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863章 你比之一年前,毫无长进!
    “呵呵呵,既然大家觉得见到,那我便加上一些难度。”

    

    越千芳也是没有想到叶子楣会出这么简单的一道题目,当即便道:“大家需要将所作的诗,誊写下来,所谓字可通神,想来如此,会让诸位的佳作,锦上添花。而胜者所写墨宝,我群芳阁也会收录,就悬挂在门前,供人鉴赏,如何?”

    

    “哎呀,还要看字啊,这就难了...”

    

    “我的字不错,嘿嘿,这次说不定我能有机会!”

    

    有人欢喜有人愁,但越千芳话音落下,还是有很多人,直接在桌上摆开纸张,挥毫蘸墨,便作起诗来。

    

    “哎呀,这以花为诗,很简单嘛!”

    

    太子哈哈一笑,也是掏出一支笔,思虑片刻,便在纸上写了出来。

    

    凌天挑眉,上前一看,顿时一脑门子黑线。

    

    门前一朵花,

    

    花上三只蜂,

    

    人从花边过,

    

    蜂飞嗡嗡嗡。

    

    这也叫诗?

    

    凌天以手拂额,汗都下来了。

    

    他终于明白,这么多年,太子是如何在长安城人面前,自降身价的。

    

    就这样,不被中山郡王埋汰死,那还就怪了。

    

    “哈哈,凌天怎样,孤文思泉涌,这等小诗,信手捏来!”

    

    但是太子仍旧不自知,提着毛笔,看向凌天,自得不已。

    

    “呃,好湿好湿,在下从没有见过,这般清奇脱俗的湿!”

    

    凌天擦了擦汗,道。

    

    “这就对了,孤做的诗,怎能落入俗流?”

    

    太子呵呵一笑,竟然还将自己写的诗举起来,让众人观摩。

    

    那边,越千芳的嘴角也是抽动了下,半晌后,不禁拍手道:“太子的字,写的还是不错的....”

    

    凌天:“......”

    

    不过,其他人,就不卖太子面子了,当看完了这一首诗,顿时轰然大笑,那场面,简直不能再壮观了。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就你这,也算诗?想要赢我,你还差的远了!”

    

    李戡仰头大笑,而后大手一挥,“拿笔来,让太子殿下见识见识,什么才是诗!”

    

    身后,林卓然脸色一边,默不作声的奉上毛笔。

    

    那李戡挥毫泼墨,也是在几个呼吸之后,便写好了一首诗,速度上,和太子,不相上下。

    

    凌天心中一沉,暗道这这家伙,难道在诗词上,铺有造诣不成?

    

    如果真是那样,那这一轮,太子先出手,可就输了啊。

    

    这太子,简直是猪队友啊!

    

    “呵呵,别急,他就是个废物,他会写个屁的诗?”

    

    太子殿下不以为意,对凌天说道,

    

    后者将信将疑,目光扫向那李戡举起来的诗。

    

    当即,也是傻眼了。

    

    远看菊花黄乎乎,

    

    下头细来上头粗。

    

    若是把花倒过来,

    

    上头细来下头粗!

    

    这两人皇族算是对付了。

    

    棋逢对手,不相上下啊!

    

    难怪谁也看不上谁,合着两个都是草包!

    

    凌天本以为太子那诗已经够傻了,没想到,这中山郡王的湿,烂出了天际!

    

    “越阁主,本王和太子的湿,谁的好?!”

    

    中山郡王傻子而不自知,还向越千芳问道,

    

    后者似乎早有准备,淡然笑道:“两位殿下的湿,都是极好,但是太子的字,要更好看些。”

    

    “哈哈哈哈,越阁主慧眼识金!怎样,李戡,你还不认输?我早就说过,之前都是孤让你的!你还不信!”

    

    太子闻言,立刻大笑道。

    

    “可恶!”

    

    中山郡王勃然大怒,直接撕了手上的纸,而后大手一挥,“你们上,务必拿下这一轮!”

    

    霎时间,中山郡王一声令下,其身后,包括云扬在内,立刻涌出来了十几个人,纷纷挥毫泼墨,开始写诗了。

    

    “凌天,我已经赢了一局,你也该出手了,拿下他们!”

    

    太子也是坐了回去,挥挥手。

    

    “呵呵,不及。”

    

    凌天却是稳坐钓鱼台,并没有起身。

    

    平台上,众人作诗,都是极快,陆陆续续有人完成,其中不乏佳作。

    

    但是在凌天看来,都只能说是尚可,根本谈不上打动叶子楣。

    

    像这叶子楣这等花魁,眼界岂能低了?

    

    最后,平台上,只能下了那云扬一人,还在写。

    

    除此之外,其他人,全军覆了。

    

    李戡眼巴巴的看着云扬,将所有的希望,都是寄托在了云扬身上。

    

    “哇,这就是云州侯世子啊,听说他武道天赋不错,到中州一年多,战力飙升,如今在昆吾学宫,战力已经排进前五了!”

    

    “没错,而且听说这云扬颇有才华,连荣亲王,都亲口赞过!”

    

    “荣亲王?那可真了不得了!”

    

    很快,在众人的议论声中,云扬收笔。

    

    他举起手中诗,公之于众。

    

    凌天也好奇的看去,毕竟他和这云扬,之前就有过两场斗诗了,他也想看看,这云扬一年多来,到底有没有长进。

    

    春兰秋菊夏清风,

    

    万花映日香满空。

    

    群芳百颜有奇色,

    

    一朵白莲入梦中。

    

    云扬诗词一出,众人都是连连点头。

    

    他这首诗,算是巧妙了。

    

    旁人都是知道,叶子楣的武魂,就是一朵白莲。

    

    而此时千花洞天之内,万花绽放,在云扬眼中,却都是不如一朵梦中的白莲,

    

    可谓是,不仅写了花,还把叶子楣,给赞了一顿。

    

    而且,其中还带着群芳二字,很是应景。

    

    一时间,越千芳,也是点头不已。

    

    “不错,云扬公子大才,是为如今所有诗之中,最后好的一篇了。”

    

    旋即,她看向身后被阵法笼罩的叶子楣,等待着她的定夺。

    

    毕竟这一轮的比试评定权,在叶子楣手中。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叶子楣,竟然无动于衷,阵法没有任何的反应。

    

    霎时间,云扬的脸色也是一沉。

    

    “哈哈哈,这诗词在孤看来,也不怎么样嘛,还想打动叶大家?省省吧!”

    

    太子见状,大笑道。

    

    “你少在那里装腔作势!云扬的诗不行,难道你们行?”

    

    李戡看向凌天,“云扬在怎么样,也比他强!”

    

    “呵呵,恐怕让郡王失望了,云扬世子的诗,不过如此,比之一年前,毫无长进!”

    

    这是,凌天却是再次飞身降落在平台中央,负手而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