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04章 上古大墓?云扬血修罗
    这竟然是可以化形的蜥蜴妖王,而且看起来,貌似还有灵智!

    

    它自知不是凌天的对手,所以也不保护沙罗花了,直接选择逃跑。

    

    “哼!”

    

    小影冷哼一声就要追去,但是下一刻,一道黑影,却是陡然间从沙漠中窜出。

    

    那黑影赫然是长着万千漆黑藤蔓的黑球,那些藤蔓犹如尖锐的出手,如电般就将追上那身影,下一刻,一声惨叫传来。

    

    那身影挥舞万千触手,交接成网,直接将蜥蜴从半空中拽下,万千触手穿心而死。

    

    看着小黑化成人形,虽然模样仍旧是不人不鬼的,身上的藤蔓还蠕动的,看起来有些可怖。

    

    但是凌天对小黑的意识,还是相当赞赏。

    

    接过小黑递过来的气旋,凌天笑道:“怎么样,查到了什么?”

    

    “遗迹,不再,上面,是在沙漠之下。”

    

    小黑断断续续说道:“是墓。”

    

    “墓?”

    

    凌天挑眉,没想到,走了这么久,终于被老侯猜对了。

    

    之前狱炎犼就说这里充满了死寂之气,很像是上古大墓的气息,但是一路行来,凌天看到的,只有宗门遗迹,并没有感觉有墓葬的感觉。

    

    可如今,经过小黑的确认,凌天也不得不惊讶了。

    

    这座比之云州还要巨大的空间,难不成,真的是某位大能者的墓地不成?

    

    而这里所有宗门和武者,甚至妖兽,都是为了这个大能者,殉葬?

    

    “哎呀,凌天你管那是什么墓葬不墓葬的,既然小黑都查到了,我们就赶紧过去呀,这里风沙太大,好讨厌。”

    

    这时,桃夭夭从桃园中钻出来,看了凌天身旁的小影一眼,道。

    

    “那好吧,小黑,你带路,我们从墓葬外面进。”

    

    小黑嗯了一声,便直接钻入沙漠之之中,而凌天等人,也是紧跟在后面,很快消失在了风沙中。

    

    大陆核心边缘,一片秽气弥漫的沼泽地,鲜血染满一地,诸多皇族战队武者的尸体,倒在地上,了无生机。

    

    那些尸体,大多残缺不堪,七零八落的散开,手段相当残暴。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令人十分不适。

    

    在这沼泽地的中央,有一株相当奇异的草,草的四周缭绕着血色气息。细细看去,会发现那血气像是一条神骏的游龙,笼罩在草的身上,十分惊奇。

    

    龙血草!

    

    这是龙血草,乃是相当少见的天材地宝,在外界一经现世便会引来各方强者争夺,可遇而不可求。

    

    但是眼下,有十多名各大战队的武者,看着那龙血草却是一动不动。反而神色惊恐,瑟瑟发抖,握着兵刃的手,颤动不止。

    

    只因那龙血草的旁边,有一人站着。

    

    那人一身暗红,脸上带着半截血红面甲,面无表情,冰冷的目光,落在龙血草上,也是半点波动没有。

    

    他的右手握着一柄剑,剑锋寒芒凛冽,剑尖上有鲜血,一滴一滴落下。

    

    此人,正是云州侯世子,云扬!

    

    在进入皇家狩猎之前,云扬已经杀入战榜前二十名,排在第十九位,于昆吾学宫之中,也排前三,位于林非凡和林卓然之后,但却是在第二十名的凌天之前。

    

    谁都不知道,云扬究竟是用了何等手段冲入战榜前二十的,但是他的实力,已经不容置疑。

    

    而如今这位于沙漠边缘的沼泽之中,一些新生,终于明白了这个世子的强横和血腥。

    

    原本这秽气弥漫的沼泽中,有几群皇族战队武者,正在为这龙血草大打出手。

    

    可完全没有想到,乱战之中,云扬突然窜了进来。见人就杀,不分战队。

    

    一剑杀一人,眨眼之间,就有数十人,死在了他的剑下,死无全尸!

    

    剩下的人当场就被吓了胆,再也不敢动弹,只能瑟瑟发抖的看着此人。

    

    “云扬世子,这株学龙血草我们不敢与你相争,能放我们一条活路吗?”

    

    “云扬,您作为一侯世子,天骄妖孽,不会和我们一般见识吧?”

    

    “我们实在不知道,这株龙血草被云公子看上了。”

    

    “饶我们一命吧!”

    

    这等僵持之下,太过折磨人,剩下的战队武者,终于是无法忍受纷纷开口求饶。

    

    云扬忽然咧嘴怪笑,古井不波的眼中陡然闪过抹寒意,冷笑道:“别说我不给你们活路,给你们三个呼吸的时间,能逃出我的视线,便可活命。”

    

    “跑!”

    

    余下的人闻听此言,再也不敢多待,转身就跑。

    

    云扬看着这帮撒腿狂奔的战队武者,嘴角勾起抹玩味的笑意,颇为古怪。

    

    “铃铃铃..”

    

    然而,下一刻,云扬身上,便是响起一阵铃铛的声音,这铃声颇为诡异,瞬间就传开。

    

    当三次呼吸结束之时,其脸上笑意陡然凝固,神情变得阴冷无比。浑身剑势闪烁着浓浓的血光,冰寒的剑意,透骨噬心。他竟一身如海的杀意,完美的融入剑势当中,恐怖无比。

    

    轰!

    

    铃音犹如潮水滚滚而出,眨眼之间,就将已跑出千米的众人吞没。

    

    “怎么回事,动不了了……”

    

    “可恶,到底怎么回事,我的腿不听使唤了。”

    

    “该死,云扬你出尔反尔!!”

    

    被那些武者都被定身一般,禁锢在原地,身上更是笼罩着一团血雾,好似将他们压制在了原地。这些武者被笼罩的瞬间,血煞如毒蛇侵袭在众人的神魂之上,一群人顿时如坠深渊,浑身冰凉,深陷其中,视野一片朦胧。

    

    如果凌天在场,一定会对悬浮在云扬头顶的一个血色铃铛赶到惊讶。

    

    这竟然是一方同样拥有禁锢作用的宝器。

    

    而且看上去,还是四阶灵宝!

    

    果然,这云扬早就有备而来,能如此快的杀入战榜前二十,应该不仅仅是得益于他的战力,还有这件强大灵宝!

    

    恐怖的寒意,陡然间在云扬身上暴起,数不清的血色剑光像是落在江水上的血光,无情的绞杀着深陷其中的人。

    

    噗呲!噗呲!

    

    一时间惨叫连连,哀嚎不止,这沼泽之地,犹如人间炼狱,残肢断骸,令人触目惊心。

    

    等到云扬收剑归鞘,再无一人站立,四方鲜血铺满一滴,血雾升腾,让云扬看起来,犹如血海中修罗,恐怖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