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864章 凌天嚣张 美人研墨
    言语,很是嚣张。

    

    云扬的诗,已经被公认写的极好。

    

    虽然现在叶子楣没有什么表态,但也不是谁,都可以诋毁的。

    

    如今凌天这番说辞,在众人眼中,已经很是挑衅了。

    

    “凌天,你凭什么口出狂言,我就不信,你能写出比云扬,还要绝妙的诗来!”

    

    中山郡王一方,林卓然,第一个不服了。

    

    “呵呵,手下败将,你不服,又能怎样?!”

    

    凌天斜眼望去,嘴角一抹冷笑浮现。

    

    “你!”

    

    林卓然顿时哑口无言,在刚才,他在音律之上,败给凌天,这是事实!

    

    “哼,你这阿猫阿狗,装腔作势,倒是和你那主子很像!不过,你今天此般狂妄,若是拿不出什么真东西,我李戡,绝不会姑息!”

    

    中山郡王,此时也是冷道。

    

    “凌天,我倒是好奇,你拿什么诗,赢我!”

    

    此刻,那站在平台之上的云扬,也终于抬起双眸,看向凌天。

    

    目光中,满是不服的战意。

    

    他同样,无法容忍凌天的语气。

    

    他比一年前的自己,更加卓越,他不信,凌天还能胜过他。

    

    他对自己的这一首诗,格外自信!

    

    “哈哈,云扬,说你你还不服,好,那我便让你心服口服!”

    

    凌天仰天一声长笑,大手一挥,一道案子,便是出现在身前。

    

    不过,凌天却是未曾动笔,而是看向那被阵法遮蔽的叶子楣。

    

    “不过,我需要叶大家,为凌某,研墨!”

    

    凌天此言一出,整个千花洞天,都是在霎那之间,寂静下来。

    

    落针可闻的洞天内,所有人都是因为凌天的话,面面相觑。

    

    让叶大家研墨。

    

    这凌天,莫不是真的疯了?

    

    他不会真把叶大家,当成是那卖笑的艺伎了吧?

    

    就是太子和中山郡王,也不会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啊。

    

    “凌天!你莫不是疯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让子楣为你研磨,你算什么东西!”

    

    林卓然一拍桌子,起身怒指凌天。

    

    众所周知,在这玉人坊内,他林卓然最钟意叶子楣,就算是宫府院那么多的千娇百媚,他都没放在眼中的,如今怎能容忍凌天亵渎叶子楣?

    

    “哼,凌天,我看你真是活腻味了!”

    

    李戡的脸上,也是阴沉到了极点。

    

    “我知道,叶大家地位尊崇,但在下所作之诗,亦不是寻常。当初一首百战万里,乃是御史陈大人亲自为我执笔,在下自认今日一诗,不亚以往任何一首。若是能得叶大家研墨,实乃锦上添花,自成一段佳话!”

    

    “我也敢肯定,这一首诗,绝不会辱没了叶大家的身份...”

    

    凌天负手而立,根本没有将其他人的呵斥,放在眼中。

    

    “真是笑死了,你哪里来的自信?我李戡在长安这么久,从没见过你这般不要脸的人!”

    

    中山郡王简直要被凌天搞死了。

    

    这凌天不要脸,偏偏还搞的跟真的是的。

    

    “凌公子的才华,我们也是自然相信的,但是,子楣身份,确实不合适。要不然我为公子研墨如何?”

    

    越千芳眼睛一转,忽然笑道。

    

    众人闻言,也是一惊。

    

    越阁主为凌天研墨,这也很不寻常了吧?

    

    难不成,是越阁主想卖太子一个面子?

    

    “不成,此诗为叶大家所作,只能她来研墨!”

    

    凌天却根本不领情,断然拒绝。

    

    “你!”

    

    越千芳顿时脸色一寒,这凌天,真的有些不知好歹了。

    

    作为群芳阁的阁主,她已经给足了太子和他面子。

    

    看着凌天那油盐不进的模样,越千芳就要发飙。

    

    “既然如此,那我来吧...”

    

    不料,就当众人冷眼旁观,准备看凌天如何出丑之时,那平台最中央的阵法,却是忽然落了下来。

    

    而一身白衣,犹如莲花绽放的叶子楣,竟然从中走了下来。

    

    叶子楣,答应了!

    

    这,顿时让众人,险些惊掉了下巴。

    

    花魁叶子楣,几乎不将所有长安城豪门子弟脸色的叶子楣,竟然答应了凌天看似如此无理的要求!

    

    这,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这凌天,有什么与众不同,能让叶子楣妥协的?

    

    那林卓然,更是无法接受,怔在那里看着一步步走下的叶子楣,脸都绿了。

    

    他对叶子楣倾心这么久了,都不曾见到叶子楣,对他这般在意过,他哪里比不上那凌天了?

    

    “多谢叶大家赏脸。”

    

    凌天颔首,其实,也没想到,叶子楣答应的如此的痛快。

    

    “不用谢,若是你所做的诗达不到我的要求,也别怪我不客气。”

    

    叶子楣妩媚至极的脸上,闪过一丝罕见的冷色。

    

    “叶大家放心便是!”

    

    凌天飒然一笑,将纸张铺开。

    

    “既然是为我作的诗词,那用我的吧!“

    

    不过,叶子楣素手一挥,一套文房四宝出现在凌天桌上。

    

    那纸如白雪,笔若碧玉。

    

    “嘶,是叶大家在去年花魁大会上获赠的雪笺和流芳笔!”

    

    “是啊,这东西可都是叶大家自用之物,乃是宫中之物。从不外借的啊,这凌天简直太过幸福了!”

    

    “哼,叶大家如此重视,要求自然是极高,这凌天若是达不到要求,就等着好看吧!”

    

    众人见了,又是一番眼妒不已。

    

    “好!”

    

    凌天浅笑,执笔蘸了叶子楣研开的墨水,没有思虑,便直接落笔。

    

    叶子楣离得最近,一边研墨,一边探身看去,一缕黑发随风垂落,映在她如玉般白皙的脸上,美丽极了。

    

    不过,叶子楣浑然不觉,她的目光,始终在凌天手中的笔上,随着凌天的字迹浮现,她的脸色,也是渐渐变了。

    

    越千芳自然也是好奇,上前看去,当即也是越发惊讶,但她还是不忘直接在凌天头顶远处,部下一道投影阵法,让所有人,都是能够看到那凌天笔下诗成。

    

    众人自然看到了叶子楣和越千芳的脸上变化,也都是无比好奇。

    

    凌天如此狂言,或许真的有所依仗,也不无可能。

    

    那太子也是摇动着折扇,悠然自得的探身看着。

    

    不仅如此,远处山巅之上,那金袍老者和陈玄龄等一众武道大能,也都是放下手中的酒杯,一瞬不瞬的看着远处那道阵法。

    

    “哈哈哈,这小子真是妙人,这个时候,还不忘把你给搬了出来,能让你给一个小辈执笔的,也就是这凌天了吧!”

    

    那金袍老者忽然低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