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862章 斗诗
    “原来是凌天公子驾临群芳阁,子楣有失远迎,失敬了...”

    

    不料,却是叶子楣先开口了。

    

    这让众人无法理解,毕竟凌天和叶子楣的段位,差的太远吧?

    

    “呵呵,叶大家严重了,凌天不过是一介无名之辈。此番,已然是献丑了。”

    

    凌天也是回礼,不卑不亢,没有一丝被叶子楣所迷的样子。

    

    这让叶子楣,也是黛眉一簇。

    

    毕竟,像凌天这等不被自己容貌所吸引的人,太罕见了。

    

    “敢问公子,你这一曲,为何名?”叶子楣忽然问道。

    

    见凌天蹙眉,叶子楣补充道:“公子不要误会,本阁虽然有残谱,但是无名。”

    

    “原来这样,但在下也是不知此曲何名。不如,就叫一个字,夏吧!”

    

    “夏?好名字...”

    

    叶子楣若有所思,便不再问。

    

    “呵呵,凌天公子一身音律造诣无人能及,怎么会是无名之辈呢?你也不要自谦了。”

    

    这时,越千芳上前,搀扶着叶子楣,在身后升起的莲花宝座上端坐,而后看向凌天。

    

    “你是这一轮考校的胜者,那么赏赐,便是你的。”

    

    越千芳看向四周,脸上也是一阵抽搐,“不过,你勾动的天象宏大,我无法知晓到底有多少花开,但姑且算是万多吧,我赏你万杯群芳酒!”

    

    “这群芳酒,乃是我群芳阁此后一年的招牌,你,有福了。”

    

    说罢,越千芳便招招手,有侍女上台来,将一枚储物戒指,递给凌天。

    

    “多谢!”

    

    凌天接过戒指,收了千辰,便回到了太子身后,

    

    虽然一路上,他始终吸引着万道目光,但始终面不改色,如同一缕山间清风,淡然自若。

    

    越千芳远远看着凌天的背影,也不禁暗暗点头。

    

    “哈哈哈,好好好!这凌天的一手钢琴,真是美妙绝伦,听后,悠然在耳啊!”

    

    远处山巅青石之上,暗金衣袍的老者,抚掌笑道。

    

    “哈哈哈,确实,这小子脑子里不知道装的都是什么,这些曲儿真不知道他是从何得到的!”

    

    陈玄龄笑道。

    

    “嗯,等得了空,让他去我府上坐坐。”

    

    老者点了点头道。

    

    “那凌天这小子,可是有福气了!”陈玄龄砸砸嘴,心中,也是叹了一声凌天命好啊。

    

    “呵呵,不过,他现在,可是劫难重重吧。我刚才问了一下,听说这小子来中州之后,便得罪了不少人,那王家就想除掉他,如今,他又到了东宫,还惹上了李戡,这小子,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

    

    那老者笑容一收,道。

    

    “没办法,这小子锋芒太盛。亲王也知道,像他这等寒门出来的子弟,想要出人头地,难免会挡了别人的道,真是没办法啊!”

    

    陈玄龄摊手。

    

    “怎么,陈大人,想要在其身后,为他撑腰了?你是监察御史,手持泰阿剑,有你为他站台,就是那王家,想来也不敢擅动...’

    

    那老者斜眼看向陈玄龄,似笑非笑。

    

    “亲王殿下,您这就说笑了,我身为监察御史,定然不会结党,我和凌天虽然有些忘年之交,但绝无私心。更不会动私权,为其遮风挡雨。而且我也相信,这小子有能力化解任何困难。”

    

    陈玄龄看向远处那道身影,低语道:“毕竟,陈某这么多年来,就看好这么一个小子!”

    

    “哦?是么?那本万倒是,拭目以待了...”

    

    那老者深深看了一眼陈玄龄,便闭口不谈了。

    

    .......

    

    “太子,酒,给你赢来了。”

    

    凌天回到作为上,将戒指奉上。

    

    此战,是为太子。

    

    “哈哈,凌天,孤果然没有看错你!”

    

    太子看了那戒指一眼,便随手又扔给了凌天。

    

    这万杯群芳阁的招牌酒,可价值不菲,但是在太子面前,算不得什么。

    

    凌天自然也不推辞,便将那戒指收了下来。

    

    “呵呵呵,太子赢下这一轮,让我的臣民,刮目相看。中山郡王,您可要努力了。”

    

    越千芳在太子和李戡的身上扫过,笑道。

    

    这,无疑是在故意引战了!

    

    “哼,让太子殿下赢一局罢了,不然总输给本王,本王也不好意思赢了。”

    

    李戡虽然脸色涨红,但是冷哼一声,试图保住面子。

    

    这一轮,他输的太难看了。

    

    “哈哈,真是可笑,孤让你那么多次,如今不想再惯着你了而已,怎么,你还不服了?”

    

    太子摇动折扇,用一双鼻孔看着中山郡王。

    

    “嘭!”

    

    李戡脾气火爆,已然忍不下了,当即一拳砸在桌子上,“我李戡就是不服又能怎样?”

    

    “阁主,赶紧下一轮吧,我要让太子殿下明白,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越千芳看着火药味十足的两人,嘴角也是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他自然是希望太子和中山郡王斗的越激烈越好。

    

    最好是弄出个大事出来,那他群芳阁,可就省了很多事了。

    

    “没错没错,越大家赶紧第三巡酒吧,这群芳酒,太极品了,想来这第三巡酒,就是那酒味,都能让我等醉倒吧?”

    

    “是啊是啊,赶紧第三巡吧,我等还要在叶大家面前,展现一番呢!”

    

    不仅仅是太子和中山郡王,其他人,也是催道。

    

    “呵呵,既然大家如此盛情,那我也就不耽搁时间了。”

    

    越千芳站在平台中央,道:“这第三巡酒,乃是我群芳阁,在三百年前酿制,如今选择在今日启封,为的,便是与大家共同见证,此酒的出世。”

    

    “这第三巡酒,因为太过珍稀,这一轮只有最后的胜者,才能得到一瓶。且有权为这第三巡酒命名,那么接下来,便由子楣,出题。”

    

    叶子楣应声从作为上站起,看着周围花开烂漫,脸上绽开如花般的笑容。

    

    “这一轮的题目很简单,大家就已这花为题,作一首诗吧,能触动我的,便是胜者。”

    

    说罢,叶子楣便做回了位子,而宝座周围,也是升起了一层光幕,将其身形掩盖,再也看之不见了。

    

    “以花为题作诗?这太简单了吧?”

    

    “就是就是,这我也会啊!”

    

    众人闻言,顿时议论开了。

    

    这叶子楣出的题目,实在太过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