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34章 雷剑出 战云扬!【三更】
    “呵呵,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转身之间,凌天五指紧握,一拳轰了出去。太初经疯狂运转之下,这杀意弥漫的一拳,瞬间就落在那破空而至的掌刀只上。

    

    咔擦!

    

    金石断裂的巨响声,在这凌冽的掌芒下,当场被轰碎。

    

    还未完!

    

    凌天气海滚滚如潮,光芒绽放中,拳芒中蕴含的能量,轰然暴涨,滚滚而去。

    

    云扬脸色微变,闪电般退后几步,这家伙刚刚大战一场,居然还有如此锋芒。

    

    “杨通,要你何用,祭炼你的一切,杀了他!”

    

    云扬神色冷漠的说道,说话的同时,右手朝后伸去。五指紧紧握在刀柄上,刀出半寸,其浑身元气和朱云武魂沸腾,顿时与刀意混合,轰然爆发,一道血色幽光笼罩其脸庞上。

    

    那半寸刀光,幽冷的气息蕴含着冰寒至极的戾气,只看一眼就让人心悸不已。

    

    “杀杀杀!”

    

    与凌天交过手的杨通,此时虽然是强弩之末,但是还是燃烧了所有,包括生命。

    

    虽无兵刃,但是双拳如枪,一怒而出。顿时间火光怒火,鞭影闪烁中衍化出一片茫茫雷芒,从四方汇聚朝着凌天滚滚而去。

    

    燃烧了所有的他,气势再度暴涨,这双拳比之长枪在手,也没有相差太多。

    

    甚至锋芒更盛,有种被逼上绝境,透支了所有的迹象。

    

    轰!

    

    云扬浑身气势同时达到巅峰,那柄邪灵饮血古刀,终于被他全部拔了出来。

    

    只见一抹磅礴霸气的血色长刀,带着诡异而冰冷的寒意,藏在那茫茫火海之中,朝着凌天落了下去。

    

    一时间,两人各自倾尽全力,没有丝毫保留,朝着凌天杀了过去。

    

    场面顿时凶险之极,一个手擎着极品宝刀的世子云扬,一个燃烧了所有不顾一切的杨通,两人联手,怕是宇文泰都得忌惮些许。

    

    换做旁人,早已心生绝望。

    

    任由这两人的杀招落下,凌天长发张扬中,心无旁骛,神色平静,唯有眸中战意如火一般炙热。

    

    战!

    

    体内十万剑意闻风而动,被凌天催到到极限,钧天剑剑魂悬浮而出。身形闪烁间,手中狱炎棍,直接化成撼天之势,迎向那两人,尽情宣泄心中豪情热血。

    

    砰!

    

    大殿之中,气机交锋,巨响之声,连绵不止。这等惊心动魄的交手,就像是大海之中滔天大浪伴随着狂风暴雨,似乎永远都没有停歇的迹象。

    

    激烈而残酷的恶战,将双方火气都打了出来,半空中元气激荡,棍影纵横,刀光闪烁,火光四射。

    

    眨眼之间,就对上数十招。

    

    又是一声惊天巨响,半空中纠缠的三道身影,各自退去。

    

    “到此为止了吧……”

    

    交手半响,凌天心中有了底,看向二人,淡淡的说道。

    

    “杀杀杀!”

    

    杨通双手垂落,冷冷的看向凌天,此时他的肉身已经快被打碎了,而凌天身上,也见了血。

    

    “的确到此为止了,不过死的是你!”

    

    云扬腾空暴起,没有打算给凌天揣息的机会,手中邪灵饮血刀光芒大方。化作一道恢弘磅礴的血色刀芒,狠狠斩了下去,这一刀之凶狠,将凌天浑身气势都给砍的七零八落。

    

    其眼中神色顿时狰狞无比,拥有金纹晶神兵又如何,我这一刀,照样给你斩碎。

    

    他的邪灵饮血金光绽放,同样是被金纹晶铭刻过的!

    

    “血海滔天!”

    

    这一刀,云扬更是将气海内一路积攒的气旋,全部燃烧,强大元气凝聚在邪灵饮血之上,加上刀法杀招的加持,让这一刀带着无尽的威势,轰然斩下。

    

    刀芒之上,一头凝成无比的凶兽浮现而出,虽然看不住是什么,但是极为凶恶,但是气势,却也是骇然无匹,身长足有近乎五十丈,强悍的可怕!

    

    所过之处,空间都出现了裂痕,甚至第六层空间,都在轰鸣,极为可怖。

    

    可想而知,这一刀落下,那欧阳克等人,都绝无可能接下!

    

    若是此时外加的人看到云扬的这一刀,绝对会大惊失色。

    

    这一刀,已经足以媲美寻常元神境大能的一击了!

    

    显然,云扬是想这一刀,直接灭杀凌天!

    

    可就在这一刀,将要完全落下之时……

    

    “剑来!”

    

    凌天眼中忽然精光爆闪,剑鞘中早已按耐不住的雷鸣剑立刻弹了出来,其招手握住,剑身顿时疯狂颤鸣起来。

    

    血脉相连的感觉中,凌天也选择直接燃烧除了那祁胜的气旋外,所有大小气旋,霎时间,一股恐怖的元气能量,从凌天体内,直接涌入剑身之中。

    

    扑通!扑通!

    

    凌天心顿时狂跳不止,五指紧握,拔剑出鞘。

    

    咔擦!

    

    剑出半寸,伴随着嘹亮的龙吟,有璀璨流光,将这大殿照的熠熠生辉,亮如白昼。那等光芒,像是一轮澎湃的朝阳,在凌天手中冉冉升起。

    

    十万剑意,只一瞬,就以千百倍的速度凝聚在其剑身之上。

    

    嘭!

    

    携带着无边剑锋,凌天的这一剑,直接迎上云扬斩下的刀芒。

    

    “在我剑面前,你的刀,不值一提!”

    

    “惊雷剑,雷动日月!”

    

    等到雷鸣剑全部拔出的瞬间,凌天手腕猛的一抖,竟有两股光芒在剑身闪耀,亦如日月同辉,交相辉映。剑光荡破那茫茫血海,雷鸣剑这一刻,展现出惊人至极的威能,站在了那刀芒之上。

    

    “轰!”

    

    犹如摧枯拉朽一般,身长达七十丈的雷龙,完全碾压邪灵饮血刀中的五十丈器魂。

    

    在对撼的瞬间,便直接哀嚎崩溃了。

    

    “该死!”

    

    云扬一惊,突如其来的异变,根本就容不得他反应。电光火石间,手中邪灵饮血疯狂乱舞,不断后退。

    

    咔!咔!咔!

    

    可那日月交相辉映的剑芒,岂是本就有伤的他能够抵挡的,其浑身气势,被摧枯拉朽一般碾碎。雷鸣离火剑颤鸣不止中,日月之辉,将对方湮没其中,不停的闪烁起来。

    

    片刻后,云扬在凌天的雷动日月中,狠狠飞了出去,浑身伤痕累累,衣衫染血,狼狈万分。

    

    而那杨通,更是被余波,就给绞杀成了血雾。

    

    云扬跌落在地,看向远处的凌天,心中惊诧,完全没料到会是这般局面。

    

    他赖以骄傲的邪灵饮血和刀法,竟然在凌天剑下,不堪一击!

    

    凌天的这把剑,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而且,又是一把被金纹晶铭刻的宝剑!

    

    两把金纹晶铭刻的兵刃啊,这金铭文,难道不值钱了嘛!

    

    “呵呵,结束了!”

    

    可不等云扬稍稍揣息,凌天又是一剑,劈了过去。

    

    “落星辰!”

    

    曾经水星剑法的最强杀招,眼下,在他手中呼吸之间,就便轻松自如的挥了回去。

    

    流光四溢的雷鸣剑,暴起凌厉的剑芒,像是月光下白茫茫雪地中轰然绽放的一点红梅,鲜红如火,醒目而妖艳。

    

    犹如无数火流星从天而降,横扫八方,碾压万物!

    

    云扬挥舞着手中兵刃,吃力无比的抵挡着这等火雨。可浑身上下,依旧是被这冷冽的剑刃火雨,刺的鲜血淋淋,仅仅支持片刻,就被重重击飞。

    

    杀!

    

    凌天浑身气势如虹,眼眸深处,杀意冰寒,手持雷鸣离火,穷追不舍。

    

    轰隆隆!

    

    奔走之间,仅仅是身上的元气能量,便犹如巨浪般汹涌而去。

    

    嘭!

    

    刚刚落地的云扬,立刻便被这股呼啸而来的能量,再度震飞。

    

    这一下,云扬面色痛苦,吃力的站起来,咬牙硬撑。

    

    七绝拳,破千钧!!

    

    没有给凌天丝毫侥幸的机会,凌天陡然一顿,浑身绽放其无尽的霸气,直接一拳轰出。

    

    云扬身上的各自凝聚的护体真元,当场碎裂,如沙包一般撞在墙壁上。

    

    咔!咔!

    

    古老的墙壁,在这般撞击之下,当场炸裂。云扬几乎痛到半死,像是一滩烂泥,缓缓滑落下来。

    

    大殿之中,剑意山呼海啸,拳芒闪烁耀眼。

    

    可当那雷鸣离火入鞘中的一瞬,茫茫剑意,与闪耀的剑光,在这顷刻间消失不见。

    

    风平浪静中,唯有那一袭白衣染血的青年,缓缓抬头看了过来。

    

    刚才还张狂无比的世子云扬,此时此刻,浑身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