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865章 傲视群雄 独步芳华
    “可不是,就是我家那姑娘,都不敢和我这般要求!”

    

    陈玄龄摇摇头,但旋即道:“不过我倒是没有后悔,反而很庆幸自己誊写了那一首诗!”

    

    “嗯,确实!如今这小子胸有成竹,我们拭目以待,看他这首,到底能否媲美那万里百战吧!不过,他这字,倒是真够好的,魏大人,恐怕在我潮生阁,只有你的字,能和他比上一比了!”

    

    老者点点头,却是忽然有看向另一旁的那个严肃武者。

    

    那魏大人抿抿嘴,“比我的强....”

    

    众人闻言,也都是相视一眼,暗道这评价可真够高的。

    

    因为他们可极少见到魏大人夸别人的字。

    

    但是,此时他们也在不说话,静静等待凌天作诗了。

    

    很快,投影阵法上,凌天的第一句诗,已经写完。

    

    “暗淡轻白体性柔。”

    

    呃,貌似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就是在描述莲花的形态。

    

    倒是凌天的字,让众人一阵骚动。

    

    毕竟这偌大的长安城,可不曾见识过凌天的瘦金体。

    

    这瘦金体,兼具锋芒和俊逸,在纸上,好似一个持剑而立的墨衣公子,漂亮极了。

    

    而叶子楣之所以脸色变化,其实也是因为凌天这一手字罢了。

    

    第一句出来之后,云扬和林卓然,都是轻哼一声。

    

    他们承认凌天的字不错,但是诗,也就一般般了。

    

    第二句,紧接着出来。

    

    “情疏迹远只香留。”

    

    “咦,有点儿意思!”

    

    第一局平淡无奇,但是凌天的第二句,却是渐入佳境,让越千芳,也是不由的低语一声。

    

    众人重新屏住呼吸,等待着凌天下阙的出现。

    

    “何须浅碧深红色。”

    

    第三局很快出现,此时,饶是那没正经的太子,也是唰的一声将折扇收了,目不转睛的看着投影阵法。

    

    就是他,也是明白,凌天的这一首,循序渐进,格调和气势越来越高,到如今,已经有了大气磅礴,潮起欲降之感!

    

    就好似火山已经积蓄满了所有能量,就等着最后一下,直接爆发!

    

    这最后的一句,定然不凡!

    

    “最后一句,要画龙点睛,倾尽所有了。”

    

    山巅之上,金袍老者目光中惊芒一闪,低语道:“不知不觉,天象已起,这小子,果然不简单!”

    

    左右众人,也都眉头紧蹙,没有任何的表情。

    

    他们甚至都攒着拳头,似乎等待着凌天最后一句的出现,将所有酝酿的东西,都爆发出来。

    

    那一瞬,将会是今日整个品酒会的绝顶高潮!

    

    果然,就在那金袍老者话音落下之后,凌天沾了最后的灵墨,看了身旁的叶子楣一眼,撇嘴一笑,手中笔走龙蛇,最后一句,顷刻便成!

    

    “自是花中第一流!”

    

    凌天笔停,洞天之内,尽皆静默无声。

    

    似乎,周围的风,都停止了。

    

    而在众人震惊不已的目光中,千花洞天内,那方才刚刚绽放的万朵花蕾,顷刻之间,尽皆落败...

    

    在偌大的平台之上,凭空一阵风起,撩动叶子楣的白色纱裙,犹如一朵莲花绽放...

    

    暗淡轻白体性柔。

    

    情疏迹远只香留。

    

    何须浅碧深红色。

    

    自是花中第一流!

    

    万花落尽,一朵莲开。

    

    凌天收笔而立,好似一朵莲花旁的赏花剑客。

    

    此时此刻,偌大的千花洞天内,只能听到风吹过叶子楣衣裙的声音。

    

    所有人,都是呆在了那里。

    

    凌天的这一首诗词,实在太过惊艳了。

    

    无人能及。

    

    根本都不用比。

    

    一首诗,都能让万花落尽,也已经能够说明所有问题了。

    

    远处,云扬颓然坐在那里,整个人,都是傻掉了。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叶子楣嘴里反复的轻念着这两句诗,已经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山巅之上,金袍老者等人,也是反复念叨着。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哈哈哈,这小子真行啊,明明是描写一朵花的,却是让他写的如此霸气凌人!这分明像是一个仗剑武者,屹立在群山之巅,傲视群雄啊!”

    

    “是啊,不错,被他写成了傲视群芳,啧啧,凌天厉害!”

    

    陈玄龄,也是根本不吝赞道。

    

    其他人,也都是暗暗点头,显然,凌天的这一首诗,将所有人,都征服了。

    

    难怪凌天执意要求叶子楣研墨,这叶子楣,分明就是这首诗的一部分,除了她,别人没有资格研墨啊!

    

    “这次,无疑是太子和凌天赢了!”

    

    陈玄龄,旋即却是蹙眉道:“不过,凌天也算是彻底和李戡接下了梁子。恐怕,中山郡王一定恨不得除了凌天而后快吧!“

    

    “呵呵,李戡不过是一介纨绔,若不是皇兄惯着,他也不会这般娇纵!”

    

    金袍老者却是冷哼一声,“李戡不足为例,我看这凌天绝对能应付.”

    

    “王爷,我听说,武皇陛下的两个皇子,也要苏醒了...届时,这太子...”

    

    陈玄龄忽然看向老者,悄声问道。

    

    不料,还不等他说完,那老者便是一道阴冷的目光横了过来,“这还不是能管的事情,那两位皇子迟早会醒,太子也迟早会面对,之前或许我还很悲观,但是如今这凌天的出现,倒是让我放心不少...”

    

    “亲王对这凌天,是太过高看了吧?”

    

    魏大人挑眉。

    

    “我这一辈子没什么成就,就是会看人...’

    

    金袍老者缓缓起身,“我记得,不久后,就是皇族狩猎的日子了吧?”

    

    “没错,还有一个月...”魏大人颔首。

    

    “呵呵,文斗之后,看来要武斗了,这凌天行不行,我们等着看就好了!”

    

    说吧,金袍老者便一步步退下了山巅。

    

    众人对视一眼,也都急忙跟了上去。

    

    .......

    

    “自是花中第一流!凌公子果然厉害!”

    

    平台上,越千芳看向凌天的目光,也是满是赞许,而后望向叶子楣,“子楣,你意下如何?这一轮比试的胜者是?”

    

    毕竟,决定权还是在叶子楣手中。

    

    云扬仍旧没有彻底放弃,看向叶子楣,期待着奇迹。

    

    但叶子楣却是弯起红颜的嘴角,看向凌天,“还请公子,为酒命名吧!”

    

    一语落下,众人便是知道,凌天,又赢了!

    

    “就叫独芳酒吧,愿叶大家,独步芳华!”

    

    凌天抿抿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