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30章 废世子 灭殿主
    凌天面色冷峻,浑身气旋暴起,扬手一挥。顿时犹如山岳的掌影凝聚。

    

    同样是落地掌法,更为磅礴浩荡,霸道绝伦。

    

    碎岳印!

    

    当大手拍出去的瞬间,整个空间的黑雾,都被压缩的震荡开去,威压无比。

    

    这还是凌天第一次用金身境界后期大成的修为施展碎岳印记。

    

    咔擦!

    

    刘秀来不及起身,便被这一掌直接吞没。

    

    不过,等烟尘散尽,凌天却是瞳孔一缩,那刘秀浑身裹在淡淡光芒之中,虽然气势萎靡,但却未死。

    

    “哼!”

    

    凌天冷哼一声,举起狱炎棍,就要当头砸下。

    

    “刘秀,跟他拼了,用气旋!”

    

    这时,远处的马烈双目狰狞,嘶吼一声,浑身气势,便猛然暴涨!

    

    如此危机时刻,他也顾不得脸面,和气旋的珍贵了,他现在,只想凌天去死!

    

    另一边,刘秀虽然受伤不轻,但是也选择燃烧气旋,霎时间,二人的气势瞬间暴涨。

    

    “有机会么!?”

    

    不过,凌天却是冷冷一笑,神念意海波动,直接祭出两道裂神剑爆射而去。

    

    啊!啊!

    

    两声惨叫,马烈两人燃烧气旋,也宣告夭折。

    

    虽然此时凌天的裂神剑,没有能力一击必杀两人,但是相当于法相后期大宗师的神念攻击,足以让两人意海犹如针扎,想反抗,根本就是徒劳。

    

    看着满地打滚的两人,凌天提着狱炎棍上前。

    

    “结束了,你二人,死吧!”

    

    凌天举起手中狱炎棍。

    

    “凌天兄弟,留他二人性命如何?!”

    

    但这时,那被守护者镇压的已经狼狈不堪的欧阳克,却是叫住凌天。

    

    “怎么?欧阳兄,有话说?”

    

    凌天收棍。

    

    “凌兄,杀了他二人,没什么意思。这二人杀人如麻,死不足惜,但是就这般死了,未免太过便宜他们了,我觉得,凌天兄弟大可以打碎他二人浑身筋骨,让他们无法参加龙门大比,如何?”

    

    欧阳克道。

    

    而一旁的纳兰俊,目光闪烁,若有所思。

    

    “如欧阳兄所说,杀了这两人,倒是真的便宜了他们。”

    

    凌天也是恍然,不过旋即他的脸色就是一变,冷道:“但是仅仅碎了他们筋骨,未免太过仁慈!”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凌天一声冷喝,手中落下,分别拍在两人的气海之上!

    

    “啊啊!”

    

    又是两声凄惨无比的嚎叫,此时马烈,刘秀还是两个虾米一般,在地上痛苦哀嚎。

    

    而欧阳两人,瞳孔则是猛然一缩!

    

    凌天虽然未下杀手,但却是直接废掉了两人的丹田气海!

    

    两大州侯世子,就这样,武道至此,断绝了!?

    

    虽然他欧阳克和纳兰俊,素来与马烈刘秀势同水火,但也从没想过下此狠手啊!

    

    他之所以让凌天留他们一条命。

    

    是不想让凌天承受两大州侯的怒火,毕竟对于凌天来说,凉雍两大侯府以及荣亲王,在南唐的势力,都不是凌天可以承受的。

    

    所以,不杀这二人,也算是给凌天留了一条后路。

    

    但是凌天,却是直接出手废了二人,这...这那是留后路,是直接和凉雍两侯硬钢啊!

    

    武道断绝,这对于马烈和刘秀来说,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痛苦。

    

    “趁我没有改变注意,杀你们之前,留下储物戒,然后,滚!”

    

    凌天目光阴沉。

    

    “凌天,你给我等着!我爹,绝不会放过你的!”

    

    马烈脸色煞白,汗如雨下,掏出金令,便离开了。

    

    “凌天,等着荣亲王府的报复吧!”

    

    刘秀也面如死灰,消失了。

    

    将两人的储物戒收起,凌天摇摇头,颇有些遗憾,要是他早些用裂神剑,或许两人体内的气旋,就能留下了。

    

    “嘭!呃...”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闷哼,却是欧阳克被守护者一戟命中,倒飞而出,两人已经抵挡不住了。

    

    “哈哈,两位莫急,凌天来也!”

    

    ......

    

    半盏茶之后,第六层空间内,祭坛之上,一方紫金宝箱悬浮着。

    

    祭坛之下,欧阳克和纳兰俊以及谢娇,跌坐在地上,气喘吁吁。

    

    三人人身上的衣甲,已然碎裂不堪,一道道伤口,氤氲着鲜血,披头散发,远没有之前的潇洒气度。

    

    但是三人身侧的凌天,却是不同,依旧那般白衣翩跹。

    

    刚才杀掉的守护者,正是重霄北殿的殿主,但是实力,要比祁晟差上很多,差不多相当于准元神境界。

    

    虽然战力仍旧极其强横,但是因为之前就被欧阳克五人缠斗许久,凌天出手,也没有废多大力气,就将这北殿殿主灭掉了。

    

    “呵呵呵...”

    

    看着两人狼狈的模样,凌天蓦然一笑。

    

    想当初,这二人是何等的风度不凡、

    

    “凌兄,你还能笑的出来,你废了马烈和刘秀,唉,等你出去了,那凉雍两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欧阳克叹息一声。

    

    “不过,我倒是觉得凌兄痛快,那马烈和刘秀在凉雍两州胡作非为,滥杀多少无辜?死有余辜,凌天废了他们,大快人心!而且,别忘了,他们刚才,可是要杀我们的!”

    

    纳兰俊道。

    

    “呵呵,两位不必担心我,两州侯?呵呵,我等着便是!”

    

    凌天却是不甚在意,这狩猎场内,生死由命,而且他也不信,那两位州侯,还敢去东宫拿人不成!

    

    “唉,那...好吧!”

    

    欧阳克叹息一声,也不再说。

    

    他平时作风光明磊落,考虑的,也多一些。

    

    “二位,这紫金宝箱,我收下了。”

    

    凌天上前翻开紫金宝箱,里面如同凌天预料,正是一杆血红色,闪烁着雷火的方天画戟,和一本紫金色的三星秘法武技。

    

    虽然他不是第一个发现这殿主的人,但是凌天,仍旧不想放弃,毕竟这东西,有大用。

    

    “哈哈,凌兄收下便是,若是没有凌兄,我们几个,连命都没了!”

    

    纳兰俊笑道。

    

    “呵呵,也不能都拿了了。”

    

    凌天回身,将那殿主死后的气旋摄过来,扔给三人。

    

    “这东西,你们收下吧。”

    

    毕竟这气旋,可是他们之前碰到的,都要强大。

    

    “这...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

    

    欧阳克想了想,便是接过,但是旋即,便送给了谢娇。

    

    后者脸上浮现一道感激之色,却也没有推辞。

    

    凌天看在眼中,却是暗暗点头。

    

    不过,欧阳三人却没有看见,凌天在推过气旋时,将其中的武魂珠,悄然收入袖中。

    

    和武魂珠以及紫金宝箱比起来,那气旋,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