说出你的心里话么?”

    

    “明月姐姐,你!”

    

    秦明月那倾国倾城的容颜,足以让女人都为之动容,此时此刻,崔沉香瞬间就怔在那里。

    

    “我...”

    

    不过,面对秦明月眼睛,崔沉香最后还是狠狠的咬着嘴唇,“我承认,我喜欢凌天,我不想他出现意外!”

    

    “沉香姑娘,你...”

    

    站在一旁的凌天傻了,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见一个,就爱上自己一个?

    

    “可是,我知道,我崔沉香,配不上他。”

    

    话音落下,崔沉香也摘下了脸上的面纱。

    

    不过,和秦明月的花容月貌相比,崔沉香的脸上,却是有着一个青黑色的印记,让一张原本应该极为美丽的脸,看上去,丑陋无比!

    

    崔沉香不敢看凌天,嘴唇已经咬出了血。

    

    轰!

    

    空间之力,已经碾压到了祭坛之外,眼看着,就要吞没这里。

    

    “妹妹,容貌不过是一副皮囊。重要的,还是人心。”

    

    秦明月拉起崔沉香和凌天的手,看向那口漆黑的井,“妹妹,我们这一跳,就和外面的亲人阴阳两隔了。你,现在后悔吗?”

    

    “能...能和凌天死在一起,沉香不后悔!”

    

    崔沉香终于抬起脸,坚定不已道。

    

    “那好,我们,一起死!”

    

    “跳!”

    

    秦明月说完,便拽着凌天和崔沉香,一跃跳下了那漆黑的井口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