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37章 决命一击
    凌天将闪雷遁施展至巅峰,化成一道金色雷霆,冲杀过去,挥手间,便是一道道赤红的剑芒,犹如闪电般轰然落下。

    

    大殿之下,一眼望去,尽是铺天盖地的剑影。

    

    每一道赤红剑影,在太初经的加持下,都蕴含着凌厉的锋芒。

    

    宇文泰冷哼一声,身上山色的元气狂涌,竟在身体表面凝练出一道岩石一般的战甲。这战甲诡异无比,那闪烁的光芒像是流动的岩浆,一道道剑芒落在上面,竟然被诡异的吞噬了大半。

    

    真正穿透进去,落在宇文泰的肉身上,威能已少了七八成。

    

    纵然雷鸣剑锋利无比,但面对这诡异的战甲,也显得相当头疼。

    

    宇文泰狞笑道:“呵呵,一把剑而已就你这点修为,即便有神兵在手,在我面前也还远远不够看!”

    

    说话之间,其浑身上下杀气涌动,怒吼一声,狠狠冲杀过来。

    

    刺不透吗?

    

    凌天眉头微皱,在对方欺近之前,手腕抖动,挽出一道道绚烂的剑光。赤红的剑芒凝聚雷霆,洞穿虚空,经久不散。

    

    可这等剑气,无论如何凌厉,落在那岩石战甲上,威力瞬间就被诡异的吞噬了大半。

    

    以宇文泰的修为,剩下的威能,对他来讲,完全无伤大雅。

    

    这宇文泰虽然没有修炼肉身,但是这护身功法,都是很极品。

    

    嘭!

    

    无视剑气,闪电般冲过来的宇文泰,又是一击陨石坠落的凶狠棍芒,衍化成庞大的巨岩,狠狠轰了过去。

    

    凌天神色不变,于半空中,雷鸣剑挥舞不停。

    

    剑影与棍芒争锋不让,双方厮杀的难解难分。

    

    这宇文泰金身厮杀的能力,也十分老辣,显然是久经战场之辈。

    

    就算是凌天,也很难占到便宜。

    

    嘭!

    

    又是一声棍芒炸裂的巨响,凌天被生生震飞数百米,落在巨坑边缘的凌天,衣衫破碎,一道道淡金色的血,流淌而下。

    

    没有战甲护身,金刚之体在宇文泰的攻击面前,已经不够看了。

    

    “这家伙……”

    

    不过,这却是让宇文泰,失去了耐心。

    

    刚才的一棍,他本想直接重创凌天。

    

    但是奈何凌天肉身,竟然也如此坚韧,不然的话,就算是凌天有着雷鸣剑在手,凭借纯粹的元气能量对轰,凌天的肉身,也绝对受不了。

    

    “能够将我逼到这个地步,难怪你能一路走到我的面前,起码马烈和刘秀那两个家伙做不到。”

    

    宇文泰抬起头,泛着血光的凌厉双目,死死盯着凌天。先是有些错愕,旋即咧嘴一笑,森寒而诡异。

    

    凌天面色微变,体内太初经却是疯狂运转,浩荡的元气在体内奔涌着。他知道,两人的交手,就要到关键的时候了。

    

    之前交手中,两人无非都是在试探。

    

    寻求着,以最小的代价,战败对方。

    

    毕竟,这第八层之上,还有第九层!

    

    此时此刻,凌天能偶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气势,在直线暴涨。

    

    灭杀了这一层守护者之后的宇文泰,如今竟然还能爆发!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眼前宇文泰,都是凌天自来到中州以来,遇到的最强的对手。

    

    之前的对战,凌天肉身不弱,更是手握雷鸣剑,施展惊雷剑法。

    

    可修为差距太大,哪怕雷鸣剑不凡,也无法完全弥补。此时宇文泰的气势暴涨,两者的元气之差距,越发拉大。

    

    甚至,对方已经逼近元神境界的气势了!

    

    宇文泰脸色越发狰狞,显得相当诡异。越是如此,越是显露出其心中的愤怒,被凌天逼迫到此般境地,这是侮辱。

    

    凌天双眼微眯,感到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正在从对方身上蔓延出来。

    

    宇文泰在上届时,就已经到了金身巅峰的境界,如今这两年多来,虽然未曾像上届战天榜前八那些翘楚一样晋升法相,但是修为,已经一只脚,迈入法相。

    

    “凌天,你会后悔遇到我……”

    

    宇文泰眼中猩红色的光芒,陡然暴涨,紧接着一股滔天元气如同风暴般,自其体内疯狂的席卷出来。转瞬间,其身周的岩石元气,竟然如同燃烧一般,沸腾起来’!

    

    那风暴般的元气,带着无尽的杀意,将这一方巨坑,都笼罩下来

    

    这宇文泰,竟然在这般情况下,直接绕少了体内气旋!

    

    瞬间,在这元气笼罩之下,仿佛与外界隔绝一般。凌天惊讶的发现,连空气中弥漫的天地灵气,都如粘稠般难以化开!

    

    不仅如此,在这元气笼罩下来的瞬间,就有无尽的厮杀之声和山岳轰鸣,在耳边响彻。

    

    连神念意海,都能够影响了!

    

    若是神念弱的,稍有不慎,便会崩溃。

    

    宇文泰双目之中,杀意爆涌,在这等滔天元气之下,他像是战场尸山上伫立的巨人。

    

    “这是我宇文泰引以为豪的武技,也算是让你开开眼界,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你这剑道天赋,的确是我生平罕见,可还稚嫩的很,在我山岳之锤下,根本不堪一击!“

    

    宇文泰凌厉的双目盯着凌天,脸上的笑容,更显狰狞。

    

    “厉害……”

    

    凌天心中不得不说,对方确实有些本事,难怪他在遗迹之外中,他仅凭自己的凶名,就逼的人连反手的勇气都没有。

    

    “死吧!”

    

    宇文泰手中巨灵狼啸,气旋凌冽,散发着恐怖之极的气息,身形一闪,便狠狠砸了下来。

    

    顿时有刺耳的破空声暴起,一道接近百丈的山岩如山,瞬间凝固,以惊人的速度砸向凌天。

    

    看着不断落下的山岳,凌天眉头微皱,对方这棍棒落下中,蕴含的,竟然好似不仅仅是棍之意境,这其中,竟然还掺杂着一种势!

    

    这是棍势,聚意而为势,这让宇文泰一棍威能仍在不断的增强。这一棍若是劈砸下来,以欧阳克或者马烈的实力,怕是立刻身陨!

    

    此棍之威,以然远超他雷动日月了!

    

    凌天心念微动,手中雷鸣离火剑陡然绽放起璀璨光芒,赤红和雷霆两股光芒萦绕其中,犹如日月争锋,将其剑意攀升到骇人听闻的地步。

    

    此时此刻,凌天也不得不得全力催动剑意了!

    

    纵然宇文泰的棍意境界,已然接近棍之大势,但凌天也有十万剑意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