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867章 太子妃召见
    其实,凌天在回到院子之后,就已经知道门外是太子妃等人到了。

    

    本想着提醒一下太子,不料,这太子却是没反应过来。

    

    这前脚还硬气十足呢,转身就跪了。

    

    原来,太子还是一个妻管严啊!

    

    “殿下去哪了?”

    

    崔裹儿深吸了一口气,紧闭的双眼,缓缓张开,质问道。

    

    “孤...孤去...”

    

    太子眼睛乱转。

    

    “说实话...”崔裹儿声音渐冷。

    

    “孤,孤去群芳阁了。不过,不过孤绝对不是去寻花问柳,而是...”

    

    太子见崔裹儿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便急忙解释。

    

    “而是什么?呵呵呵,群芳阁?那等烟花之地,殿下不去寻花问柳,还能干什么!?”

    

    太子妃冷哼道。

    

    “而是,而是....’

    

    “我们去谈生意去了!”

    

    正当太子不知所措的时候。

    

    凌天的声音,忽然响起。

    

    “对!我们去谈生意去了!”

    

    太子眼睛一亮,急忙道。

    

    “生意,你们会谈什么生意,少来蒙我!”崔裹儿不信道。

    

    “我们...”

    

    “我们是去谈酒水的生意!今天群芳阁的新酒出来,我带凌天过去看看!”

    

    太子见了凌天的眼色,继续解释道:“群芳阁的三种酒,可都了得呢,而且凌天这次表现不错,力压李戡他们,不但命名了两种酒,还是写了一手惊天地泣鬼神的诗呢,我都写下来了,你看!”

    

    太子赶紧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了过去。

    

    这是之前他在群芳阁记下来的。

    

    崔裹儿将信将疑,接过那太子递上来的纸,看了一眼。

    

    但只是一眼,崔裹儿,便是眉间一挑起,怔在那里。

    

    其身后,崔燕和崔沉香,也是上前来看,脸色,都是各异。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这诗,是凌天写的?”

    

    半晌之后,崔裹儿合上了纸,看向太子。

    

    “没错,就是凌天写的,怎样?反正那叶子楣可是被征服了,还让凌天为她们群芳阁的酒命名,还想要和我们商量生意呢!孤怎么敢骗你啊!”

    

    太子不住的点头道。

    

    “殿下所言属实。”

    

    见太子妃的目光往来,凌天也是颔首。

    

    如今,他和太子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也只能骗了。

    

    “姑且就信殿下这一回。起来吧!”

    

    崔裹儿将纸条收了起来,道。

    

    “嘿嘿!”

    

    太子这才笑嘻嘻的站起身来,衔着笑道:“不过,裹儿,你是怎么发现孤偷偷跑出去的,孤不是说在闭关么?”

    

    “哼,殿下还说?”

    

    崔裹儿横了一眼太子,“你大摇大摆的去玉人坊,我能不知道?而且,还是有人告上了门的!”

    

    “谁?”

    

    太子挑眉。

    

    “还能有谁?李戡..”

    

    崔裹儿没好气道。

    

    “李戡?这个家伙也太阴损了吧?玩不过孤,便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

    

    太子顿时怒道。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这次和以往不同,李戡不但告诉了我,还有很多大臣去了宗人府,说你屡次不顾太子威仪,出入烟花之地,武道不勤!”

    

    崔裹儿沉着脸色,轻叹一声道。

    

    “什么?!”

    

    太子一时间也是愣了,“去宗人府告我?我出入玉人坊怎么了?我一直如此啊,说孤武道不勤,那怪我了?”

    

    “以前没事,不代表现在没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几个皇弟...殿下跟我解释没用,还是等着父皇的旨意和宗人府的消息吧!”

    

    崔裹儿欲言又止,扫了一眼周围众人,便转身带人走了。

    

    太子的脸色,也是变得很难看,显得心事重重,甚至没有看凌天一眼,便跺跺脚,跟着离开了。

    

    “唉!”

    

    直到那些人的气息彻底消失,凌天也在摇头叹息一声,关了门回了屋子。

    

    很明显,太子身上,有着太多的皇家秘辛,从太子妃寥寥几语中,他已经可以断定,太子的这储君之位,绝对不稳。

    

    想来也是,偌大而鼎盛的南唐,怎么会交给如此羸弱的太子呢,

    

    恐怕其他人,是绝对不会服气的。

    

    但凌天也很是不明白,太子分明就是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那太平公主和李克的这一股势力,为何如此大费周折的将自己安排进入东宫呢?

    

    难不成,真的以为他可以帮助太子稳住储君之位?

    

    这...恐怕也太过高看他了。

    

    不过,这些对于凌天来说,他并不在乎,

    

    如今他只是想帮助太子拿下怡贵妃的寿宴,借此得到启天丹,至于其他的什么,他才不会去在意。

    

    复兴凌家,这和南唐以后谁来继承,没有关系。

    

    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凌天也懂。

    

    虽然如今看起来,太子因为群芳阁一行,跟自己称兄道弟,但他也不过是一个棋子,或者是一个工具罢了。

    

    收敛心思,凌天先是回桃园,看了一眼湫儿。

    

    此时湫儿就躺在平阳长公主的那副冰棺之内,安然的熟睡着。

    

    如此,凌天便放心下来,出了房间,凌天却是见到平阳长公主就站在门外,看着远处的山峰层峦,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心事。

    

    “姑姑...怎么了?”

    

    凌天问道。

    

    “哦,没事..”

    

    长公主摇摇头,回身道:“湫儿还好吧?”

    

    “湫儿很好,有姑姑在,我也很放心。”

    

    凌天颔首。

    

    “嗯...”

    

    凌天见平阳长公主没有说什么,便离开了。

    

    看着凌天的身影渐渐消失,平阳长公主这才叹息一声,嘴里,却是低语。

    

    “皇位啊...”

    

    ......

    

    一夜无话,凌天回到房间之后,便静坐锤炼修为。

    

    如今距离龙门大比,时日不多,而且他还要分心怡贵妃寿辰的事情,即使他经过武道塔之后,修为已经暴涨,但仍旧没有时间可以去浪费。

    

    更何况,如今他的修为已经趋近瓶颈,想要再突破,可没那么容易。

    

    第二天一早,凌天出了房间,准备去寻秦邵阳和张恺风出去逛逛,但却是眉头一簇,看向门外。

    

    “咚咚!”

    

    有人敲门。

    

    凌天一扬手,大门洞开,

    

    却是崔沉香。

    

    这么早,崔沉香来找自己干什么?

    

    虽然心中疑惑,但凌天还是带着笑意道:“原来是沉香姑娘到访,不知,姑娘来我这里,是为何事?‘

    

    “呃,那个...”

    

    崔沉香看向凌天,眼中带着羞怯,一时间,竟然忘了要说什么,好一会,才呢喃道:“你昨天,作的那个诗,真好...”

    

    “嗯?’

    

    凌天一怔,没想到这崔沉香找自己,竟然为了说这个。

    

    这反射弧也太远了吧?

    

    “啊!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崔沉香也是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当即摆手道:“我是,我是来传话的,太子妃娘娘召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