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31章 血澜怒雷戟
    “凌兄,现在有何打算?”

    

    欧阳克问道。

    

    “当然是继续走。”

    

    凌天看了看身后,祭坛上,出现两座阵法,分别是第七层,和第八层。

    

    “呵呵,想来也是。原本我以为这次皇家狩猎,会是我们和荣亲王府之间的争夺,却没想到...”

    

    欧阳克摇摇头,脸色有些苦,“都怪我一时大意,被马烈偷袭,不然,兄弟也不会死。”

    

    “欧阳,你别这么说,这怪不得你,使我们没有想到,这第六层的守护者,会这般变态,远比上次皇家狩猎恐怖的多。而且要不是你那缠龙索,我们恐怕早就死在这守护者手中了。”

    

    谢娇劝慰道。

    

    “那我也有过错,难辞其咎。”欧阳克摇头。

    

    “呵呵,欧阳兄,你再这么说,都让我无地自容了。”纳兰俊笑道。

    

    凌天双眸微眯,他真的觉得,这欧阳克和纳兰俊,不像是侯府世子。

    

    同为侯府世子,彼此之间相差的,可不仅仅是战力。

    

    还有人品。

    

    “呵呵,还是有机会的,如今,他荣亲王府的战队,也不过只剩下了宇文泰,我给你带着你们。”

    

    “当然,这皇家狩猎的第一,我东宫还是要的。”

    

    凌天道。

    

    “罢了,我等已无战力,怎能涎着脸让凌兄帮忙。”

    

    欧阳克摇摇头,掏出金令,看向纳兰和谢娇,“我们,现在就离开吧。回去,向殿下请罪。”

    

    “好!”

    

    两人也都点点三头,三人同时启动金令,消失在了第六层空间。

    

    雷云外岛,平台之上。

    

    整座平台,看着台下阵法中,那接连不断涌出的人影,都是咋舌不已。

    

    这第五层之后,竟然直接出来了这么多人。

    

    让九重塔的虚影之上,一个个的金色光点,接连幻灭。

    

    这次,连崔裹儿,都是不由的看向下方。

    

    因为,有东宫的人,出来了。

    

    秦邵阳张召等人从阵法中走出,强烈的阳光入眼,让他们有些都是遮住了眼睛。

    

    等适应了光线,他们这才看向周围,却也是看到了高台上的太子妃崔裹儿。

    

    “咦,什么情况,沉香怎么还不出来?”

    

    但就在这时,张蕾看了看周围,忽然惊呼一声道。

    

    众人闻言,也环视一眼,却是不见崔沉香的身影。

    

    “糟了,沉香姑娘一定是想要帮凌天,没有出来!”

    

    张召砸手道。

    

    “什么?!她这是不要命了嘛?天哥可不知道她没出来,这也太危险了!”

    

    秦邵阳脸色一变。

    

    “你们几个,上来!”

    

    这时,高台上,崔燕一声戾喝。

    

    众人对视一眼,都是抿抿嘴,深吸一口气,飞上高台。

    

    “怎么回事?”

    

    崔裹儿沉着脸。

    

    张召上前,将进入遗迹之后的所有事情,都如实禀报。

    

    “这么说,凌天还在其中,而且安然无恙?沉香没有出来?”

    

    听完后,崔裹儿抬眸道。

    

    “正是,凌天战力超绝,至今,都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张召点头。

    

    “你刚才说,凌天斩杀了荣亲王府主力战队的王家兄弟?”

    

    崔燕眉头紧蹙,面色旨意。

    

    她知道凌天实力不差,但是没有料到,他能强到斩杀王家兄弟的程度。

    

    “正是,王家兄弟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被凌天直接轰杀!”张召点头。

    

    “嘶!”

    

    不过,张召的话音一落,四周便是响起一阵吸气之声。

    

    凌天杀了荣亲王府主队的王家兄弟?

    

    这东宫的凌天究竟是何人,竟然有如此胆量和实力?

    

    那王家兄弟,可是两大卫军的将军,平素多被李煜赏识,而且战力有目共睹,就散不如宇文泰,那也不会被人轻易轰杀的吧?

    

    “哼!被凌天所杀,尔等竟敢信口雌黄?!”

    

    李煜一掌将身边的桌子拍的粉碎,脸色青红一片,怒不可遏。

    

    历届皇家狩猎,都是他荣亲王府夺魁,而且从不折损战队成员,可这次,却是折了两个大将。

    

    而且,还是被那素有嫌隙的凌天所杀。

    

    这他如何能够接受?

    

    “王爷,末将句句属实,若是不信,大可以问其他出来的战队武者,他们都知道。”

    

    张召拱手道。

    

    不过,那李煜向台下看去,那些武者,却是都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与之对视。

    

    他们虽然都知道,但是现在谁敢说话,谁就是折李煜的面子,折荣亲王府的面子,他们谁敢?

    

    “你们一个个都太怂了吧?这都不敢说?“

    

    秦邵阳指着台下的那些武者怒道。

    

    “哈哈哈,太子妃,你们战队人实力如何,我不知道,但是这吹牛的本事,可真是一绝啊!”

    

    另一边,李戡也是大笑道,“莫不成你们还要说,我果亲王府战队的人,也是被那凌天所杀的了?”

    

    “回禀中山王,您战队除了云扬之外,包括林卓然的其余九人,确实是被凌天所杀,只不过...只不过死的太早,其他人没有看到罢了!”

    

    不料,张召似乎刚想起了是的。

    

    “放屁!”

    

    李戡顷刻间面色一黑,尴尬无比。

    

    当即也是一拍桌子,怒指张召,“你等还敢胡言乱语,看我如何将你们惩处!杀我府九人,他凌天也有那个本事?!”

    

    “哼,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说的,反正现在没有人能证明,我倒是好奇,你们怎么不说那凌天将我战队的其他人都淘汰掉呢?呵呵...”

    

    李煜冷笑连连,不过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下面阵法中便光芒闪烁,两道身影从中滚落出来。

    

    这两人衣甲碎裂,披头散发,浑身是血,狼狈至极!

    

    而且,其身上,竟然没有一丝元气波动。

    

    “马烈,刘秀!?”

    

    但下一刻,高台之上,长山王刘秀猛然坐起,惊呼出声!

    

    ......

    

    重楼塔,第六层。

    

    看着欧阳克三人离去,凌天这才将那紫金宝箱重新打开。

    

    箱子中,只有两个物件,一柄长约一丈的方天画戟。

    

    这方天画戟浑身犹如血色金晶打造,其内还游走着一条条黑色雾气,那雾气正是其中器魂,只不过此时被狱炎犼压制,不敢化形而出。

    

    方天画戟之上,遍布粗狂的纹路,虽然不甚精美,但是看上去,却是霸刀无匹,乃是杀伐之利器。

    

    而且这兵刃的品阶,也在超品地器中,属于顶尖,戟杆之上,有血澜怒雷四个字。

    

    这,便是这把方天画戟的名字。

    

    而这血澜怒雷戟,凌天也是知道的,它排在锻兵古谱的地器戟榜第四,乃是和之前的青云碧水剑差不多,都是失传之物。

    

    没想到,却是在这遗迹之中,接连见到两件。

    

    看着,其他两位殿主身上,应该也有着两把相同凭借的神兵利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