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872章 神秘令牌
    “这是什么?”

    

    将那令牌模样的东西捡起,凌天握在手中,摸上去是铁质的东西,材料倒是很奇特,很少见。

    

    “这便是从那遗迹中流出来的东西,至于具体是什么,说实话我也不清楚。”

    

    凌天蹙眉听着,倒是没说话,而是仔细的把玩着这块令牌。

    

    这令牌看上去材质珍稀,但年头应该很是久远了,甚至上面满是黑色锈蚀,但隐隐约约的,还能见到其上浅浅的一层纹路。

    

    看上去,有些像一把剑的模样。

    

    但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了,也没有什么文字的痕迹。

    

    凌天不甘,勾动剑影,深入令牌,但却是发现这令牌之内,有着一道很是古朴的阵法藏在核心之处,但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用的。

    

    反正他是看不出来,恐怕只能请教桃夭夭了。

    

    “呵呵,越阁主,这令牌看起来倒是神秘,但是,我怎么知道,这东西就是来自那座宗门遗迹?或者说,这东西又是如何到您手中的呢?”

    

    “阁主也别怪我,毕竟,有些事情,我还是要问清楚的。”

    

    凌天道。

    

    “这也是应该的。”

    

    越千芳似乎早就知道凌天会如此问,道:“但这也涉及到我阁机密,我只能告诉你,我群芳阁消息之灵通,远超你想象。”

    

    “在十年前,我们就已经知道王庭在东海发现了那处隐藏的孤岛,十年间,我们不断搜集信息,更是从那些人手中,得到了这么一个东西。我能保证,这东西绝对出自那处遗迹!”

    

    “至于,这次狩猎之地的选址虽然机密,但是我们想知道,还是能够知道的。这你放心便是。”

    

    越千芳非常笃定道。

    

    “哦...”

    

    凌天看着越千芳的眼睛,见其坚定非常,便也没再继续怀疑了。

    

    想来,越千芳如此地位,应该不会诓骗他。

    

    而且,一个未知的机缘罢了,凌天既然已经知道,那届时便有很多方法去接触。

    

    “这两块石头,看上去倒是有些普通。”

    

    凌天最后看向那桌上的两位两块不大的青色石头,但是当他的手掌触碰在其上的霎那间,眉头,便是一挑。

    

    “这...”

    

    抬眼看向越千芳,凌天脸色也是一变。

    

    因为他的剑影,在其中竟然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盛的能量波动。

    

    这股波动,他并不陌生,那正是金纹晶的波动!

    

    “呵呵,都说凌公子精通鉴石之术,如今一间,果然不假,公子一上手,便知其中是何物了。”

    

    越千芳笑道。

    

    凌天蹙眉,“这是从何而来?”

    

    “公子去过的,九华山深处!”

    

    凌天眼睛一动,“那越阁主,这又是何意?”

    

    “我也是怕公子心存芥蒂,这两块金纹晶,就当是我群芳阁赠与公子的了,如何?”

    

    凌天将那两块石头我在手中,片刻后,也是抿抿嘴道:“是不相瞒,这两样东西对我确实有用,我便收下了。”

    

    如今,皇家狩猎在即,凌天也准备再尽可能的提升战力。

    

    虽然如今他全身银纹晶铭刻,已经出了银色羽翼,但是皇家狩猎面对的对手,远不是北域武道大比上那些武者可以比拟的,最起码,也要有一件金色铭文的武器在手。

    

    毕竟,云扬林非凡直流,可不是一般人,他们财大气粗,这写东西,应该已经弄到了。

    

    “但是,凌天还是有不解,越阁主,到底图的什么呢!?”

    

    将金纹晶收起,凌天还是问道。

    

    这是一直萦绕在凌天脑海中的疑惑。

    

    越千芳不图利,又是赠金纹晶,这看上去,是亏死的啊。

    

    “呵呵,我群芳阁并不缺钱,只图名气。公子有所不知,两个月后,便是长安花魁大赛。若是公子的折扇能从我群芳阁流出,那影响力,可不是用灵币能够买得到的,不是么?”

    

    “这倒是。”

    

    凌天点点头也是信了,毕竟他也知道,他的这折扇届时会如何搅动长安城。

    

    “对了,莳花馆主,您和越阁主认识?而且此次前来,也是有事找晚辈吧?”

    

    凌天又看向一旁作陪,一直没有说话的莳晴。

    

    “呵呵,我们莳花馆,本就是群芳阁之下的分店。”莳晴笑道。

    

    “哦?还有这等事情?”

    

    凌天也是讶然,暗道这群芳阁的产业,都涉及到了云州了?

    

    “这没什么可奇怪的,云州那其余几家,也都是长安城安插的分店。”

    

    莳晴不置可否,又道:“我此次前来,只是想求公子一件事情。”

    

    “莳馆主直说便是,你我有旧,只要凌天能办的,绝不推辞!”

    

    莳晴抿抿嘴,“我此来,是因为玉京。”

    

    凌天蹙眉,莳晴便叹息一声道:“玉京被踢出云侯府的贺寿团队了。”

    

    “什么,玉京被踢了?”

    

    “是因为云扬?”

    

    莳晴点头:“如今,团队已经被玉璇玑为主了。云扬从海外寻了一位音律大师,力捧玉璇玑。”

    

    “我知道了。”

    

    凌天颔首,站起身来,“让玉京来东宫找我,我会让云扬知道,他不如我,那玉璇玑,同样不如玉京!哼!”

    

    “那好!”

    

    莳晴眼睛一亮,也是心中大定。

    

    “既然如此,那我便告辞了。”

    

    凌天起身告辞。

    

    “呵呵,那我静候公子折扇的佳音了。”

    

    越千芳目视凌天下了马车,看向莳晴笑道:“凌国公的后人,果然都是性情之辈,你没看错人。”

    

    “那是自然。”

    

    莳晴颔首,也很是欣慰。

    

    .......

    

    凌天下了马车,发现不知不觉中,竟然将他扔在了长安城正中的大街上。

    

    负手北望,可以看到远处那犹如层层山峦一般的辽阔宫殿群落,沐浴在金黄色的朝霞之中,犹如黄金仙宫一般,格外辉煌。

    

    而这,便是武皇宫。

    

    整个南唐的权利中心。

    

    尽管凌天心中有所准备,但还是一下子就被这般场景,给震撼到了。

    

    那殿群犹如群山,犹如长涛,压迫的他,险些喘不过起来。

    

    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就好似擎天巨人脚下的一只蚂蚁,微不足道。

    

    武皇....

    

    凌天双拳紧握,豁然转身离开了。

    

    只留下长街之上,那被朝霞拉长了的一道长长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