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860章 恭亲王 凌天出手
    “呵呵呵,好,很好!”

    

    见此,中山郡王满意至极,脸上扬着得意的笑容,遥遥看向太子李隐,而后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挑衅至极。

    

    “哼!”

    

    太子却是无奈,只能冷哼一声,撇开目光。

    

    他回身望去,却是发现凌天仍旧在那里闭目沉思,不知道的,还以为凌天睡着了呢!

    

    洞天之内,乐曲声原来越纯粹,因为陆续有武者退出,最后,偌大的平台之上,只剩下了包括林卓然在内的寥寥十几个人!

    

    而这其中,只有林卓然一枝独秀,一手古琴,已然引得百花绽放!

    

    这加上其他人绽放的花朵,已然有九百之多。

    

    距离千花绽放的标准,愈发近了!

    

    或许只要再等上那么片刻,林卓然就能功成了!

    

    “唉!”

    

    一声叹息,又是一个持琴武者弦断退出。

    

    此时,平台上已然绽放花蕾九百五十余多,几乎占满了大半平台。

    

    眼看着这一轮的考校就要结束了,太子咬着嘴唇,脑门上的汗都出来了,他忍不住终于又回头看向身后的凌天。

    

    时间,真的不够了!

    

    不过,就在这时,一直双目紧闭的凌天,豁然睁开了一双星目。

    

    “我记起来了!”

    

    凌天低语一声,嘴角扬起一抹傲然的笑意。

    

    此时,中山郡王已然眉飞色舞,准备起身庆祝了。

    

    但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却是忽然从太子身后飞出,竟然在万众瞩目之下,直接落在了平台中间,就在越千芳身前不远处落了下来。

    

    “你...”

    

    越千芳黛眉一蹙,正想着呵斥,但却发现,这人竟然从戒指中,搬出来一个庞然大物!

    

    “这是...钢琴!?”

    

    越千芳和平台上所有人,都是一样,在看到凌天搬出的那个大家伙之后,都是惊呼一声。

    

    许多人,并不知道凌天搬出的东西是什么,但是有精通音律而消息灵通的,自然早就见过这曾经在云州云侯府老太君的寿宴上,出现过的钢琴的影像。

    

    当时,钢琴的影像被送到长安,当即便引起了一番不小的轰动,而作为弹奏者的凌天,因为出身的原因,反而被遗忘了。

    

    所以,凌天的那一首彩云追月和钢琴,反而比凌天名气大的多。

    

    “嘶,钢琴,真的是钢琴!这架钢琴,应该是杨少游制作的第一架,名叫千辰!”

    

    “没错,看这钢琴之上,好似有万千星辰闪烁,绝对是千辰无疑。果然比别的钢琴,漂亮太多了!”

    

    凌天还未动作,众人便都是惊呼起来。

    

    钢琴出世,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在这么久的时间内,虽然杨少游没有制作第二架钢琴,但还是有制琴大师,根据仅有的影像和声音,进行了仿制。

    

    但是虽然徒有其形和类似的音色,但仿的就是仿的。

    

    在凌天拿出这真的千辰之后,众人这才明白,这架钢琴,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华美。

    

    似乎,这乐器,只存在仙界才对!

    

    .......

    

    千花洞天,一处隐藏在远处山巅云雾中的青石之上,有几道身影,盘膝围坐在桌前,桌上只放着一瓶晶莹的美酒。

    

    “呵呵,陈大人,这位,便是你之前跟我提过的,那个云州的后辈,凌天?”

    

    这群人中,坐在主位的一位慈眉善目,身着暗金色常服的老者,他饮了一杯酒,笑问道。

    

    “回禀恭亲王,正是此子。”

    

    如果凌天见到,一定惊讶,因为那监察御史陈玄龄,此时也在这群人之中,而且看上去,还是为这老者作陪。

    

    “凌天?就是那个写出了万里百战穿金甲,不破凶蛮终不还的凌天?”

    

    在老者另一侧,一个面色刚正,眉眼狭长的中年武者挑眉道。

    

    “就是他。”陈玄龄点头,“呵呵,魏大人,你当初可是咱们潮生阁唯一一个只写军旅诗的,当初对这首诗,还推崇备至,非要让申屠将军带去前线呢!”

    

    “我自然记得他...”

    

    那魏大人面色好似僵硬,始终没有表情,但看着那极远出的凌天,也是饮下一口美酒,没有多说什么。

    

    “想不到啊,我还以为能写出那等豪气诗词的后辈,定然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没想到,却是这样俊俏的娃娃。而且,想不到他还精通音律,真是个妙人。”那诸位的老者摇头笑道。

    

    “哈哈,亲王殿下您可不知道,这小子歪才不少。什么都难不住他!”陈玄龄也哈哈一笑。

    

    “哼,歪才再多,也是无用!唯有在武道之上出类拔萃,为国建功才是我南唐好男儿!若是我,便让他去漠北历练历练,看他还有没有心思来这秦淮河!”

    

    那魏大人却是冷哼一声。

    

    “魏大人,你现在可没这个权利,除非,你能坐上那兵部尚书的宝座啊!我听说,那吴琏最近可是四处走动,很活跃呢!”

    

    陈玄龄在一旁浅笑,眼神,却是撇向主位的老者。

    

    但是那老者却是目不转睛,笑而不语。一时间,桌上的众人面面相觑,都是各有所思。

    

    “哼,吴琏?不过是一介小人,他若是真当上了兵部尚书,我魏征,第一个不服!”

    

    那中年武者将酒杯砸在桌上,沉声道。

    

    ........

    

    时间已经有些来不及了,眼看着洞天之内,千花绽放就要来临。

    

    中山郡王虽然对凌天突然携着钢琴出现,心中一惊。

    

    但,还有十几个呼吸之后,这一轮的考校,就会结束。

    

    他不相信,凌天难不成能在这短短十几个呼吸之内,力挽狂澜,超过已经勾动数百多花蕾绽放的林卓然!

    

    叮咚...

    

    然而,已经淡然自若,坐在钢琴前的凌天,刚将修长而白皙的十指放在琴键之上,霎时间,一声声宛如九天之音,清脆如水落仙池般的的音符从那钢琴之下响起,直接令那中山郡王,脸色大变!

    

    不仅仅是中山郡王,包括那远处山巅上的陈玄龄等人,以及太子和越千芳在内,众人武者和音律造诣颇深的乐师们,都是在钢琴响起的瞬间,惊的目瞪口呆!

    

    但凌天钢琴之声的影响,远远不止如此,在短短几个呼吸之后,凌天的琴音,就让平台上数十位乐师,无法自持,纷纷败退而去。

    

    没办法,凌天的琴声,实在太过美妙了,美妙到让他们觉得自己的琴声,都是一种对凌天琴声的污染。让他们自惭形愧,只能退出。

    

    最后,平台之上,只剩下了中央弹琴的凌天,以及在不远处盘坐抚琴的林卓然!